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南非世界杯的遗产

于福坚

2010年07月16日10:49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南非世界杯的遗产
  



  2010年世界杯因为是首次在非洲大陆举行,故而被赋予过多的政治意义,也被作出过多的政治解读。实际上它只是一场体育比赛,卷入其中者各取所需。主办国南非赢得了尊严,国际足联塞满了钱包,运动员获得了荣誉,球迷们享受了激情。这大概才是世界杯本来意义上的主要遗产。

  7月12日,持续一个月的南非世界杯落下了帷幕。正如南非总统祖马曾多次强调的,这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世界杯”。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南非一直是世界的焦点,宏伟的体育场馆和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就像赛场里的呜呜祖拉一样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就比赛本身来说,总计64场比赛精彩而激烈,创造了许多新的世界杯纪录,尤其是新冠军的诞生更是创造了世界杯历史。

  然而,附着在南非世界杯身上的象征意义要比比赛本身更为重大。南非世界杯绝不是单纯的体育比赛。从世界杯走进非洲大陆那一刻起,就与种族主义、千年发展目标、预防艾滋病等诸多带有非洲印记的国际问题联系在一起。因此当2004年国际足联宣布南非申办成功时,就已经注定此次世界杯是不平凡的,必将名留史册。

  无形遗产:难以衡量

  16年前,南非还因为实行种族隔离制度一直被排斥在国际主流社会之外,世界杯不仅让南非重新走上世界舞台,还成为国际瞩目的焦点。南非通过世界杯实现了华丽的转身。

  经济学家曾经给南非举办世界杯算了一笔经济账,认为世界杯会给南非带来超过40亿美元的收入和近13万个工作岗位,直接拉动0.5个百分点的GDP增长。围绕世界杯修建的大量基础设施如铁路、机场、通信等,则构成了南非进一步发展的基础。然而,世界杯带给南非的无形资产则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世界杯大大提升了南非在世界地缘格局中的地位。南非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就像整体上被边缘化的非洲一样,是远离世界中心的,历史上的种族隔离制度更是让南非一直背负着种族主义的骂名,长期被排斥在国际主流社会之外。尽管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南非重返国际舞台,并因其政治民主化和快速发展的社会经济而与越南、阿根廷、印度尼西亚、土耳其一道被誉为“视窗五国”,但这并没有明显改变南非的边缘地位。世界杯改变了这一切,正如祖马所言:“世界杯彻底改变了国际社会对南非的认识。”长达一个月的媒体聚焦,超过100万的国际游客和320亿人次的电视观众,世界杯成为南非向国际社会全面展示自己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平台。这一效应在世界杯结束之后仍将持续。

  世界杯提高了南非的软实力。南非世界杯延续了上届德国世界杯的传统,在比赛之前都会打出“反对种族主义”的横幅。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横幅因为在南非这个曾顽固坚持种族隔离的国家而具有特殊意义。南非世界杯向国际社会更为突出地表达了反对种族歧视、促进人类平等的普世价值。它是南非国家软实力的核心内容。世界杯历史上从未像这次带有如此明显的个人色彩,即向反种族主义斗士曼德拉致敬。曼德拉在闭幕式上挥手致意的一幕,传递给国际社会的正是本次世界杯的主题“自由、平等和爱”。正如曼德拉在给国际足联的信中所说:“全世界人民因对足球的热爱而走到一起,无论他们有何种语言、何种肤色、何种政治或宗教信仰。”

  世界杯推动了南非国内的族群融合。“彩虹之国”是曼德拉梦想中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的南非的代名词,然而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之后依然存在的种族矛盾表明,南非距离真正的“彩虹之国”依然遥远。南非前任总统姆贝基曾说:“我们必须承认种族主义对我们社会在物质上、精神上、心理上和道德上产生的深远影响。我们也必须承认许多南非人仍然对种族主义感到痛恨和愤怒。”

  需要注意的是,对白人的歧视成为南非后种族隔离时代种族矛盾的主要形式。世界杯开幕之前,甚至有白人激进组织发起抵制世界杯的活动。尽管如此,世界杯仍在减少矛盾冲突、促进种族融合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足球运动本身体现出来的平等参与精神就像标准的黑白相间的足球一样,将不同的种族整合在一起,足球成为连接不同族群的纽带。世界杯的成功举办提升了南非的国际地位,增强了南非民众的凝聚力和国家认同。

  特殊遗产:“非洲时刻”

  世界杯留下的遗产不仅属于南非,还属于整个非洲大陆。早在2004年成功申办世界杯时,南非就表示这是非洲的胜利。筹备和举行世界杯期间,南非也通过多种形式表明世界杯的非洲特性。正如世界杯主题曲所表达的,这是一个“非洲时刻”。

  南非世界杯提升了非洲足球的国际地位。足球是非洲大陆普及程度最高的体育运动,然而就像非洲的殖民历史一样,非洲足球也带有明显的殖民色彩,长期以来被欧洲和南美等足球强国压制。国际足联带有明显的欧洲中心主义色彩,其执行委员会一直由欧洲和南美国家主导,在世界杯名额分配上也严重偏向欧洲国家,比如欧洲43个国家拥有13个决赛名额,而非洲54个国家却仅获得5个决赛名额,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亚洲地区。因此,一直以来非洲国家都努力在国际足联争取平等地位。南非世界杯的成功举办展示了非洲足球的巨大市场,同时也引发国际社会对非洲足球的关注。尽管它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非洲足球在国际足联中的弱势地位,但是这已经成为非洲足球向西方国家表明其“世界水平”的起点。

  南非世界杯改变了人们对非洲的传统印象,有助于非洲问题的解决。2009年10月,联合国曾专门就南非世界杯对非洲的重要意义通过了一项决议。决议认为,南非世界杯有助于实现非洲千年发展目标,有助于非洲的和平与发展,有助于非洲的宽容与理解。世界杯的成功举办也证明了这一点。尽管世界杯不能够掩盖非洲社会问题严重的事实,诸如发展迟缓、贫富分化、社会动荡、艾滋病泛滥、环境恶化等,但是它却让国际社会看到了非洲发展的希望。因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南非世界杯的到来就是非洲复兴的开始。

  “遗产税费”:高昂难耐

  尽管世界杯给南非和非洲大陆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但这并不是无偿赠与的,而是需要缴纳高额“遗产税”。

  7月6日,南非财政部长高德翰接受媒体采访时,详细列出了此次世界杯的投入。根据他的叙述,南非为此次世界杯总计投入了330亿兰特(约合43.6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1.72%,为历届世界杯之最。南非世界杯因此成为最烧钱的一届世界杯。

  然而巨额投入并未给南非带来丰厚的回报。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则,世界杯承办国负责所有比赛场馆及其配套设施的建设费用,国际足联负责支付比赛的奖金和补助,但是在收入分配上,国际足联却对电视转播权、赞助费等世界杯的主要收入拥有垄断权。国际足联把本届世界杯奖金和补助提高到创纪录的4.2亿美元,但是仅电视转播授权就拍出了32亿美元的高价,此外还有数十亿美元的赞助费和特许商品收入,南非世界杯成为国际足联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但是,国际足联的垄断经营却让南非民众难以分享世界杯带来的收益。

  世界杯结束之后,南非还不得不面临可能出现的消极后果,首先就是10座现代化体育场馆的运营与维护问题。南非耗资5亿多美元在开普敦修建的能容纳7万人的豪华球场,在赛后不得不面临半闲置的命运,因为当地的足球比赛平时上座率只有几千人,这将使球场每年的亏损额高达上千万兰特。其他城市的场馆也都面临着同样的情况。

  高德翰同时认为,世界杯提高了南非的生产力,所有这些都是南非国家发展和长期规划的一部分。显然,他对世界杯的长期影响非常乐观。但是,经济学家却不这么看。英国经济学家西曼斯基曾对20个国家在过去30年的GDP增长情况做过统计,这些国家都举办过奥运会或世界杯等大型体育赛事。他发现,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在举办大型赛事期间是相当低的。比如,举办1994年美国世界杯的13个城市中,有9个经历了经济衰退,总损失达90亿美元。2006年德国世界杯后,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德国世界杯时私人资本的投入达到60%,而南非世界杯则几乎都是国家投入,因此南非政府还有严重的财政赤字之虞。

  遗产效应:强者愈强

  在非洲大陆内部,南非的区域霸权因世界杯进一步强化是非洲国家不得不接受的另外一个结果。

  尽管客观上世界杯有利于改善非洲的国际形象,引发国际社会对非洲问题的关注,然而在非洲大陆内部,南非的区域霸权因世界杯进一步强化则是非洲国家不得不接受的另外一个结果。南非世界杯毕竟还是南非的世界杯。

  南非是非洲第一经济大国。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南非与其他非洲国家的经济联系几乎都是单向的,出口远远大于进口。南非似乎只是把其他非洲国家当做自己的市场,而不在乎他们的发展。正如赞比亚一位产业工人所批评的:“(南非人)只是将赞比亚当做出售商品的市场,然后将他们的所有利润都带回南非。”世界杯的推动作用很难惠及其他非洲国家,这将进一步强化南非的区域霸权。

  世界杯还引发了南非的排外主义。2008年5月,南非发生了一系列针对外来移民和难民的排外主义攻击,导致63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数千人无家可归。事情的起因是世界杯给南非带来了大量就业机会,许多外国人(主要是周边国家的人)来此淘金,当地人认为自己的就业机会和社会福利受到挤占。世界杯期间发生的针对外国人的袭击事件也表明,南非民族主义情绪在增强。约翰内斯堡大学教授德赛在评论世界杯与南非的排外主义时认为:“世界杯被南非的政客描绘成非洲大陆经济复兴的标志,被认为是‘非洲盛典’,然而南非外来移民感受到的情景却恰好相反。”世界杯塑造的非洲意识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牢固。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