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戈壁江南亚克西——西游克拉玛依

蒋元明

2010年07月15日09:2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白天鹅飞临克拉玛依

  黑油山

  “阿凡提”与黑油山

  “新疆是个好地方”,这是歌词里说的;《克拉玛依之歌》更是一夜之间,让一座城市美名传扬。

  克拉玛依在哪里?五十五年前,也许谁也不知道。这得感谢那位骑着小毛驴、摇着手鼓游走四方的维吾尔族幽默大师阿凡提。他的一位后代不但有着他一样的本领,还富有开拓精神,可以称得上是西部石油“第一人”。

  一天,这位名叫赛里木巴依的维族老人骑着毛驴在茫茫戈壁上漫游,路过一座黑油油的小山丘时,觉得好奇,就上去了。这山上怎么还有泉眼?冒的水黑乎乎,油乎乎,稠乎乎?他就装了一些带走,有客商见了,叫起来:亚克西!这是宝贝呀,是油啊,可以换羊换布换烧饼……

  1955年7月6日,一支由八个民族36名工人组成的“青年钻井队”,沿着“阿凡提”老人踩出的小路开进。三个月后,第一口井油龙飞出,宣告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诞生了!第二年国庆典礼上,“1956年发现大油田——克拉玛依”的大型彩车通过天安门广场时,整个中国都沸腾了!

  共和国永远不会忘记中国石油圣地——克拉玛依!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6月下旬,骄阳似火,我们应邀来到石油圣地,冒着40摄氏度的高温,沿着“阿凡提”小道,登上黑油山。

  黑油山不高,但它却是由一层一层的油泥堆积而成的,且花费3亿吨石油、历经了几百万年。山丘铺有小道,道两边踩上去软乎乎、热乎乎的。山坡上有上百处冒油的泉眼,最大的一个直径有好几米,咕嘟咕嘟直冒泡,黑油翻滚;泉边有一雕塑,正是那位石油老人——他横骑毛驴,手拨琴弦,仿佛在欣赏自已的伟大发现,亦好像是在欢迎远方的来客……

  据说,地下冒油苗的景观在全世界只有两处,一处在非洲的埃及,另一处就是克拉玛依的黑油山,而且无论是油苗的集中度、数量,还是油质,黑油山都更胜一筹。瞧瞧这一年四季源源不断地向外冒油的景观,你会觉得自己站在一座宝库上,神奇而富有。

  放眼望去,晴空万里,浩瀚的戈壁滩上,是一望无际的油田,远处依稀可见采油的“磕头鸡”……五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年产原油千万吨、天燃气36亿立方的大油田,还处在青春期,还能开采百年。

  “克拉玛依”,系维吾尔语“黑油”的译音,就是得名于脚下这座黑油山!

  天河之水下戈壁

  “水贵如油”的说法,在克拉玛依就显得不专业了。准确地讲,这里水比油贵十倍!想当年,在干得冒烟的浩瀚戈壁上钻油的工人,吃水用水都是从远处运来,每一滴水如同珍宝,每一盆水都要经过多次反复使用,就是成了泥汤也不能倒掉。直到今天,到处仍然是节约用水的警示。如今,已有41万人的克拉玛依,那水得多金贵呵!

  晚饭后,旅游局副局长说要领我们去看看克拉玛依河。我心想,现在有的城里,刨一个坑,就叫作湖;挖一道沟就称河了,还有“夏威夷北岸”,“塞纳河畔”,全是忽悠人。

  可走出不远,果然见到一条大约二十米宽的河,河上还有几座桥,华灯初放,水上倒影,美轮美奂。远远望去,河水直接繁星闪烁的天幕,如同天河一般。走近一看,河两边绿树成荫,绿草铺地,还有花香鸟语,市民椅上纳凉,娴静自若,青春男女挽手漫步,旁若无人——一切并非海市蜃楼!

  经过一座廊桥,我坐下歇歇。这是我们南方才有的风雨廊桥啊。不是江南,疑似江南,我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十年前,克拉玛依就完成了引水工程,雪山之水不远千里奔向石油城,从城东北流向城西南,蜿蜒穿城形成九龙潭、河岸景观、世纪公园三大景区。克拉玛依人工河彻底改变了这里的生态:城南是10万亩低碳减排造林基地,城北是长达8公里宽数百米的防风林带,还有雅典娜综合游泳馆,大漠国际高尔夫球场……

  第二天,我们来到高尔夫球场。坦率地说,在北京、广州这算不了什么,可这是在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上,那就很神奇。我们坐着慢慢喝水,见来了一个练球的女子,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显出高挑健美的身材。她挥杆击出的瞬间,身子旋转成一道弧形,印在蓝色天幕上,恰是一幅图画。

  探险魔鬼城

  克拉玛依人均收入在新疆地区名列前茅,他们很喜欢外出旅游,游遍新疆的不在少数,周游全国的也大有人在。走出去是花钱,请进来则是赚钱,克拉玛依要把旅游做大。我们正好赶上“随e旅游诚信联盟(筹备)峰会”在这里召开。从旅游行业“诚信缺失”入手,引进战略伙伴,占领制高点,组建全国性的联盟——克拉玛依的举动,着实让人充满了期待。

  看过江南的小桥流水,看过名山大川,再到西部大漠看看荒凉、苍茫,看看雄浑、高远,有一种回归自然、走向远古的感觉。

  在克拉玛依市乌尔禾乡东南三公里,有一处独特的风蚀地貌,学名叫雅丹地貌,在汽车上远远就见大片的“古城堡”,仿佛还有金戈铁马之声……

  传说成吉思汗西征夜宿此地,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到处是恐怖凄厉的鬼叫声,士兵惊恐不已。天亮后风停声息,原来是座古城堡,于是就叫它“魔鬼城”。这儿地处风口,四季多风。每当大风到来,黄沙遮天,大风在“古城堡”里凄厉呼啸,如同鬼哭狼嚎。蒙古语称风城为“苏木哈克”,哈萨克语为“沙依坦克尔西”,其意皆为魔鬼。

  数亿年前,这一带是一个巨大的淡水湖泊,气候温暖湿润,降水充沛,植被茂盛,野兽繁衍,有乌尔禾剑龙、准噶尔翼龙和蛇头龙等“巨无霸”。后经地壳变动,湖底岩层上升,形成“戈壁台地”;岩层再经千年万年的风蚀雕作,便千姿百态,其形状或如殿、台、阁、堡,或如人、禽、兽、畜等等,鬼斧神工,真是一大奇观。

  走进魔鬼城,我们乘游览车观光,眼睛不够使,许多胜景一晃而过。在一处景观甚多的地方,车停下来,人们跳下去,忙着寻景拍照。我见当面一个山包,活像一座中军帐;近处立着一块泥石,酷似一人头,有王者风;远一点的一座山顶上,仿佛立着一只雄鹰……正欣赏赞叹间,一阵飞沙走石袭来,遮天蔽日,众人急忙奔向游览车躲避。一查点,少了一位摄影爱好者,呼喊无果,寻找无影,车只好先行。

  我忽然想起,雅丹地貌在新疆很普遍,类似的魔鬼城就有不少处,小的十来平方公里,大的方园几百里,暗藏玄机,深不可测。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有八名女地质队员在南疆一带寻找石油,结果被这千奇百怪的“迷魂阵”吞没了。1980年,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查,也失踪了,虽然及时派出多路人马,还出动飞机也没找到。我记得当时全国人民天天都关注这位科学家的下落,至今记忆犹新,叹息不已。

  回到城门口,得知与失踪者手机联系上、管理处已派车去迎接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这方圆十平方公里的魔鬼城,近年来出了大名,在这里拍摄了《苏武牧羊》、《淘金王》、《天地英雄》、《冰山下的来客》、《卧虎藏龙》、《七剑下天山》、《西圣地》、《戈壁母亲》等影视片。当然这里还是摄影者的天堂。

  当我们离开时,空中出现一道彩虹,七色光是那么的美妙绝伦!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