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镜鉴亚齐——印度尼西亚国家整合的困境与突破

于福坚

2010年07月02日13:0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镜鉴亚齐——印度尼西亚国家整合的困境与突破
  



  6月3日,印度尼西亚头号国家公敌——“自由亚齐运动”创始人哈桑·迪罗在亚齐省会班达亚齐病逝。就在前一天,印尼总统苏西洛刚刚恢复了其印尼公民身份,这被认为是巩固亚齐和平进程的重要一步。1976年12月,哈桑·迪罗宣布亚齐独立,由此引发了持续近30年的国内战争,亚齐分离运动也成为印尼国家整合的最大威胁。直到2005年双方才签订和平协议,“自由亚齐运动”宣布解除武装,放弃独立目标。2006年印尼通过的《亚齐自治法》赋予亚齐更多的自治权,并规定之前的分离主义者也可以组建政党参与政治进程,表明该问题获得最终解决。

  “千岛之国”的多元民族与文化

  实际上,亚齐只是印尼国内诸多分离主义问题中的一个,除亚齐之外还包括在1999年已经取得独立地位的东帝汶,以及目前仍在争取独立和更多自治权的马鲁古与巴布亚。多种因素决定了印尼饱受分离主义之苦并非偶然。首先,印尼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在1950年独立和统一之前各个岛屿之间很少有直接接触。历史上所谓最强大的统一王国满者伯夷也仅集中在苏门答腊、爪哇和婆罗洲等主要岛屿上。只有在欧洲人到来之后,穿梭于各个岛屿搜集香料的荷兰和葡萄牙等殖民者才将这些岛屿联系起来。因此,对印尼国家整合来说,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历史基础。其次,印尼民族众多,文化差异巨大。印尼拥有100多个民族,700多种民族语言和方言,其中有许多语言无论在语音还是书写上都各不相通,给民族间交流与融合带来严重阻碍。多元化的特征同样存在于宗教领域。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基督徒、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信仰上的差异和同一宗教内部的教派矛盾也影响了印尼的国家整合。最后,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尽管印尼在上世纪70年代经济迅速发展,被称为“亚洲四小虎”之一,然而发展程度严重失衡,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成果都集中在爪哇岛,而地处外岛的亚齐、巴布亚和马鲁古等地区则长期停滞不前。这一结果与印尼中央政府严格限制地方财政有关。印尼丰富的自然资源多集中在爪哇以外的岛屿,然而他们并未因此发展起来,因为资源收益的绝大部分都流向了中央政府所在的爪哇。这让外岛居民产生了被爪哇人剥削的感觉,进而推动了离心倾向的形成。

  追求单一性国家整合的负效应——亚齐分离运动

  亚齐分离运动的兴起即是上述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早在13世纪初的时候,亚齐人就在苏门答腊北部建立了独立的伊斯兰王国。直到上世纪初期,该王国还与许多国家包括英国保持独立的外交关系。亚齐人以作战骁勇著称,从1873年开始与荷兰殖民者进行了长达30多年的亚齐战争,直到1918年才彻底被荷兰占领,是印尼最后一个被征服的地区。独立国家的历史和反抗殖民者入侵的记忆使得亚齐人拥有强烈的自主意识。尽管如此,在印尼独立运动期间,亚齐人的自主意识并没有表现为分离主义,反而表现出强烈的国家民族主义。二战后在反抗荷兰殖民统治问题上,亚齐人积极支持苏加诺领导的爪哇独立运动,除了通过广播电台表示声援外,还不惜余力向共和国提供大量人力物力的支持。

  亚齐从国家民族主义向分离主义的转变与印尼政府的国家整合战略有关。独立之初,印尼决定将苏加诺于1945年在“独立筹备委员会”上提出的建国五原则即“潘查希拉”作为立国之本,其主要内容包括神道主义、人道主义、民族主义、民主主义、社会公正。其中第三条民族主义强调了印尼国家和民族统一的重要性。在民族主义原则下,国家与民族的单一性成为此后印尼国家整合的主要目标,而中央集权则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方式,这一国家整合战略与亚齐的自治要求发生了冲突。

  首先,在宗教问题上,根据“潘查希拉”和以该原则为基础形成的1945年独立宪法,规定印尼实行政教分离,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均得到印尼官方的承认和保护;每个公民有信仰各自宗教的自由,以及依据宗教和信仰举行其宗教仪式的自由。然而,亚齐是印尼最早输入伊斯兰教的地区,被尊称为东南亚的“麦加的前廊”,并且一直以来亚齐就采取政教合一的管理方式。亚齐之所以竭力支持印尼独立运动,主要是因为以乌利玛为代表的宗教势力不希望荷兰殖民者卷土重来,复兴当地以乌略巴郎为代表的世俗力量。因此,亚齐人一直希望独立后的印尼能够成为政教合一的伊斯兰教国家。

  其次,在亚齐的地位问题上,独立运动期间和1949年设计印尼国家体制时,印尼政府都承诺给予亚齐以较高的自治地位。然而,1950年独立后印尼却将亚齐并入苏门答腊省,取消了其自治省的地位。这一方面让亚齐产生了被爪哇人“欺骗”和“抛弃”的感觉,另一方面还压抑了他们的宗教诉求。因为在印尼建立伊斯兰教国家无望的情况下,自治是亚齐保留伊斯兰教治理特权的最后凭靠。

  最后,在资源分配问题上,苏加诺政府从加强中央集权的考虑出发,认为爪哇岛土地贫瘠资源匮乏,但是却集中了全国的多半人口,因此资源丰富的外岛应该向爪哇“输血”,方式就是将外岛资源开发的绝大部分利润收归中央。亚齐是印尼自然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之一,但是长期以来亚齐却只能拿到资源开发利润的5%。另外在建设爪哇的优先发展战略下,亚齐本来已经启动的建设项目或被封闭或被搁置。

  因此,面对印尼以单一性和集权为特征的国家整合方式,亚齐人感到其利益有被侵害的威胁,加上之前固有的自主意识,他们开始走上分离主义道路。1953年,全亚齐伊斯兰学者联合会公开宣布独立并进行武装起义,苏加诺政府将亚齐设为“军事行动区”进行军事管制,双方矛盾逐渐升级。经过6年的持续动荡,1959年苏加诺政府最终选择了让步,决定赋予亚齐以特别区的地位,给予亚齐在宗教、习惯法和教育等方面享有特殊自治权,双方矛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

  没有带来秩序的“新秩序”政策

  然而,随着苏哈托“新秩序”政策的实施,亚齐问题再度走向激化。1966年3月,从苏加诺手中接过权杖的苏哈托提出了所谓“新秩序”的国家建设方略。其主要原则包括:统一且中央集权的国家结构、国家的宗教化(即伊斯兰教化但并不排斥其他宗教)、将“潘查希拉”定为国家和社会的意识形态基础。“新秩序”方略确定稳定与安全为国家建设的优先目标。从这些原则和目标可以看出,所谓“新秩序”实际上是苏加诺时期单一性国家整合战略的延续和进一步强化。

  “新秩序”政策的实施从两个方面促使亚齐问题再度走向激化。首先是剥夺了亚齐在苏加诺时期享有的有限自治权。1974年,苏哈托政府将之前关于中央与地方的行政与财政关系法律合二为一,即基本法第五条。从表面上看,该法令提高了地方自治地位,但实际上却将地方政府的管理权剥夺殆尽,并且进一步提高了对地方财税的汲取比例。其次是让亚齐人感到了爪哇人的“殖民威胁”。在“新秩序”框架下为增强对地方的控制,苏哈托政府培植了一个规模巨大的警察和军事力量,其中大部分是爪哇穆斯林,由他们作为中央的代表成为地方上的实际掌权者。

  在上述背景下,亚齐人再度提出了独立诉求。1976年12月4日,哈桑·迪罗建立了“自由亚齐运动”并发表“独立宣言”,正式宣布亚齐独立。由于早期实力比较弱小,“自由亚齐运动”主要通过非暴力形式宣传独立主张。然而,在追求“稳定与安全”的目标之下,苏哈托政府仍对“自由亚齐运动”采取了军事镇压。此后,哈桑·迪罗逃亡瑞典,独立运动陷入低潮。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自由亚齐运动”再度兴起,部分在国外接受军事训练的成员回国后在亚齐和印尼其他地区制造了多起暴力事件。为此,印尼政府于1989年采取了代号为“红网行动”的军事镇压行动,并于1991年宣布对亚齐实施军事统治。军事行动将亚齐变成了杀戮的战场。在近10年的军事统治期间,有2000至4000名亚齐人被杀,其中大部分是平民。然而,军事镇压不仅没有消灭分离主义,反而使“自由亚齐运动”赢得了更多的民众支持。亚齐人将对军方的不满转化为对“自由亚齐运动”的同情和支持,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地方公务人员。由此,“自由亚齐运动”发展成为范围广泛的群众运动。

  后苏哈托时代的印尼社会转型与亚齐问题的解决

  1998年,苏哈托的下台标志着印尼威权政体的终结和民主化改革的开始,亚齐问题也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与苏哈托时期的“强人”政权相比,继任的印尼总统在亚齐问题上都表现出和解与妥协的姿态。1998年,哈比比政府宣布结束对亚齐的军事统治,并通过了3个有关中央与地方的法令,明确赋予亚齐特别区地位。2001 年8月,梅加瓦蒂政府批准了在亚齐实行高度自治的法令,允许亚齐获得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的70%收益。梅加瓦蒂政府还宣布亚齐境内可以实行伊斯兰教法,从而使亚齐成为一个伊斯兰教自治省。然而亚齐人并没有因此放弃独立诉求,他们反而利用宽松的政治环境壮大自己的实力。1998年后,海外流亡的“自由亚齐运动”成员纷纷回国在亚齐进行独立动员。到2001年,“自由亚齐运动”的活动已经遍布全亚齐,成员达到上万人。他们甚至建立起完善的行政系统,向当地人征收所谓“国家税”。1999年,东帝汶的独立则进一步激发了亚齐人追求独立的强烈愿望。

  面对亚齐有可能步东帝汶后尘,继而引发马鲁古、巴布亚等地连锁反应的现实,印尼政府不得不再次采取强硬措施。2001年,梅加瓦蒂政府认定“自由亚齐运动”为分离主义组织,2003年5月,印尼政府在亚齐展开30年来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围剿分离主义分子。经过1年多的军事行动,政府军几乎全部收复亚齐基层的控制权,消灭了大部分分离主义分子。2004年,印尼海啸成为双方走向和解的契机。国难当头,印尼政府和“自由亚齐运动”达成停火协议,全力救灾。2005年,双方在荷兰总统斡旋下在赫尔辛基举行多次谈判,并最终于当年8月签订谅解备忘录,其中关键的一条是“自由亚齐运动”放弃独立的目标并解除武装。2006年,印尼政府通过《亚齐自治法》,赋予亚齐高度自治权,并规定之前从事分离主义运动的人可以组党参加各级政府选举,这标志着亚齐问题最终被纳入到印尼国家整合框架之下。

  亚齐问题的最终解决对印尼的国家整合意义重大,一方面解除了国家分裂的威胁,因局势动荡而陷入停滞状态的亚齐也开始了地区重建;另一方面为解决马鲁古、巴布亚等其他地区的分离问题提供重要借鉴。亚齐问题的产生与解决说明,现代国家建设的主要特征是权力的集中与文化的统一,即国家整合的纯粹性和单一性,但是不能因此忽视民族与文化的多样性,对多民族国家来说尤其如此。军事方式是反对分离主义和维护国家完整统一的最后手段,但是只有通过和平谈判,切实尊重地方利益和自治权利,才能真正解决分离主义问题。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