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岷山深处觅幽兰

人民网记者  钟  嘉

2010年07月23日08:0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图①:黄花杓兰。
  钟 嘉摄

  图②:矮矮的一小株,问了不少兰花爱好者,还没有查到它的名字。
  罗春平摄

  图③:西藏杓兰。
  钟 嘉摄

  图④:无苞杓兰。
  罗春平摄

  刚刚入夏去趟四川,意外看到一些不常见的兰花。这些奇特的兰花,不是养在谁家凉台上,也不是种在哪个公园、植物园里,它们生长在岷山深处,幽居于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原始森林中。

  遇见德国“兰痴”

  能见到并认识这些兰花,确实意外。

  去王朗采访,听说有个德国旅游团在里面。保护区的领导介绍说:外国观花团,每年都来。

  观花团?观什么花?兰花!

  来买兰花?不买,只看!

  他们研究兰花?是研究兰花,但都是业余爱好者。

  同行的记者很诧异——专程到中国来看兰花,跑到深山老林里去寻找,看到就行,不带回家,有这样的旅游?保护区领导回答:“这才是真正的生态旅游!”

  第二天记者们在保护区里参观,遇到了这个德国团。好几位白头发的老头儿老太太,虽然动作不敏捷,但是看到兰花,就会蹲下甚至匍匐在地上,仔细观察,精心拍照。后来听导游介绍,德国观花团每隔两三年来中国一次,今年有13人,多数是第一次来中国看兰花,可其中一位74岁的老先生,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来四川看兰花,他每次来,都会为了一两丛兰花爬一整天的贡嘎山,为了一两种兰花去门票很贵的九寨沟。他们带着GPS定位仪,记下珍稀兰花的位置,过两年再来找再来看;他们也会带上很好的相机,从不同的角度,从整株到花朵特写,拍下每一种兰花,煞费苦心;如果遇到陌生的兰花,那就更要给所有细节都留下照片,回去再查资料,判断种类。德国人说,他们在王朗一共找到过24种兰花,都是别处很难见到的,今年过来,第一天找到19种,第二天又找到3种。

  寻找兰花是开心之旅

  德国团走了,第二天采访的空余时间,我请保护区的梁春平、罗春平两个小伙子带上我,尝试着自己去找这些兰花,看看观花到底怎么个有意思。

  观兰花的地方在保护区纵深一处开阔山沟,有冷杉、云杉这些高大的树木,也有一人来高的灌丛,林下的草木非常丰富,各种模样的叶子、各种颜色的花朵,在初夏季节都努力释放着美丽。很容易就看到西藏杓兰和黄花杓兰了,数量不少,花朵又大又艳。可是其他兰花在哪里?我们几人东张西望,寻寻觅觅。忽然小梁在一棵大树后趴在了地上,我赶紧过去一看,他的相机镜头对着一枚只有硬币大小的粉红色花朵,整棵植株也只有几厘米高。那舌头一样的花瓣上几个深红色的小点点,秀气灵异。我蹲下按了相机快门,可放大一看怎么是虚的?

  小伙子们往前走了。远远看见,这回是小罗在荒草中间趴下了。他鼻子对着一丛半尺多高姜黄色的兰花,说:“香!”小伙子们轮流趴下,眯起眼睛体会那股幽香,不忍离去。我也蹲下勾着头去闻。形象可以拍,声音可以录,香气无法复制,遗憾! 

  山路边上,小梁又蹲下了。这是一根长茎,挑起一串绿色的花朵,每一朵花只有黄豆般大。小梁从下往上仰起镜头,给花朵里面的小舌头拍了特写,而我的技术只能拍个花枝轮廓。

  该往回走的时候,小梁再次趴在了地上,这回又是棵小不点儿,叶子两片,花开一朵,上下两瓣花萼,中间一个圆兜,色彩浓烈。我请小罗帮我拍这个小个子,终于拍清楚了。

  我知道了!这么小的兰花,想拍到特写,一定要稳住相机按快门。但如果不卧倒,人在弯腰勾背的状态下悬着手臂很难屏住气,只要稍微一抖,相机就对不准焦距。

  看到相机里的漂亮兰花,可以理解那些德国老头儿的心情了——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把一张张清晰亮丽的珍稀兰花图片带回家乡,到德国甚至国际兰花网站上一发布,肯定引来一片赞叹,那是多么开心的时刻!

  野生兰花宜野外观赏

  我一共拍到10种兰花,回到北京,请朋友帮我辨认种类。朋友把照片转到很专业的兰花网上论坛,很快就引来讨论,陆续有了答案——红门兰、鹤顶兰、凹舌兰、山兰、无柱兰、筒距兰、杓兰……10种花分归7个属,至少6种被列入国家濒危物种保护红色名录。“少见!”虽然拍摄技术欠佳,但因为是不常见的种类,帖子立刻被版主加精,“漂亮”、“欣赏”之类的赞美也送上来了。

  经朋友指点,我才知道,拍摄野生花卉,不仅要拍花朵特写,也要拍植株、叶子,甚至叶子背面,才能根据它们的特点,辨认出种类。比如那种一长串的绿色兰花,每朵小花中伸出的小舌头,舌尖中间是凹进去的,所以叫凹舌兰。又比如红门兰有很多种,我拍到的叫二叶红门兰,虽然花没有拍清楚,但是花型和植株都能看出特点。

  但是这些兰花的拍摄地点,被朋友隐去了,只说是在四川。她告诉我,因为兰花的“名贵”,市场价格高昂,致使很多野生兰花惨遭乱采滥挖,甚至在保护区里也被盗挖,所以,野生兰花爱好者们轻易不在网上披露珍稀兰花的生长地点。

  我从这个兰花论坛,又搜索到其它植物网站,查出很多兰花种类,有文字有图片,一页页看下去,“浩如烟海”。全世界的兰科植物分为700个属,共有两万多个种类,难怪德国观花老头儿说自己是“兰痴”,入了这个迷,就欲罢不能,走遍全世界看兰花。这样的旅游,包含对知识的探求,对自然的敬畏,对荒野的痴迷和对生态平衡的理解,找到珍稀兰花,如同修得正果,虽说辛苦,却也乐在其中。

  王朗保护区开展生态旅游很多年了,但是保护区领导说,国内游客还是一般的游山玩水,看看风景,没有什么生态内涵,真正进行生态旅游的只有这些国外客人,为了兰花,来了又来。

  同行的记者看到美丽的杓兰后问了这样的问题:“会不会被野生动物踩踏啊?”“怎么保护它们呢?”我四处查询,找到了这样的回答:兰科植物在亿万年的进化中把3枚花瓣中的一枚演化为“平台”,便于采蜜的蜂蝶落脚,成为植物界吸引虫媒授粉的佼佼者。野生兰花的珍贵,在于它们在天地之间,在生物链中,与其它物种共生共存。会因为风雨而凋零,会被动物踩踏或取食,但了不起的就是,它们进化到今天仍然在地球上出现,并以多姿多彩宣告自己存在的意义!把野生兰花挖回家,养在花盆里、窗台上,对于很多珍稀兰花来说,即使没有风雨,没有踩踏,它们也活不下去,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它们继续生活在本来的生态系统中。如果你喜欢,就去野外看它们。

  我打算明年夏天再去岷山,专程看兰花。还想带一些朋友一起去,我们也组一个观花团,向德国“兰痴”学习!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