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风万里赴新疆——电视连续剧《丝绸之路》采访中的援疆历史截面

景宜

2010年08月03日09:4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这是一位诗人吟诵大西北的诗句。历史翻到2010年初夏,新一轮国家对口援疆行动犹如万里东风,又一次吹拂着新疆大地,古老的丝绸之路上走来了祖国各地援疆的队伍。为了完成电视连续剧《丝绸之路》的创作采访,我们赶上这一道美丽的风光。今天走来的人们和60年前新中国成立初期支援新疆的故事,昭示着新中国历史上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主旋律,这场继往开来的共和国行动,为关心民族交往的人们,展开了一个巨大而又精彩的思考空间。我们记录下这些片段,它能让历史告诉未来,对口支援新疆创造的不仅是经济的发达和人民的富裕,它创造的是中华民族又一笔精神财富,它使我们祖国大家庭充满生生不息的创造力和永不分离的亲情与温暖。

  一、向理想致敬

  2010年7月24日,当我们完成在江苏和浙江的采访,离开烟雨江南飞向和田的时候,在我心里涌动的是60年前为援建新疆和田丝绸厂,万里赴新疆的第一代江浙老工人、老干部的思念之情。此时在我耳边又响起了远在浙江嵊州的陆仲良老厂长的话:

  “和田啊!我做梦都梦见和田,我今年70多岁了,21岁就去新疆,在和田丝绸厂工作了一辈子,如果人生再有一次21岁,如果党需要我去新疆,我还会选择到和田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就是理想吗?然而它不是歌声也不是诗句,它是一代援疆老干部、老工人的青春、爱情、生命和垂暮之年的梦想与来世的相许……

  1952年,为了让刚解放不久的新疆与内地一起进入社会主义发展时期,在党中央和自治区的关心扶持下,新疆上马了一批钢铁、棉纺、煤矿、石油企业。和田丝绸厂创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是西北最大的丝绸企业之一,为了解决技术工人和管理干部短缺的问题,从1952年开始,就从江苏无锡、苏州和浙江的杭州等地选派一批批缫丝女工、技术人员到和田参加建设,陆仲良是上世纪60年代初从江苏纺织工业学院毕业的技术人员,为了响应党的号召支援新疆建设,他义无反顾地和同学们一起奔赴新疆。

  陆仲良(和田丝绸厂原厂长):到了新疆才知道,要去和田还远着呢,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南边。我们到了哈密,坐上一辆拉砖茶的大卡车就往南疆走。那时候没有公路,只有沙漠戈壁滩,我们晚上冷得要躲到车子下面去睡觉。你们问我怎么坚持下来,怎么干了一辈子?那就是大家都有这样一种精神:建设和田丝绸厂是我们的责任。那时候各民族干部都很团结!你说我们苦吧,我们的老厂长吴维民他们那一批解放军干部比我们还苦,他们在荒滩上建厂房,用毛驴车拉土,人扛着木头把厂房建起来。又把少数民族工人一批批送到上海、江苏去学习,他亲自去接送,那是一种精神!我们厂里那些从江苏、浙江来的大多数是缫丝织绸女工,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来到和田吃不惯,气候也不习惯,但没有一个跑掉的,都在那里干了一辈子,全部坚守岗位一直到退休,没有人离开和田。她们很耐心,手把手地教维吾尔族女工缫丝、织绸,培养了很多维吾尔族女技术工人。我在厂里做出点成绩,都是党培养了我,是解放军老干部帮助我,特别是维吾尔族的同志们支持我。现在只要一想到我的老朋友阿卜杜拉·阿辛,我就想掉眼泪。那时候他当厂党委书记,我当厂长,什么困难我们都一起扛过来了,没有吵过嘴,很多事情他比我想得全面。不要看他是维吾尔族干部,蛮有能力的!我退休回到浙江后,他从很远的和田来浙江看我,带了石榴、葡萄干、瓜果,可是我却没有去看过他,前不久他去世了……

  那时候我们不分民族,各民族干部的关系都融洽得很!我们在厂里办学校,有汉语小学、中学,就有维语小学、中学。我们汉族干部带头学维吾尔语,维吾尔族同志学汉语。如果不是那样的民族关系,我们能创造那么优秀的业绩吗?能成为自治区丝绸企业的龙头吗?我们生产的烂花乔其绒、金丝绒、羽纱和生丝远销国际市场,创汇上千万美元。

  后来我们厂经过几次扩建改造,成为一个拥有缫丝机5600台、织绸机200台以及相应的印染和整理设备的中型丝绸联合企业。我永远不会忘记一起工作的维吾尔族同志,他们太好了!

  王甫惠仙(1952年江苏无锡赴新疆女工):新中国成立前,我是无锡缫丝厂的童工,跟着地下党闹罢工迎接解放,后来我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苏州纺织学校毕业时我才19岁,就响应党的号召到和田丝绸厂来了。刚开始太苦了,下班后走进屋子里到处是泥沙,吃饭的时候饭盒里也是泥沙,有的女同志都哭了……我不能哭,共产党员要坚强,我就把家里寄来的咸菜拿出来给大家吃,让别人休息,我多干!后来我总是被评为先进模范、民族团结模范……我自己很努力的。那时候很想家,我家里穷,母亲带着几个弟弟妹妹,每次家里都来信要我早点回无锡去,可我不能回去。后来周总理到厂里来看我们,周总理说我们是好样的,要我们好好学习,好好为边疆人民服务,那时候我哭了……

  二、为了新疆人民的幸福,前进!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精神符号,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为了让新中国的和田在丝绸之路上大放光彩,为了让新疆各民族人民拥有自己新兴的纺织工业,最初解放和田城的解放军,脱下军装,成为丝绸厂的第一批援建者。他们对新疆的援建是无条件的,是纯粹的,是以生命为代价的,最初奉命组建和田丝绸厂的许多老同志,已永远长眠在昆仑山下。

  很想知道是谁第一个接到命令组建和田丝绸厂的,他是谁?在乌鲁木齐原“七一棉纺厂”医院,我们见到了和田丝绸厂第一任厂长吴维民的老伴常素琴。

  常素琴(新疆纺织职工医院退休干部):我们老吴是二军野战医院的政治部主任,1949年11月他们从酒泉出发到喀什,接管当地地方政权,新疆是和平解放,所以他们一到那就从国民党手中接过了喀什、和田,到了1952年上级就找他谈话,让他去组建和田丝绸厂,给他配了一个副手,是新疆民族军的干部,还有几个人,包括老韩(韩进勇),几个人一起去了!我是陕北米脂人,16岁参军在三五九旅,我会纺棉花,后来当了医生,当时,我也跟着老吴一起去了和田。当时什么也没有啊!没有房子,没有技术工人,没有原料,就只有和田郊区拉斯奎乡的一片荒地,就这样办起了工厂!

  我们老吴坚决执行党的决定,他下决心,和田丝绸厂一定要建成。没有技术员就到江苏去请,没有厂房就动员维吾尔族老乡动手自己盖,每人每天给工钱;没有交通工具,就用毛驴车拉土。当时部队分了一批退休的战马作运输工具,我记得有一次马病了,老吴和几个干部围在马棚,连日连夜不吃不喝,我叫女儿去给他送西瓜,还被他打翻在地,他着急啊!后来他遇到的最难的事,就是要培养大批的维吾尔族工人、干部。那个厂70%的工人是少数民族,还要在他们中培养干部,这也是党中央、自治区办这个厂的意义,就是让新疆各族人民富强起来!我们老吴为了这个事累出一身病,不管自己也不管家,有一次我得了急性阑尾炎,正好遇到古尔邦节,他去给厂里的民族干部、工人家里拜年,就是不管我,我让女儿去叫了几次他都不回来。最后他把自己也奉献给新疆了!他去世后,最难过的是那些维吾尔族干部、工人。他们哭啊!这都是感情,这感情是拿钱、金子也换不来的。

  韩进勇(原和田丝绸厂副厂长):吴维民厂长当时是十二级干部,十二级干部去办这个丝绸厂凭什么?凭党性!就像常大姐讲的,那时候我在二军十五团教导队,从哈密走到和田用了48天。1949年11月,新疆冰天雪地,我们的战士又冷又饿,一个盆既当饭锅又当脸盆,急行军往和田赶。当时的口号是“为了新疆人民的幸福前进!” 就是喊着这个口号,我们前进了一辈子!开始是跟着吴厂长把和田丝绸厂建设起来,和田是个边远地区,一边是塔里木沙漠,另一边是国境线。那里的老百姓穷啊!没有吃的就吃桑葚子。有了丝绸厂,收蚕茧招工人,很多人家都是跟着丝绸厂富起来的。一个偏远贫困地区,有了丝绸厂就好办了!后来上级又派我去组建和田棉纺厂、乌鲁木齐涤纶厂等,都当厂长书记,要说援疆干部我们是第一批!最近党中央号召支援新疆,我们这些人看了很高兴,我们后面还有人接着干,新疆要大发展了!

  三、让我们感恩祖国,感恩我们的汉族老师

  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讲到:东方的公主为了把养蚕业传到于阗,暗自把蚕种掖藏在帽中。在沙漠戈壁的废墟中,还有许多壁画都描绘着“胡锦”、“西锦”、“此户业蚕桑萌遍野”的景象。丝绸之路从来就是内地与新疆多民族文化交流的通道,从江南烟雨、荷花映日的苏杭到大漠丝路的北端——和田这个历史上被称作“于阗”的丝路古城,这条道路上走过多少汉僧胡侣、探险家、考古队,一切都已过去,唯一留下的只有文化。在采访中,我看见了最闪亮的东西——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感情,这种感情的纯洁与高尚是创造一种伟大文化的精神积淀,是新中国60年对口援疆事业留给人们的精神财富。

  在和田丝绸厂的老职工宿舍,我们见到该厂第一个维吾尔族女高级工程师艾尔肯尼莎大姐。这位当年被送到苏州丝绸工学院本科专业学习,又多次入学讲课的丝织专业高级知识女性,为迎接我们的到来,穿上一件苏绣白纱长裙,这是当年她从苏州带回来的衣裳。采访一开始,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艾尔肯尼莎(原和田丝绸厂高级工程师):看到你们,我就想起我老师,我一定要再去苏州看看教我的老师,他们在苏州可能退休了吧?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去看看教我的每一个老师。他们的恩情,他们教我的知识永远在我的心里……

  苏州丝绸工学院和我们厂的关系太亲密了,我们厂长就是从那里毕业到和田来的,后来专门开了设维吾尔族丝绸班,我们一批又一批技术工人都在那里毕业,我在那里读完本科,后来又带班去那里学习,做带班老师,我可以用汉语和维吾尔语给学生讲课。你们问我是怎么学习成功的,全是我的汉族老师一个字一句话教出来的。记得我去读书的第一年就是学汉语,后来的学员也和我一样,第一学期只能单攻汉语。第二学期除了汉语课外,又开了体育课和翻译课,开翻译课的目的是要让学员掌握数理化基础知识及丝绸专业名词。第三学期又开设了数学、物理、化学、制图、物理实验、化学实验课等等,这都是老师们花心血为我们制定的教学计划。

  我都没想到,学校用那么快的时间扩建清真食堂,新打了炉灶,现置新的炊具、冰箱、电烤炉,为我们做饭的苏州师傅为了尊重我们的民族习惯,自己也不吃大肉。

  还有,我们永远忘不了的是1985年为了培养维吾尔族丝绸班学员,学校在全校教职工中进行党的民族政策教育,请来苏州市民委的干部给老师们讲民族常识。学校还通过苏州新闻媒体报道学校招收了新疆班,呼吁所有苏州人民关心我们的生活。我们到商店买东西,坐公共汽车,去公园、医院,当地人听不懂维吾尔语就向我们微笑,和我们比划手势,帮我们指路,很善良很可爱。我要感谢我们的所有的汉族老师!

  马合木提·斯迪克(原和田丝绸厂工会干部):我今年78岁,1954年,我去苏州学技术,学校食堂的师傅要给我们做抓饭,苏州的胡萝卜不好,师傅就派人到上海买,就是为了我们这几个维吾尔族学生!为什么呢?就怕我们吃不上家乡饭,怕我们想家。当时我想家,可是我现在最想的就是苏州、我们的学校、我们的老师。我在苏州丝绸工学院学习结束,吴维民厂长亲自来苏州接我们,坐在吴厂长的车子上我特别地高兴,心里想一定要把工厂建设好,把新疆建设好,要不然对不起我们的老师,也对不起共产党。我在厂里干了一辈子,就听党的话!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党中央要再一次支援新疆,我们真是太高兴了。新疆人民感谢党中央,我现在腿脚不灵活了,要不然我还想去北京、苏州、杭州……我要感谢所有关心我们、帮助我们的人。

  孟云(原和田丝绸厂青年工人):我爸爸是二军十五团的骑兵参谋,我妈妈是无锡缫丝厂支援和田的女工,我生在和田丝绸厂。我爸爸是河北人,我妈妈是江苏人,我是和田人。现在,我爸爸去世了,我妈妈还和厂里的老工人们住在一个楼里。我们厂改制后,我就留在沙驼社区为老工人、老干部服务,也要为回浙江、江苏去的那些老同志服务,报销医药费、发工资、解决一些生活问题。我很愿意做这个工作,因为父辈们开创的事业还要我们去完成。

  采访归来的夜晚是农历六月十五,塔克拉玛干的月亮,照耀了千年古丝绸之路。月光下回想在新疆采访的日日夜夜,每一位从我们心灵走过的老一代援疆干部,每一位懂得感恩的少数民族同胞,我感谢你们啊!陆厂长、常阿姨、艾尔肯尼莎大姐、马合木提大叔,是你们用生命和感情诠释了丝绸之路新的历史意义。民族团结对于你们不是口号,而是鬓角的白发,是盈眶的泪水,是捧在手中的旧照片,是挥之不去魂牵梦绕的相互思念……你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没有功利色彩,是真实的对生命和情感的体验,还有什么比真实的生命感受更能鼓舞今天的人们呢?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