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土耳其:世俗化与宗教化之争

2010年06月11日14:09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5月17日,在伊朗总统内贾德、巴西总统卢拉和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举行会谈后,伊朗、土耳其和巴西三国外长正式签署核燃料交换协议。协议规定伊朗将运送低浓度浓缩铀至土耳其以换取德黑兰核反应堆的燃料供应。此消息一出,举世震惊。在美国已经准备提交制裁决议的时候,伊朗与两个非当事国达成协议无异打乱了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布局。

  5月31日,以海军向试图驶入加沙地带沿海地区的一支国际人道主义援助船队开火,造成船上多名志愿者伤亡,此举引发了土耳其的强烈反应,宣布召回驻以大使,中止与以色列的军事演习计划,甚至不排除派军舰护卫人道主义救援船。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与美国、以色列关系不错,为什么在2010年出现了大“变脸”行为,连续挑战美以的核心利益呢?其实,认真分析目前的土耳其局势就可以得出比较清晰的判断了。这两件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而是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由世俗化路线向伊斯兰路线靠拢的外在反映。

  地处亚欧交界的土耳其在国家路线上一直是非常纠结的:一方面,土耳其是伊斯兰国家,很难完全接受世俗化的路线;另一方面,由于土耳其靠近欧洲,受到欧洲文明的影响,深知世俗化是其实现国家更好发展的不二之选。面对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路线,土耳其必然是充满矛盾的。

  虽然自凯末尔之后土耳其一直推进世俗化路线,但始终缺乏更广泛的群众基础,这在伊斯兰世界难度是十分巨大的。伊朗在巴列维时期就曾大力推行世俗化路线,结果导致伊斯兰革命爆发。土耳其地处亚欧交际之地,是地缘大国,历史上曾有过无比的辉煌,因而这是一个有着强烈民族自尊心的国家,但近些年在现实面前却总是遭受挫折:

  一直梦想加入欧盟,但是始终被拒之门外;

  土耳其移民遍布欧美,在反移民的声浪中,他们传回国内的声音不会让国人感觉温暖;

  美国是土耳其的盟友,但是在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上,美国国会揭了土耳其的伤疤,这与当年美国一方面声称要发展对伊朗的友好关系,一方面收留了被政变推翻下台的巴列维是一样的效果,仇恨因此在土耳其蔓延;

  美国占领伊拉克的后果是给库尔德人留下了一个自治区域,虽然美国考虑土耳其的感受并没有支持库尔德人建国,但这对视库尔德为分裂力量、恐怖力量的土耳其来说,已经足够让其愤怒了。在打击库尔德工人党上,土耳其与伊朗有更大的利益交集。

  ……

  由此可见,土耳其面对欧美的态度十分复杂。他们想融入,但却总是被排斥,这无疑就给国内的伊斯兰路线提供了广泛的民意基础。

  土耳其的纠结之处并不只在于土耳其与外部力量的矛盾,也包括其国内不同力量之间的矛盾。军人政治一直是土耳其的主要政治形式,土军方一直对国内政治有决定性的影响。在最近50年内,土耳其通过选举产生了四届被认为带有浓重伊斯兰色彩的政府。而土耳其军队则通过军事政变,将这四届政府逼下了台。平民出身的总理埃尔多安要在“军人监国”的模式下巩固自己的权力,就必然想通过回归伊斯兰路线,以获得更大的力量支持。

  土耳其一直想加入欧盟,不得其门而入的主要原因看似是希腊因塞浦路斯问题的反对,其实也包括诸多其它原因。欧盟除了担心受到经济较落后的土耳其拖累外,对其“非西方(伊斯兰化倾向)”与“军人干政”也心有忌惮。让土耳其纠结的是,分开来看,“非西方”与“军人干政”这两个问题似乎都可以解决,但却无法同时解决。比如,如果限制世俗化主导力量的“军人干政”,其伊斯兰化的声音会更高,那么非西方的色彩会更重;而如果要在选票主要掌握在具有伊斯兰化倾向的选民手中的情况下推行世俗化,不借助军方的力量又是不可能的。

  军队捍卫世俗化,政府则在宗教化,面对这样的一个土耳其,似乎很难得出一个非常清晰的未来判断,土耳其现在首要解决的其实不是世俗化与宗教化的矛盾,而是大力发展经济,消除支持世俗化的城市精英阶层(包括军方在内)与支持宗教化路线的农村贫困阶层之间的经济差距,除此,别无更好办法,如果处理不好甚至会出现政治动荡的局面。

  (据新华社)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