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名家看景

民族团结的象征——寻访承德(上)

舒乙 文/图

2010年07月28日08: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承德普宁寺

  避暑山庄

  我以前没到过承德,去了一看,不得了,觉得它绝对是中国境内最特殊、最高级、最好看,也最有价值的城。

  原因是它是中华民族团结的象征。这个定位,道出了它的独一无二。形容一件东西珍贵,常用“价值连城”,而城却各有不同,承德的价值非同一般,在民族团结方面,它是首屈一指的,其重要性几乎无法估量。

  乾隆晚年的肺腑之言

  承德一般是指三个内容:一、清朝皇帝的夏宫——避暑山庄;二、外八庙,指设在关外的十二座皇家寺庙;三、高原坝上的皇家猎苑和练兵处——木兰围场。前两处已于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其实,上述三项内容是不可分的,这是一大片地方,方圆大概有1万多平方公里,而不是单指一座城池。承德城本身距离北京只有200公里,在北京的东北方向,位于怀柔和密云的明代长城之外,已属塞外,原称“热河”。由北京出发过去要走七天七夜,现在大概只需两个小时就可到达,计划中的高铁建好后,则只要40分钟的路程。

  承德有清朝康熙皇帝建的行宫避暑山庄,康熙皇帝自己来过21次,一住就是小半年,他的孙子乾隆皇帝则来过49次,也是由阴历五月初住到九月中。可见名为“行宫”,实则“陪都”,是当时整个国家的行政、军事、社会中心,实际是和北京连在一起的,是首都一部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避暑山庄里有一座皇家寺庙,叫永佑寺,里面有乾隆皇帝晚年立的一座御碑,上面刻着他的一篇名为《避暑山庄后序》的文章。此碑平常不惹人注意,实际却极为重要,宛如是避暑山庄的“魂儿”。

  早先康熙皇帝为建避暑山庄写过一篇《避暑山庄记》,是“序篇”,而乾隆皇帝这篇则称为《后序》,是“跋”,中间彼此相隔71年,其实,重要的是这篇乾隆的跋,透露了许多“天机”。

  首先,乾隆透露:康熙皇帝当初建承德避暑山庄是为了“就和”关外少数民族首领的。那时,北京流行天花,关外的少数民族首领多因不适应北京气候条件,很容易感染上天花,故而害怕到北京来,康熙为了“诘戎绥遐”,即为了过问少数民族的情况,并安抚他们,自己反倒主动到塞外来,这样,塞外的少数民族首领就放心了,可以就近多次拜见皇帝,接受他的询问和安抚。

  其次,乾隆还透露:康熙皇帝建承德避暑山庄是要倡导一种理念,就是故意要皇子、大臣、将军、士兵经常在野外长途跋涉,风餐露宿,甚至不能及时进食,提倡“崇朴爱物”,即崇尚简朴,爱惜物力。

  再次,乾隆皇帝在文章的最后非常痛心地说,其实在避暑山庄的建设上不应过于奢华,当时,由于国力的强盛,避暑山庄的建设规模和豪华程度最后已经远远超过唐、宋鼎盛时期的皇家园林。他以为,这样,就会走向反面,弄不好其后代会沉溺于中而忘记一切,等于是自设“陷阱”。乾隆皇帝为此痛心疾首,说他会因此成为得罪祖先的罪人。他说自己“今老矣,终不可不言,故书之。”乾隆皇帝这种自知之明,这种顾及国家安危的思考,这种居安思危的防范是很有见地的。

  外八庙是关键所在

  从历史的角度,国家的角度,外八庙的意义和价值,客观地说,要大于避暑山庄本身。

  什么叫“外八庙”?

  外八庙实际上是十二座承德避暑山庄周边的寺庙的简称。

  称为“外”,是因为它们都建在塞外,而不是简单地位在避暑山庄之外。

  称为“八”,是因为其中有八处寺庙中的喇嘛的饷银当初是由国库支付的,也就是说是直属朝廷理藩院领导的,是典型的皇家寺庙,另外四处中有三处并无喇嘛,另一处是喇嘛自建的,不是皇帝敕建的。所以十二减四等于八,统称为外八庙。

  顺便说一句,十二座寺庙中已有四座不存在,它们是广安寺、罗汉堂、溥善寺、广缘寺,目前只剩下了八座,八座中尚有两座即殊像寺和溥仁寺暂未开放,正在维修中。不过,所存八座倒是精华之所在。

  原本这十二处寺庙统统是藏传佛教的寺庙,即喇嘛庙,这是它们共同之处。

  虽说都是喇嘛庙,但只有一处是汉式建筑,其余的都是藏式或是藏式和汉式相结合的,无论就其建筑形式和来源来说,却大有讲究,大有说词,大有故事,大有学问。

  这里面,一个是模仿西藏前藏拉萨的布达拉宫而建,此庙叫“普陀宗乘之庙”,俗称小布达拉宫;一个是模仿西藏后藏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而建,此庙叫“须弥福寿之庙”;一个是模仿西藏最古老的山南三摩耶庙而建,此庙叫“普宁寺”;一个是模仿新疆伊犁固尔扎庙而建,此庙叫“安远庙”,又称“伊犁庙”;一个庙的主殿外形是模仿北京天坛的祈年殿而建,里面供有大型立体的西藏曼陀罗,其主佛属于羯摩曼陀罗的上乐王佛,俗称“欢喜佛”,此庙叫“普乐寺”。

  这五座庙全部是依照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寺庙而建的,仿佛把五座西藏地区和新疆地区最著名的寺庙搬到了一起,克隆到了内地,集中在塞外,建在了皇帝的眼前,使之成为皇家寺庙,有着权威的至高无上地位。

  除了这五座和西藏、新疆等地区直接有关的寺庙之外,外八庙中还有一座仿五台山的殊像寺而建的殊像寺,一座仿浙江海宁安国寺而建的罗汉堂以及一座以戒台为主体的广安寺。这八座寺庙实际涵盖了东西南北中全部国土,颇负象征意味。

  所以说,承德的外八庙是中华民族团结的象征,是我大中华统一的象征,一点也不为过。

  外八庙有“九绝”

  具体地讲,我以为外八庙的意义有九,而且都围绕一个主题——民族,称为“九绝”吧:

  一绝:以藏传佛教喇嘛教为核心,将国土最偏远的地方,包括拉萨、日喀则、伊犁的宗教建筑,奇迹般地再现于祖国的心脏地带,从而震惊了国人,也感动了世界,它雄辩地证明了西藏和新疆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新疆的少数民族和祖国大家庭的其他兄弟真是亲如一家。

  二绝:这五座各具神采的少数民族风格的寺庙为中华民族大家庭内部的交流提供了一个绝妙的舞台,充分显示了少数民族地方政权和中央政权的密切关系。

  三绝:这些寺庙专门负责接待的人并不是单一的,而是多方位的,其中有西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塔吉克人、哈萨克人、柯尔克孜人等多个少数民族,民族成分繁多,而且来自全国各地,极其形象地展示了中华大家庭的多民族性,生动地展现了中华文化是多个民族共同缔造的不争事实。

  四绝:外八庙的存在雄辩地说明清朝康熙皇帝、雍正皇帝和乾隆皇帝的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是既正确又有效的,他们的雄才大略,他们的尊敬和善待少数民族的精神以及他们的具体的奖惩分明、恩罚相间的民族政策绝对是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早已为今日的民族团结奠定了结实的雄厚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外八庙是一曲有光荣历史的辉煌的民族团结的高歌,它是一种伟大思想的活样板。

  五绝:把五座最著名的又完全各不相同的喇嘛寺集中在了一地,这是一个特别的闪亮点。大家知道,汉传佛教的寺庙建筑往往非常雷同,从布局到建筑物,莫不如此;而这五座喇嘛庙却是那么有个性,一个赛着一个特别,彼此完全不同,布局特别,建筑特别,主佛特别,所有的细节都特别,令人目不暇接,惊讶万分,由惊奇而倍感敬佩,它是藏式建筑光荣的博物馆群。特别要提到的是,普宁寺大乘之阁中的主尊佛是千手观音,全高23.5米,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金漆木雕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安远庙一层的主尊佛是绿度母,三层上主尊佛是大威德金刚;须弥福寿之庙的妙高庄严殿一层正中供的是释迦牟尼佛像,其前方供的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祖师宗喀巴大师……总之,各庙主尊佛各有偏重,全面而周到,集佛教诸佛之大全,内容博大精深。

  六绝:五座喇嘛庙都位于承德北部和东部的小山上,形成半环围拱之势,个个倚山而建。如果站在平地上,或是对面的山上,远远望去,有奇妙的整体印象,在外观上已经先声夺人,给人一种极其庄严神圣的印象,甚至是敬畏的感觉,这是一种量变到质变的奥妙,也是物质变精神的一个典范。

  七绝:普陀宗乘之庙有大金顶,有宏伟的高18米的大红台,有高25米的大白台;须弥福寿之庙也有大金顶,而且有八条金龙,各一吨重;安远庙有琉璃黑瓦顶;普宁寺和普乐寺则各有黄琉璃瓦顶,这些组成了一种颜色的大汇展,而且气派高贵,远看有远看的意境灵感,近看有近看的体验感受,特别是在阳光的照耀下,光芒四射,显然是大手笔的制作,有多元、多彩设计的艺术效果,这是任何一处别的地方没有的,因此是独一无二的视觉胜地。

  八绝:这五座寺庙建设用料品种之多,用料质量之精,用料价值之贵,都是首屈一指的。普陀宗乘之庙和须弥福寿之庙的两个大金顶的鱼鳞铜瓦表面,不是贴金,而是两次鎏金,各用了1.5万多两黄金,至今光彩夺目,这也是在全世界独一份的精彩绝活。

  九绝:这五座寺庙的布局设计都各自极其复杂,既独特又庞大,有高台,台上有大殿,有回字群房,错落有致,既规整又活泼,一环套一环,处处有玄机,深不可测,而且能因地制宜,注意和大环境协调,民族特点非常突出,明显不同于汉式建筑,是建筑界的世界级的永久博览会。

  这九种绝活,集中展现在承德的五座伟大寺庙里,构成了难得的唯一存在。一句话,你永远不可能在其它任何一个地方找到一个能和它相媲美的地方。它的唯一性造就了它的伟大和不朽,而它的主题却是中华民族团结这个大题目。

  (作者为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