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反思种族隔离制度:南非世界杯的“副产品”

李雷华 关凯

2010年07月02日12:59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反思种族隔离制度:南非世界杯的“副产品”
  



  忘了在哪里曾读到过这样一句话:“繁华、热闹的背后往往都有个不为人知的真相!”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到南非,这里正在上演着全世界最多人热爱的运动盛事——足球世界杯。而对于南非世界杯的主球场——坐落在约翰内斯堡西南部索韦托区的足球城体育场,很多中国人也许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实际上,自1989年竣工后,20多年来南非黑人的重大活动几乎都在这里举行:1990年曼德拉曾在这里发表获释后的第一次演讲,1996年以黑人为主的南非国家足球队在这里夺得非洲杯……此刻,足球城体育场内鼎沸的欢呼声正感染着世界上无数的人,但不知道生活于铁皮搭建的简陋小屋,也就是“铁罐镇”里的那些黑人兄弟是否也能够感受到这份快乐?

  在南非有着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谚语——“橄榄球是绅士的流氓行为,足球是流氓的绅士运动”。虽然同样是英国殖民主义文化传播的结果,橄榄球和足球却分别成为南非白人与黑人的精神归属,不同的运动被贴上了不同的族群标签。如果说约翰内斯堡的埃利斯公园体育场是白人橄榄球的圣地,那么索韦托的足球城体育场则是南非足球以及全体黑人的神殿。西方媒体曾这样描述南非:“这是一个类似于双层巴士的国家,大巴依然在前进,但底层的乘客却找不到进入上层的楼梯。”而南非足球显然是底层乘客的“绅士”游戏。就是在这样的种族隔离制度下,在南非这片完整的土地上,人类社会根据肤色分裂成了二元对立的世界。

  通过足球来弥合种族鸿沟?一如《中国民族报》6月18日文章的标题:《足球,推动文化与民族融合》。我们当然承认足球运动确实能够促进运动员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特别是当全世界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因为世界杯而齐集南非,使南非瞬间成为整个世界为之疯狂的热土,不论是梅西的经典过人、还是卡卡的优美进球,都会让全世界对约翰内斯堡、对南非有一个更加深刻的印象。但是俗话说得好,任何一枚硬币都有两面。在这种情况下,南非种族隔离制度不可避免地再一次成为整个世界都在热议的话题。

  南非政府无疑是非常看重这次世界杯在南非举办的机会,不惜斥资4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修建体育场馆、机场等基础设施。其目的不仅是为了吸引各国游客和投资,也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示南非的美丽与和谐——通过“黑白融合”的方式向世界宣告种族隔离制度早已被扔进南非历史的垃圾堆。要想理解南非人对世界杯的这种复杂的情感,必须首先理解足球在南非反种族隔离制度历史上的重要性。就像身为南非足协终身主席的托尼亚所说的那样:“足球运动对政府的意识形态和种族主义政策形成的隔阂形成了持续的冲击,足球运动在冲击隔离政策的斗争中走在前列,那是持续不断的斗争,我们知道在做什么,我们也清楚我们在反对什么。”

  体育就是体育、政治就是政治,政治不应该干涉体育——不论是奥运会还是世界杯,这都是最核心的原则之一。然而,体育从来也不是单纯的体育,无论是奥运会还是世界杯都在承载着不同的使命和被赋予的历史之重。在现实中,世界杯不可能只是南非向世界展示自身美好的一个机会,也可能是世界更好地了解真实的南非的一个机会。对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历史与现实问题的观察就是一个直接的细节,许多因为世界杯来到南非的人,通过他们的亲身体验和亲眼目击来理解这个问题,他们当然不会去审视政府的官方政策规定中是否还包含种族隔离制度的相关法规,他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南非的白人和黑人之间在生活水平上还存在着差距,甚至是很大的差距。当他们看到了这种差距,那他们自然会在主观上相信——种族隔离制度在南非并没有消失。美国《华盛顿邮报》6月11日报道,南非当局为了展示美好形象,不惜将数千名贫困人口赶到“铁罐镇”和其他场所。《华盛顿邮报》采访了两名“铁罐镇”的女性住户,她们认为是世界杯让她们沦落到如此境地。

  于是我们看到的景象就是:当南非政府想把南非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世界面前的时候,南非的下层民众却想把这次体育盛事作为解决种族问题的一个时机和平台。当社会底层按照这个逻辑行事的时候,结果就只有一个——全世界的人都忽然间恍然大悟:尽管在表面上看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已经死亡,但其实阴魂始终不散。

  当然,除了这种感性的认知,理性的反思则显得更有价值:一种普遍性的隔离制度(并非只是种族隔离制度)能够发生并长久存在,原因到底是什么?

  首先需要分析一下,彼此隔离开的都是些什么人,隔离的区分标准又是什么?不论是南非的白人与黑人、印度人等有色人种,还是美国的白人与黑人等,社会不平等是一切社会隔离的渊源。在资本主义社会,不平等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在社会财富占有上的不平等,也就是经济不平等。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无论在地位、财富还是社会声望上,资源占有的不均等性使得不同的人群基于各自的利益产生并再产生相互间的不信任,隔离于是成为不同群体(通常是对立的)表达社会心理意义上的敌对和怨恨情绪的外在形式。在隔离制度之下,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和心理需求,处于强势的一方会采取强制性的措施把对方排除在己方的系统之外。其实,另一方对这种相互之间隔离的方式也不一定是非常不满的,相反,他们也可能在心理上同样支持这种隔离。问题的关键在于:往往不是隔离制度本身让他们怨恨,他们真正痛恨的是——对方占据了太多的资源和财富,而己方却一贫如洗。

  说到这里已经偏离世界杯这个话题了。其实世界杯和所有国际性体育盛事一样,是人类社会创造出来的一次共同的集体狂欢节。它提供给人们的,是凝结在体育运动项目上的人类共享的激情和欢乐。如果说这种娱乐活动还有另外一面的话,应归因于一个技术细节:运动需要场地,场地需要落实在一个具体的国家里。所以,世界杯同时也是一面镜子,在照出一国美丽的同时,也会照出不那么好看的东西。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