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水绿三都

张稚丹

2010年07月26日08: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走向卯坡

  盛夏时分,车窗外尽是生机勃勃的嫩绿。这里是云贵高原的东南边缘,属丘陵地带。在如纱般的薄雾笼罩下,秀美山头连绵不断,你还没欣赏完头一座的曲线之妙、林草之美,后一座已接踵而至。喃喃地念着李白的那句“若非群玉山头见”,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山如群玉,领略到了仙女飘然将至前的情境。

  古老的干栏式木楼,被多年风雨染成黑色,它们巧妙地点缀在大树下、池塘旁、山拐角,与山水融为一体。载着女孩的摩托、田间摘下斗笠的农人、水边悠然甩尾的黑马,所有这些,交织成一幅自然而又清新的风景。

  三都水族自治县属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是中国唯一的水族自治县,境内20万水族人,占全县人口的60%,占全国水族总人口的50%。一般认为,水族先祖是岭南“百越”之一——骆越人的一支,秦朝统一岭南后,水族先民向北往黔桂边境迁移。“水族”之称,最早见于明代史籍,清代多称其为“水苗家”、“水家”等。新中国成立后,水族被正式定名。水族人自己认为,他们是殷商贵族的后代,当年先祖因逃避武王伐纣的战争,一路南下,终于在金凤凰的引领下来到这个“像凤凰羽毛一样美丽的地方”。  

  7月16日,适逢九阡、荔波一带水族的卯节(相当于汉族的春节),我们来到九阡镇的水各村。水书称水历十月(农历五六月)为“绿色生命最旺盛的时节”,辛卯日被称为“最顺遂的日子”。未进寨子,只见身着黑衣的水族汉子沿路而立,手中的火铳、唢呐高高指向天空。一群穿黑衣、戴银项圈的水家女子,笑意盈盈将寨门密密挡住,只有在她们的歌声中喝下九阡酒方可入寨。

  这九阡酒,据说是九阡镇的水族百姓用二三十种草药制成酒曲,选用优质糯米酿制的,色如琥珀,平和滋补,是当地最负盛名的酒。这里的男人不喝白酒红酒啤酒,只喝九阡酒。而女子更有产后即喝的习俗,经过调理,不几天就可下地干活。传说过去要用120种药材入酒,遗憾的是现在很多药材已经绝种,目前九阡酒主要依靠家庭酒坊生产。

  村民聚会议事的竹楼是一个四合式建筑,中间围了一块空地。族中长老肃然而坐,前面有四对青年男子击鼓为乐。前面的男子右手执槌击打鼓面,左手执鞭击打鼓腰;后一人躬身,执平口木桶按鼓点起落来回向鼓腹抽动,嗡嗡的泛音共鸣,使铜鼓的高亢清脆和皮鼓的粗犷低沉变得悠远神秘,恍若回到远古。长老在长长的吟诵之后,环场而行,以柳枝蘸水挥洒,为众人祈福。

  水族受封建礼教束缚较深,青年男女即便私下里有了相爱的对象,也不能自由往来。而在卯节这一天,就可以自由选择心爱的人去对歌。只要两人唱得合心合意,事后由男方家带着猪肉、酒、糯米等礼品前去认亲,选好了婚期便可成婚。水各村旁的卯坡,就是水族历代青年男女每逢卯节以歌传情择偶的地方,卯节也因此被称为“古老的东方情人节”。今年的卯节增加了新内容——由中国散文学会、三都县委县政府、影响力人物杂志社联合主办的中国最浪漫感人的爱情故事征文颁奖仪式,在水各村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中国作协原书记处书记张胜友、著名作家舒乙以及中国散文学会副主席周明等和县委书记唐官莹、县长张家春一同出席并颁奖,其中一篇获奖征文的题目就是《卯坡 铜鼓 恋歌》。

  午饭是农家乐。走进木楼,只见屋里摆着几张离地两拳高的小桌,说是桌子,其实只是一圈用来摆菜和碗筷的木框,中间是一个坐着火锅的炭火炉。坐在小板凳上,吃着味道很纯的炒鸡蛋、炖猪肉和白切鸡,端起九阡酒,一声比一声高地喊着:“秀!秀!秀!(水语干杯的意思)”,只觉趣味横生。

  水族传统饮食中鲜有炒菜,一年四季都吃“火锅”,一大锅酸汤加蘸水几乎就是每日不变的菜肴。酸汤有辣酸、毛辣酸(西红柿制成)、鱼酸(鱼虾制成)、臭酸(猪、牛骨熬制而成)等多种,以辣酸最为常见——将新鲜红辣椒淘洗干净,加水磨成浆,加入大量甜酒(或糯米稀饭),放入泡菜坛中密封发酵。食用时,把青菜、豆腐、鱼肉放入辣酸汤中煮熟即可。好的辣酸,酸辣合度,每一口喝下去,都觉鲜香刺激。最妙的是,无论什么青菜,只要放入酸辣汤中煮一阵,吃起来都像最好的渍酸菜,滋味不尽。如若发掘出来批量生产,想来会比酸菜鱼料更为畅销吧。

  烈日当空,寨里已不断有人流涌向卯坡。先要进行的,是千名妇女祭稻田。无数黑衣水族女子手持稻秧,围田而立。当族中长老念诵完毕,一群头戴斗笠、赤裸上身的小伙子要把一头猪赶进稻田,那大黑猪颇精明,坚立不动,僵持许久,小伙子们连拉带拽总算把猪弄下水去。黑猪在稻田中耍了一会儿后,小伙子们又把猪拖上来。接着,几笼鹅鸭被丢进稻田,小伙子们又扑下去抓,有衣冠整齐的大人和孩子也跟着火急火燎跳下去,泥水飞溅,坡上、树上、廊亭里围观的百姓笑声一片。原来,这鹅鸭谁抓到属于谁。

  我们所在的廊亭,前面栏杆上坐一排,后面栏杆上站一排,中间参差站着三四排人,真是风吹不进,但到底躲过了烈日的毒晒。也奇怪了,大家记忆中的卯节,每年都是晴天,像是冥冥中安排好的。

  祭田结束就意味着开坡了。歌声从山脚下响起,越来越大,向坡顶蔓延。只见山路之上,蜿蜒着各色花伞,整个卯坡,充满了喜乐。花伞下,丛林中,青年男女成群结队,忸怩推搡出代表对起了情歌,其他人笑着轻轻唱和,眉目传情,全不在意天气的炎热。

  下山途中,我们巧遇两位穿粉红色衣服的水族姑娘,她们来自都匀,那里古时比较繁华,不似三都战乱较多,所以女子服色比较鲜艳。问她们是否要在这里找朋友,她们笑着说不,“因为我们读书了嘛,不太相信靠唱唱歌就能找对人。”衣服是她们自己做的,上面有传统的马尾绣装饰。

  水族有养马赛马习俗,马尾绣应运而生。具体工艺是,用白色丝线将三四根马尾紧紧缠绕在一起,将它固定在刺绣花纹的轮廓线上,其余部分按通常的平绣、挑花、乱针、跳针等刺绣工艺进行。马尾质地较硬,被装饰的衣件显得挺秀漂亮。最有代表性的马尾绣是背带,那是一块刺绣华丽的“T”形“帘子”,上端两边有带,刚好可以包住幼儿。水族妹子出嫁后生育第一个孩子时,外婆(或舅母)会送来马尾绣背带及马尾绣银佛童帽,祝福自家女儿婚姻稳固,家庭幸福。

  出村的窄路上,对面小面包、摩托车被堵了长长一溜儿,车流间人头攒动。人们穿着漂亮衣服,脸上带着热望,络绎不绝向水各涌来。

  我不禁想到,水,透明、清澈,是生命的源头。起了这么好名字的一个民族,拥有如此多彩的文化和习俗,住在这么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儿啊。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