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能源战略与民族问题的纠结

——巴基斯坦俾路支问题透视

于福坚

2010年08月27日13:17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进入新世纪以来,位于巴基斯坦西南部的俾路支省连续发生暴力袭击事件。极端组织“俾路支解放军”(以下简称“俾解”)甚至打出建立独立的俾路支斯坦国的旗号。2004年和2006年,该组织曾连续制造绑架和刺杀中国工程师的袭击事件。最近的一次暴力袭击事件发生在今年6月30日,两名警察在事件中丧生。俾路支省对巴基斯坦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曾这样评价彼此之间的重要关系:“失去俾路支省的巴基斯坦与失去巴基斯坦的俾路支省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起起伏伏的俾路支问题

  俾路支省位于巴基斯坦西南部,面积接近巴国土总面积的一半,人口却只有700多万,仅占巴国总人口的5%左右,是巴国人口最少的省份。由于自然环境恶劣,该省还是巴国经济最落后的地区,经济总量仅占全国的3.5%。尽管如此,俾路支省对巴国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一方面,该省与伊朗、阿富汗接壤,拥有巴国最长的海岸线,是中东亚地区进出阿拉伯海的主要通道;另一方面该省自然资源丰富,巴国近半数天然气都源自该省,连接伊朗和印度的天然气管道即从此通过。

  世界上有超过半数的俾路支人(约400万)生活在巴基斯坦,但只有不到200万生活在俾路支省,其他多分布在信德和旁遮普地区。除此之外,俾路支人在伊朗(约200万人)和阿富汗(约65万人)还有分布。长期的共同生活形成了俾路支人独特的部落制度,并一直延续至今。

  18世纪时,俾路支人曾建立起松散的俾路支斯坦国,但19世纪初随着英国殖民者的到来,该地区很快就沦为英国的保护国。与此同时,沙俄也开始南下与英国争夺势力范围。为将阿富汗变为阻止沙俄南下的缓冲带,1893年,英属印度当局划定了阿富汗与印度的边界,即“杜兰协议”。根据该协议,俾路支斯坦一部分被划给阿富汗,另外一部分则划给了英属印度。上世纪初期,俾路支的默里部落曾发起反英独立运动,其领导人巴赫希的抗英斗争是俾路支民族引以为荣的历史。俄国十月革命和土耳其的凯末尔革命曾再度激发起俾路支人的民族独立意识,并发动多次反英斗争,但最终都被英国军队和俾路支的萨达尔镇压。二战后,在英国准备撤出南亚次大陆前夕,俾路支人曾再度提出独立要求。但随着1947年印巴分治,英国当局却将该地区划分给巴基斯坦,他们的愿望再度落空,引发俾路支人的不满。该事件是为今日俾路支问题的起源。

  1947年巴基斯坦刚刚建国,卡拉特邦(俾路支人最大的部落)末代首领穆罕默德·亚尔·汗宣布独立,随即引发俾路支问题上的第一次军事行动。此后,1958年、1962年和1973年再度发生军事冲突,尤以1973年规模最大,约5.5万部落军队和7万政府军卷入其中,造成双方共计8000多人死亡。1977年平定叛乱之后,上台执政的齐亚·哈克政府在俾路支问题上采取了多种缓和措施,如大赦6000余叛乱分子,包括现今“俾解”领袖马里,增加对俾路支地区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等,俾路支分离运动陷入低潮。

  巴基斯坦的能源战略与现今的俾路支问题

  上世纪70年代以前,族群因素在俾路支问题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独立愿望的落空和巴国独立后的国家整合,是造成俾路支人起来反抗的主要原因。另外,二战后兴起的民族独立运动浪潮,不仅激发了俾路支人的民族意识,也为其提供了合法性依据。1971年,东巴基斯坦也就是孟加拉民族的成功独立,成为引发1973年俾路支人大叛乱的直接导火索。因此,上世纪70年代之前的俾路支人运动具有明显的族群特征。

  进入新世纪以来,再度凸显的俾路支问题发生了明显变化。首先,在大环境上,俾路支问题的大国因素明显减弱。随着苏联的解体,俄国人寻求南亚出海口的动机不复存在,而巴国作为美国对抗苏联前线的重要地位也大大降低。其次,在国内环境上,冷战的结束和印巴关系的缓和,使得经济发展成为巴国政府的首要目标,由此本来处于边缘地位的俾路支省地位大大提升。其中最明显的改变就是该省在巴国能源战略中已经处于核心地位。这一变化也将俾路支问题的实质从民族问题转变为经济发展问题。

  巴基斯坦是世界人口第六大国,随着近年来经济不断增长,能源短缺问题逐渐成为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在巴国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计划”中,满足能源需求被列为首要目标。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能源丰富的俾路支省的战略地位开始凸显出来。

  首先,是俾路支省丰富的自然资源。俾路支省的天然气、煤、铁、铜等矿产资源丰富,此外还可能有储量丰富的石油。俾路支省的天然气对巴国经济发展具有战略意义,全国超过50%的天然气都来自该地区。此外,巴国接近70%的天然气战略储备也位于该地区。因此,俾路支省对于巴国减少能源的外部依赖意义非凡。其次,是俾路支省在巴国能源战略中的区位优势。为实现能源供给的多元化,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巴国政府计划建设两条国际天然气管道,一条是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线,另一条是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线。尽管印度在上述项目中仍存在变数,但是巴国一直是项目的积极参与者。其境内的管道大部分位于俾路支省,位于该省的苏伊气田还是这两条管道的中转枢纽。俾路支省的战略地位还与瓜达尔港的建设有关。瓜达尔港位于霍尔木兹海峡出口,是连接中亚、南亚和西亚中东地区的咽喉要道。为此,瓜达尔也成为巴国利用波斯湾石油资源的主要海上通道。此外,随着巴国铁路、公路交通的发展,瓜达尔港在整个中亚地区的枢纽地位将进一步提高。

  1999年,巴国启动了俾路支省开发计划,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俾路支人的反叛活动再度兴起。双方的矛盾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俾路支人认为他们并不是政府开发计划的受益者。一直处于边缘地位的俾路支人本以为通过开发计划能够改变自身恶劣的经济状况,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方面,巴国政府在俾路支省的开发计划过于强调资源的开采,忽视配套设施的建设;另一方面,大型工程项目从决策到执行,俾路支人几乎都沦为旁观者,工程的承包和劳工雇佣也多来自外省或其他民族的人。由此,俾路支人感到一种强烈的被剥夺感,政府的开发计划也被认为是一种“内部殖民”。

  其次,俾路支人认为他们在政府的开发计划中进一步被边缘化。长期以来,俾路支省地方政权都由普什图人或旁遮普人控制。因此,俾路支人认为开发计划也都是为了这些人的利益。随着开发活动的展开,其他省的居民涌入俾路支省寻找工作,进一步降低了俾路支人的人口比例。

  最后,俾路支部族势力认为,政府的开发计划会危及到他们的统治。俾路支部落的权贵阶层认为政府的开发活动,尤其是其中的文化教育普及项目会增加普通俾路支人的自主意识,进而危及到权贵阶层的统治。因此,他们常利用能源开发的利益分配问题挑起民众的不满,以抵制政府的开发活动。

  巴基斯坦政府暴力与怀柔的两手

  由上可见,当前俾路支问题实质上是一个经济发展问题,这一点也体现在俾路支人的反抗活动中。目前,俾路支人的反抗力量主要属于马里、布格迪和门格尔三大部落,其中马里和门格尔都曾直接参与上世纪70年代的反叛活动。马里部落的首领巴克斯·马里组建的“俾解”是目前俾路支省最极端的分离组织,已被国际社会列为恐怖组织。据统计,近年来“俾解”袭击目标的60%都与俾路支省能源开发项目有关,如天然气管道、油田和铁路等。袭击中国工程师事件也与“俾解”试图借此要挟巴国政府停止开发活动有关。

  俾路支省在巴国能源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决定了,巴国政府既不会允许俾路支省的独立,也不会停止在该省的开发计划。针对“俾解”等组织的反叛活动,巴国政府采取了软硬兼施的策略。为确保能源开发计划的顺利实施和能源设施的安全,巴国政府派遣大批部队驻守俾路支省,同时加强对反叛力量的军事打击力度。2006年8月,被行刺总统穆沙拉夫事件激怒的巴国政府,对布拉迪部落的反抗行动发起“斩首”行动,击毙部落首领阿克巴·布拉迪。巴国政府还采取多次行动打击“俾解”力量,并与伊朗、阿富汗和美国等进行军事合作,联合打击分离势力。

  另一方面,巴国政府也采取多项怀柔政策,谋求俾路支问题的政治解决。2005年,巴国议会成立俾路支问题委员会,专门负责俾路支问题。在开发计划中增加基础设施的建设,提高俾路支人的收入等。此外,巴国政府还与多个部落首领进行对话以消除误解。2008年,巴国政府在俾路支问题上提出了“和解、重建国有设施与重新分配资源”的三重战略。首先,在和解问题上,巴国政府将俾路支问题定性为“政治问题而非恐怖主义或分离主义问题”,撤消了边境部队的许多哨所,撤出超过7000名军人和准军事人员。同时还撤销针对俾路支领导人的指控,数量超过1000件。其次,在国有设施重建问题上,巴国政府强调在加速开发俾路支省的同时,强化民生设施(教育、医疗等)建设,增加当地人的就业。最后,在资源重新分配上,巴国政府宣布继续俾路支省的开发工作,不过扎尔达里总统明确提出,“俾路支人对其自然资源有优先权。”政府还准备启动修宪工作,从法律上保证俾路支人的权益。在具有象征性的瓜达尔港问题上,政府在宣布加速建设的同时,决定在当地免税20年。

  2008年以来,涉及俾路支问题的暴力事件有了明显下降。2008年10月,政府在俾路支省的地震救援上的努力也受到当地人的称赞。尽管如此,俾路支问题的解决并非一朝一夕之事。目前,在该问题上巴国政府面临的一个困难是如何将改善俾路支人状况的许诺落在实处。俾路支人的低识字率和低工作技能决定了提高俾路支人就业和生活水平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另外一个困难则是巴国本身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在公共开支上一直捉襟见肘。这使得巴国政府在俾路支开发问题上并没有多余的资金用于当地民生问题。因此,短期来看俾路支问题的根源依然存在,解决俾路支问题还需要巴国政府表现出更多的智慧。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