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伊朗民族问题透视:是诸神的争吵还是利益的纷争

于福坚

2010年08月20日15:2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8月4日,伊朗总统遭遇炸弹袭击,尽管到目前为止仍没有组织声称对此事负责,但据媒体分析,此次袭击背后具有明显的族裔因素。自2005年内贾德当选总统以来,他在民族问题上的保守做法已经引起了少数族群的强烈不满。活跃在伊南部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俾路支人分离组织“真主旅”制造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成为伊朗国家整合的主要威胁。最近一次暴力袭击事件发生在今年的7月15日,“真主旅”在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首府扎黑丹市的清真寺引爆炸弹,造成上百人伤亡。

  三大民族问题困扰伊朗

  伊朗是一个典型的多民族国家。据2008年的统计数据,伊朗人口约7200万,其中波斯人占51%,是伊朗的主体民族,其他少数民族包括阿泽尔人又称阿塞拜疆人(24%)、古拉基和马赞达兰人(8%)、库尔德人(7%)、阿拉伯人(3%)、卢尔人(2%)、俾路支人(2%)以及土库曼人(2%)等。其中,古拉基和马赞达兰人是波斯人的旁支,无论是宗教信仰还是语言习俗都与波斯人没有明显区别。阿泽尔人是伊朗同化程度最高的少数民族,他们已经高度融合到伊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因此,伊朗的民族问题主要涉及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和俾路支人。

  库尔德人主要居住在伊朗西北部的西阿塞拜疆和库尔德斯坦省,属伊斯兰教的逊尼派。与土耳其、伊拉克的库尔德人一样,伊朗库尔德人的目标也是建立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在1979年反对巴列维政权的斗争中,库尔德人还曾与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结盟,但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后,霍梅尼拒绝了库尔德人自治的要求。此后,在什叶派的伊朗神权体制中,逊尼派的库尔德人一直被伊朗政府视为一种威胁。

  1980年,霍梅尼政权以“圣战”的名义发动对库尔德人的战争。两伊战争期间,库尔德人地区曾遭到伊朗和伊拉克军队的大规模破坏,至今当地的重建工作仍在继续。尽管如此,相对于土耳其和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分离运动,伊朗的库尔德人运动实力弱、规模小。随着1999年库尔德工人党领袖厄贾兰被捕,伊朗政府决定不再追究山区中库尔德人战士的刑事责任,伊朗的库尔德人也决定放弃独立目标,转向寻求民族自治。“我们首先是伊朗人,然后是库尔德人”已经成为伊朗库尔德人的共识。

  伊朗的阿拉伯人主要居住在西南部靠近波斯湾的胡齐斯坦省。该省与伊拉克接壤,是伊朗石油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因此,伊朗的阿拉伯人问题既有复杂的国际因素,也与经济问题相关。

  伊朗的多数阿拉伯人属于什叶派穆斯林,只有少量波斯湾沿岸的阿拉伯人属于逊尼派穆斯林。波斯人和阿拉伯人一直存在纠缠不清的恩怨。1980年两伊战争的起点就在胡齐斯坦省,战争初期萨达姆还曾将自己塑造为伊朗阿拉伯人的解放者形象。尽管战争期间多数伊朗阿拉伯人并没有像萨达姆预料的那样积极支持伊拉克,但伊朗政府仍将他们视为潜在威胁,这也成为战后伊朗对阿拉伯人采取歧视性政策的主要原因之一。波斯人控制了胡齐斯坦省的政府要职和石油企业,而阿拉伯人却没有在当地利润丰厚的石油经济中得到任何实惠。他们已经成为胡齐斯坦省生活水平最低、失业率最高的群体。2005年4月,一些阿拉伯人在胡齐斯坦省制造炸弹袭击事件,造成百余人伤亡。2006年3月,伊朗警方在瓦阿兹地区抓捕两名涉嫌制造炸弹袭击事件的阿拉伯人,结果引发暴力冲突,造成3人死亡。胡齐斯坦省的石油管道和炼油厂也多次成为阿拉伯激进分子的攻击对象。

  俾路支人问题是目前伊朗社会稳定的主要问题。俾路支人主要居住在伊朗东南部的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俾路支人同文同种。历史上俾路支人曾经在该地区建立过独立的民族国家即俾路支斯坦。俾路支人的分离活动主要发生在巴基斯坦境内,目的在于重新建立独立的俾路支斯坦国。伊朗境内的俾路支人问题并不如巴基斯坦那样激烈,而是与胡齐斯坦省的阿拉伯人问题一样,主要集中在反对民族歧视和争取经济发展方面。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是伊朗社会经济发展最落后的地区,毒品走私活动也较为猖獗。但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却对伊朗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阿富汗战争之后该地区已经成为与美国对抗的前沿阵地。为确保当地社会稳定,伊朗政府对俾路支人采取压制政策,比如为改变当地民族比例,在该地区实行双向移民,即将俾路支人向其它省份迁移,同时通过无偿提供土地、房屋和就业机会等鼓励其他民族向该地区迁移。在政治上,伊朗政府支持在当地人口占少数的锡斯坦什叶派掌控地方政权,并禁止成立代表俾路支人利益的政治组织。在宗教、教育和就业等领域,伊朗政府也对俾路支人采取歧视性政策。伊朗政府的歧视性做法引起俾路支人的不满和反抗。目前在当地比较活跃的俾路支人政治组织包括左翼的俾路支人解放阵线和偏向中间道路的俾路支人保护委员会,而2002年成立的分离组织“真主旅”是目前最活跃的激进组织。尽管今年年初伊朗逮捕了“真主旅”创始人阿卜杜勒·里吉并在6月将其绳之以法,但是该组织的活动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

  “泛波斯主义”的民族整合政策并不成功

  伊朗民族问题的根源在于其长期实施的“伊朗化”或“泛波斯主义”的民族整合政策。该政策最早可追溯到1921年礼萨·汗建立的巴列维王朝时期。在巴列维王朝之前,伊朗地区一直处于分散的封建割据状态。19世纪末期,英俄趁伊朗末代王朝恺加政权内乱不已、贫弱不堪之机,将其分别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上世纪初,土耳其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功唤醒了伊朗人的民族意识。1921年,军人出身的民族主义者礼萨·汗率领2000余人的“哥萨克旅”推翻了没落的恺加王朝,建立起资产阶级性质的巴列维王朝。礼萨·汗深受近代西方民族主义思想影响,也是土耳其凯末尔威权主义的崇拜者,因此在建国之初他就采取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也就是“波斯主义”的国家建设战略。

  巴列维王朝建立后,首先实行中央集权,用武力消灭地方部族势力,并禁止部族首领在当地担任官职。其次,通过修建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加强对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控制,并将游牧部落的生活方式强制转变为农耕的定居生活,以利于对他们的管理和控制。最后,在语言和文化方面实行“波斯化”,规定波斯语为唯一官方语言,并禁止其他语言书籍和报纸的出版。

  尽管巴列维王朝将伊朗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世俗民族国家,但在世俗化改革上却忽视了宗教力量的强大影响,并最终导致1979年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爆发。不过,虽然这次革命的结果几乎是伊朗的彻底重建,但在民族问题上,新成立的伊斯兰共和国却全盘继承了巴列维王朝时期的“波斯主义”做法。在革命之前,霍梅尼为获得少数民族的支持,曾许诺给予自治权。但革命胜利后,霍梅尼政府不仅没有履行承诺,反而加强了对少数民族的控制与同化。首先,在霍梅尼神权政治体制下,伊朗政府不承认民族区别,而是以宗教差异将伊朗人划分为伊斯兰逊尼派、基督教、祆教和犹太教等宗教群体。议会席位的分配标准也是宗教信仰。其次,在教育和文化领域加强伊斯兰文化教育,在全国推广波斯语并限制其他民族语言的使用。对少数民族的分离活动采取强硬态度,如对库尔德人居住区发动“圣战”,还多次与土耳其联合打击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抵抗组织。

  2005年以来,伊朗境内恐怖袭击活动增加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新当选的总统内贾德在少数民族问题上的强硬态度。内贾德是伊朗强硬保守派的代表人物,除了在外交问题上扮演反对西方国家的英雄,经常发出惊人之语外,在国内民族问题上也是以强硬著称。内贾德凭借民粹主义的行事方式赢得了多数伊朗人的支持,但他所承诺的经济改革和普惠政策的对象主要是波斯人,而少数民族的落后和被歧视的状况并没有明显改变。另外,内贾德经常将少数民族的抗议归罪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支持和挑唆,而对少数民族自身的要求视而不见,这引起伊朗少数民族的强烈不满。因此,2005年内贾德当选后在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首次视察即遭到“真主旅”的袭击。

  民族问题中的国际因素不容忽视

  伊朗所有主要的民族问题都属于跨界民族问题,如库尔德人问题与土耳其、伊拉克和叙利亚有关,阿拉伯人问题涉及到伊拉克和周边其他阿拉伯国家,俾路支人问题牵涉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除此之外,伊朗民族问题还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1979年霍梅尼发动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即因美国大使馆人质事件与美国交恶。同时,新成立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从宗教信条上即与西方基督教世界产生对立。此外,革命之后的伊朗还积极向其他国家输出革命,对伊斯兰极端势力采取支持的态度。在西方国家看来,伊朗已经成为中东地区稳定的主要威胁。“9·11”事件之后,美国以反恐为由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此外,伊朗一直试图发展独立的核力量,导致西方国家对其实施多轮制裁。

  在上述背景下,民族问题成为西方国家影响伊朗国内政局的方式之一。以俾路支人问题为例,根据伊朗官方声明,“真主旅”发动的多次恐怖袭击事件即与美国和英国的支持有关。2009年8月,“真主旅”头目里吉在一次记者会上承认受到美国支持和指使在伊朗境内发动恐怖袭击。另外,2005年,胡齐斯坦省的阿拉伯人冲突事件也与一个总部设在伦敦的“瓦阿兹阿拉伯人大众民主阵线”有关。

  两伊战争期间,伊朗政府曾经通过爱国主义的鼓动宣传,将民族团结和国家认同推向历史最高点。但通过塑造外部敌人转移内部矛盾的方法,只能暂时缓和民族矛盾,而不是解决民族问题之根本。目前,伊朗仍在尝试利用与美为敌的手段实现民族团结。然而,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表明,这一方法难以奏效。

  伊朗民族问题的真正根源在于忽视少数民族利益的“波斯主义”,以及愈来愈严重的民族歧视和不平等。这些问题不解决,伊朗民族问题就会日趋恶化。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