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澜沧江畔赶药街

2010年07月01日08: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图为赶药街上热闹的交易现场

  您见过带有泥土芳香的白头翁、白芨、七叶一枝花吗?没见过是吧?到澜沧江畔的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南涧彝族自治县公郎镇赶药街吧。在这条一年一度的端午节药街上,许多中药店里干枯的中药、成药里的配方都会鲜活地展现在您的眼前,成百上千来自无量山、哀牢山中鲜活的中草药,成筐成篮的在公郎街上出售,它们如排列整齐的士兵等你慢慢挑,慢慢选。

  其实在南涧县端午节赶药街也仅限于位于境内西南部的公郎镇,赶药街的时间仅仅是一上午而已。公郎原名“故鲁”,在彝语中,“故”为九,“鲁”为龙,意为九龙人,是彝族先民住地。据传三国时候,诸葛武侯南征时,将一名敌将“公狼”射死在此地,故将此地名改为“公狼”,后书写成公郎。

  夏日的公郎,昼长夜短,早六点,天色早已透亮,许多卖药人从家里出发,到8时左右,整个公郎街已经很热闹了,街道上人来人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药味,端午节就从这氤氲的药味里弥散开来。

  在公郎街上,来自南涧四乡四镇的卖药人和各地的买药人来来往往,讨价还价,不懂中药的人只要在旁边听听、看看、问问,很快就会惊喜的发现中药的魅力。

  许多平时只能在书里、中医的药方里、药铺里看到的干枯中草药恍然间都从无量山、哀牢山中跑了出来,活生生、鲜灵灵地就在你的手上、眼里、提篮和背篓里。上百种中药一下子就让您看到了它们的原貌,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公郎街上的药没有干的,全都是刚刚从山上采来的,还带着泥土的芳香。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刚从树杆上摘下带有花茎的,刚从山箐出来带着青苔的,带有须根舍不得剃除的,连根带茎整苗的……应有尽有。有根入药、有叶入药、有花入药、还有整棵药草都入药。化痰止咳、跌打损伤、补气养神、清肺舒气、舒筋活血、清凉解毒、消炎止痛……卖主耐心地讲解着:用烧酒浸泡后服用、用清水煮沸后服用、用开水冲泡后喝、用鸡蛋调匀后炖吃、切片后煨服……卖主细心地讲述着:不能生食、不能与豆类混吃、体虚者慎用、孕妇产妇禁用……卖药人不厌其烦地介绍着各种药的用途,你甭担心会被糊弄,因为他们今天在此卖药,明年的今天还会在此卖药。更重要的是,这些中草药维系人们宝贵的生命,是人命关天的买卖,他们不会昧着良心赚钱,南涧彝乡人的诚实守信在端午节的药街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卖药的大多是些中年女性,是机缘还是凑巧?中药的柔缓药性暗合女人的温柔善良天性,使卖药的女人成为药街上一道美丽的风景。

  买药的多是懂些药性的老人,想要调理身体的中年人,医生则专门收购平时见不着买不到的稀药、名药、贵药。

  说起为何端午时兴买卖药材,大家都说端午的药力大、药劲足。是啊,白娘子不就是喝了端午节的雄黄酒才被许仙识破真身吗?

  堆堆药草中,血藤剖面像伤口里渗出的暗红色血液,卖药人介绍说是治疗跌打损伤的;草珊瑚含片广告铺天盖地,原来草珊瑚的果实像樱桃,翠绿的树尖上红红的一串串果实很诱人;重楼,是药街上最贵的药材,药用价值很高,记得上小学时当教师的母亲曾经带我们去采过;山乌龟的根圆鼓鼓的,一元钱可以买一棵;白头翁,细细碎碎的根须可以补血补气;最神的要数回仙草了,只要一点点水,整棵药草立马就灵动起来,给人以起死回生之感,让人不禁想起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太阳花。

  一篮篮、一袋袋、一捆捆,个个满载而归。时针还没跳到中午12时,满街的药材已销售一空,只留下街道上空一股股浓烈的药味……

  当有的乡村渴望戴上城市的帽子,澜沧江畔的公郎街却试图努力挽留一些田园牧歌的诗意。时光流逝,小桥流水人家、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已经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端午节赶药街的习俗却一直传承下来。

  微风轻送,药味入脾,如果李时珍在世,想来他也会到公郎赶药街,他一定会捋着白须欣喜地看到作为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中医药与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端午节在祖国西南边陲小镇公郎的完美结合与繁茂昌盛。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