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库尔德人问题:土耳其的心病

于福坚

2010年08月13日10:57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世界上最大的“无国家民族”

  库尔德人是西亚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数千年来一直生活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山区。历史上,库尔德人曾先后被阿拉伯人和蒙古人征服。12世纪土耳其人兴起之后直到一战结束,库尔德人一直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尽管库尔德人长期处于异族统治之下,却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民族特性。目前,库尔德人口约3000万,是中东地区仅次于阿拉伯、土耳其和波斯民族的第四大民族,其中近半生活在土耳其东南部地区,其余则分布在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此外还有少量散居在前苏联地区。

  由于库尔德人一直没有独立的国家,因此他们也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无国家民族”。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为之付出过努力。上世纪初以来,库尔德人一直试图在原来的聚居区建立自己的国家,即库尔德斯坦。但是他们的建国目标与所在国政府发生激烈矛盾,双方不断发生冲突,由此形成了库尔德人问题。

  土耳其是库尔德人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一方面是因为土耳其集中了大部分的库尔德人口,另一方面则与土耳其追求民族纯粹性的国家构建策略有关。

  1919年,作为战败国的奥斯曼帝国与协约国签订了《色佛尔条约》,根据该条约,库尔德人可以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和亚美尼亚以南、叙利亚和伊拉克以北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建立自治区或独立国家。这是世界历史上有关库尔德人自治或独立的唯一国际文件,也是目前库尔德人要求独立的主要依据。但随着英法在该地区的争夺和凯末尔民族解放运动的成功,《色佛尔条约》最终成为一纸空文。1923年,协约国与凯末尔政府签订《洛桑条约》以取代《色佛尔条约》。应凯末尔的要求,《洛桑条约》不再提及库尔德人的自治和独立问题,并对库尔德人聚居区进行分割,将其分别划分到土耳其、伊朗、英属伊拉克、法属叙利亚和苏联。《洛桑条约》还规定,只有非穆斯林的希腊人、亚美尼亚人和犹太人为土耳其的少数民族,这样就否定了库尔德人的少数民族地位甚至民族属性。

  1923年10月,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强调民族单一性的“凯末尔主义”成为土耳其国家建设的主要指导思想。在该思想指导下,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采取了民族同化政策。首先,在法律上不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属性和民族地位。早在1922年,凯末尔就宣称“新国家是土耳其的民族国家”。1924年通过的《土耳其共和国宪法》明确否认库尔德人拥有独立合法的民族地位,将其称为“山地土耳其人”。其次,对库尔德人采取强制同化的政策。1925年,土耳其政府制订了《东部改革计划》,规定在马拉提亚、埃拉泽等省份使用土耳其语以外的语言会受到惩处。自上世纪60年代起,土耳其政府推行更名措施,将一直使用的库尔德人地名和人名都强制用土耳其语代替,新生儿则一律用土耳其语取名。此外,土耳其政府还采取了其他同化措施,如向库尔德人聚居区移民,禁止组建声称土耳其存在少数民族的政党等。土耳其政府的同化政策引发了库尔德人的强烈反抗,1925年土耳其建国不久就爆发了赛义德起义。土耳其政府对这些活动采取了严厉的镇压措施。

  库尔德人的抗争与土耳其政府内外结合的应对之策

  尽管库尔德人问题由来已久,但库尔德人早期的反抗活动主要集中在宗教和语言文化领域,且在土耳其的军事镇压下相继失败,因此并没有对土耳其的国家整合构成严重威胁。直到上世纪60年代之后,库尔德人明确提出独立建国的政治目标,尤其是随着库尔德工人党的成立,土耳其才面临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整合危机。

  库尔德人问题之所以在上世纪60年代走向激进,与当时的土耳其国内外环境有关。首先,1950年土耳其开启了民主化进程,诞生了第一届民选政府。通过选举上台的民主党政府放弃了凯末尔时期的高压政策,放松了对政党、言论和宗教等方面的控制。日益宽松的政治环境为库尔德人运动再度兴起提供了前提条件。其次,当时国际社会蓬勃发展的左翼社会运动激发了库尔德人,尤其是青年知识分子的激进思想意识。

  土耳其最大的分离势力库尔德工人党即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的,其领导人厄贾兰是典型的左翼激进分子。库尔德工人党以建立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为目标,主张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实现上述目标。库尔德工人党成立之初主要从事政治鼓动和宣传活动,但是1982年党代表大会决定采用恐怖手段,打击土耳其政府和亲政府的库尔德人,由此库尔德工人党转变成一个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政治组织。1980年,土耳其军方发动军事政变,接管了国家政权。土耳其军政府对库尔德分离势力采取铁腕政策,除了对他们进行军事镇压外,还在1982年宪法中明确规定禁止使用库尔德语,进一步打压库尔德人的政治文化权利。面对土耳其政府的高压政策,库尔德工人党从1983年到1999年间,与土耳其政府展开了长达15年的军事斗争。在海湾战争期间,库尔德工人党的势力达到顶峰。冷战结束之后出现的民族主义浪潮对库尔德人产生了激励效应,同时海湾战争的爆发也给库尔德人游击队提供了更大的回旋空间。他们以伊拉克北部为基地,通过招募伊拉克难民壮大实力,在土耳其南部不断扩大控制范围。

  面对日益严重的库尔德人问题,土耳其政府采取了软硬兼施、内外结合的全方位应对措施。一方面出动军队严厉打击分离主义势力,甚至与伊拉克达成协议多次出动地面和空中力量进入伊拉克北部,直接打击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大本营和训练基地。在土耳其南部基层则向村民发放武器组建民兵,协助政府军围剿游击队,并惩罚支持游击队的村民,摧毁库尔德工人党的群众基础。另一方面则采取缓和措施,以缓解库尔德人的分离倾向。1991年,总统厄扎尔修改宪法,取消对使用库尔德语广播和出版的禁令。当年大选产生的联合政府还包括了一个库尔德人的政党及人民劳动党。1992年,土耳其总统德米雷尔宣布政府承认库尔德人为少数民族。

  上世纪90年代,土耳其打击库尔德分离势力的最显著成果发生在外交领域。库尔德工人党的主要支持力量来自外部,尤其是拥有大量库尔德人的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土耳其政府首先取得了在打击库尔德分离势力上存在共同利益的伊拉克的支持,得以越境打击位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工人党大本营和训练基地。其次利用控制幼发拉底河水资源的优势,迫使叙利亚放弃对库尔德工人党和厄贾兰的支持。在军事打击分离势力的过程中,土耳其对来自欧盟国家的指责予以还击,向其宣传库尔德工人党的恐怖主义性质和分离主义的本质,并多次抗议欧洲国家向厄贾兰提供政治避难。经过多次交涉,欧洲国家逐渐改变了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态度。1993年,法、德先后宣布库尔德工人党为非法组织,禁止其在国内开展活动。另外,由于土耳其在中东地区安全问题上的重要地位,因此在其打击库尔德分离势力的一开始就获得了美国的支持。

  正是在上述努力之下,库尔德工人党很快陷入孤立境地。1993年,厄贾兰宣布放弃独立目标,同时向土耳其政府发出停火请求。乘胜追击的土耳其政府不仅没有理会厄贾兰的示好,反而加强了军事打击的力度。1999年,无处躲藏的厄贾兰在肯尼亚被捕,此举标志着土耳其打击分离势力取得了重大成功,也标志着持续了15年的土耳其反分离主义“内战”告一段落。

  解决库尔德人问题的外部契机

  2002年,上台单独执政的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对库尔德人问题表现出善意的姿态,认为世俗主义是导致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分裂的原因,库尔德问题是由凯末尔主义所推行的世俗主义和土耳其民族主义造成的。这就把它和之前的土耳其政府划清了界限。库尔德工人党针对土耳其新政府的善意表示也逐渐改变了立场,由建立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转变为建立一个土耳其—库尔德双重民族属性的国家。但是这一缓和的迹象很快就随着伊拉克战争的爆发而终止。

  一方面,随着伊拉克局势的动荡,土耳其强硬派担心会在伊拉克北部出现一个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从而威胁土耳其的国家安全,由此导致强硬派再度主导土耳其政坛;另一方面,伊拉克战争之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在政治上比较得势,除了库尔德人塔拉巴尼当选伊拉克总统外,他们还在北部聚居区建立了自治区。这让土耳其的库尔德人重新燃起了争取自治地位的希望。2004年,库尔德工人党单方面宣布终止停火协议,双方战火再起。

  此次局势的再度紧张与上次相比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即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压力。该因素有可能成为土耳其政府和平解决库尔德人问题的外部契机。1999年,欧盟给予土耳其候选国资格,尽快加入欧盟成为此后土耳其政府最主要的外交任务。根据欧盟哥本哈根首脑会议提出的入盟条件,土耳其需要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进行多项改革,尤其是欧盟国家一直关注的人权领域。作为欧盟候选国的土耳其在库尔德人问题上不得不满足欧盟的一些“硬指标”:首先,需要承认库尔德人的少数民族地位;其次,保证库尔德人的文化、教育权利;第三,改善土耳其南部库尔德人居住区的经济社会状况。

  1999年以来,土耳其在库尔德人问题上的诸多改革证明,欧盟已经成为推动库尔德人问题解决的关键力量。库尔德裔作家埃蒂普·波拉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源于入盟。假如欧洲人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不感兴趣,我们就不会有进步的开始。”

  对土耳其来说,加入欧盟的诱惑将使其不得不在库尔德人问题上做出较大让步,即使在打击库尔德工人党分离势力上也不得不考虑来自欧盟的巨大压力,不可能再毫无顾忌地使用武力。因此,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特性,尊重库尔德人的自治权利,即多元文化主义的处理方式可能是土耳其解决库尔德人问题的最终选择。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