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神话与现实之间:日本也有多元文化?

于福坚

2010年05月14日14:5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神话与现实之间:日本也有多元文化?
  



  日本首相鸠山在今年4月视察群马县一个巴西移民聚居区时向这里的外来移民表示,形成一个多元文化共生的时代和更为开放的国家是当前日本最重要的事情。近年来日本政界、学界也都围绕多元文化共生问题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和讨论,这表明日本逐渐开始接受文化多元化的现实。

  “最纯粹”的民族国家

  长期以来,单一的民族结构决定了日本并不存在所谓的国家整合问题。首先,与大陆隔绝的地理位置限制了日本与其它地区的人员往来,从而形成和保持了较高的单一民族特性。尽管历史上也曾有许多中国人移民至此,即所谓的“汉族归化人”,但由于其规模一直很小并很快与当地日本人融合,因此他们仅是大和民族里的华夏基因,并没有形成民族。

  生物学意义上的族群统计也证明了日本民族的单一性。据统计,大和民族占日本人口总数的98%以上,从而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民族最单一的国家之一。

  其次,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传统强化了民族的单一性。一方面,日本的起源神话认为天皇是大和民族也即是日本人的缔造者,因此自创世开始日本人即是单一的民族;另一方面,天皇既是日本的国家统治者也是大和民族的精神象征,将国家与民族揉和在一起,因而作为国家的日本和作为民族的日本是高度统一的。

  在现代国家建设过程中,日本政府也一直推动民族的纯粹性和同质化。所以自19世纪后期以欧美国家为模板建立现代国家以来,日本即以最纯粹的民族国家形式自居,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不存在民族问题,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外来移民问题的凸显和少数族群意识的高涨,日本民族国家的纯粹性正逐渐变为一个神话。在族群意识勃兴的全球化时代,像多数国家一样,日本也面临着少数族群与多元文化共生的问题。

  不容忽视的民族问题

  日本从单一性的民族文化向多元化的转变是从两个方面开始的,一个是日本固有的少数族群如阿依努人、琉球人等族群意识的觉醒,另一个是外来移民,如朝鲜人、中国人和拉美移民等争取公民权利的运动。

  在少数族群问题上,日本主要存在三个相关问题,即北海道的阿依努人问题、冲绳的琉球人问题和西部的部落民问题。

  阿依努人是主要生活在日本北海道地区的原住民,早在绳纹时期即已在北海道以渔猎为生。无论是在外表还是语言文化上,阿依努人都与大和民族明显不同。他们身材矮小、肤色较深、体毛丰富,操着一种独立的阿伊努语。明治维新之前,北海道还属未被开发的蛮荒之地,只有少数武士和商人与当地的阿依努人进行贸易往来。但从19世纪后期开始,随着日本近代化的展开,大批日本人开始到此拓荒垦殖,修建工厂铁路。1899年颁布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以保护的名义将阿依努人赶到特定的“给与地”,而将其它大量土地变成来此拓荒的日本人的财产。在社会文化领域,当时的明治政府以所谓“日本化”,即强制同化的方式处理阿依努人问题,不承认他们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独特性。首先是禁止阿依努语的使用,强制阿依努人学习日语;其次是改变阿依努人的渔猎生活方式,将其转化为农民。在上述同化措施下,阿依努人的传统和文化几乎消失殆尽。到目前为止,阿依努人只剩下2万左右,并且已经几乎不会说阿伊努语。尽管如此,随着上世纪世界原住民运动的兴起,阿依努人的族群意识也开始觉醒,并成立组织致力于维护自己的文化传统,争取平等权利。1946年,“全道阿依努人大会”成立,后于1961年更名为“北海道同胞协会”。1984年,该组织发起了废除“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的运动。经过十余年努力,1997年日本政府废止了实施98年之久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并同时颁布“阿依努人文化振兴法”,承认阿依努人文化的特殊性。2008年日本政府首次承认阿依努人为原住民,确定阿依努人拥有一个“独特的语言、宗教和文化”。

  日本南部的琉球人问题与阿依努人问题类似,也存在原住民文化的保护问题,不同之处在于,琉球人还发起了自治甚至独立运动,因此在一定程度上,琉球人问题已经危及到日本的国家统一。琉球人问题之所以具有强烈的政治意味,与其历史上曾享有独立的国家地位有关。目前在是否存在琉球族问题上仍有争议,但是琉球人拥有异于大和民族的独特文化和语言确是公认的。

  1429年,尚巴志统一琉球群岛建立了琉球国,并接受中国明朝册封的“琉球国中山王”称号,此后琉球一直是中国的藩属国。1609年日本萨摩藩大名岛津家久侵略琉球后,尽管琉球国名义上仍向中国纳贡,但实质上已经沦为日本的附属国。1879年,明治政府正式吞并琉球群岛并将其更名为冲绳县。日本政府对琉球人采取与对待阿依努人一样的同化政策,诸如禁止使用琉球语,强制推行日语等。二战后一些琉球人发起了所谓“复国运动”,并在1970年建立了琉球独立党,即现在的“嘉利吉俱乐部”,该组织以建立独立的“琉球共和国”为最终目标。2007年9月,在反对日本修改教科书大会上,琉球居民首次打出了独立旗帜。

  严格来说,部落民并不属于民族问题,因为他们也和普通日本人一样都属于大和民族。他们之所以成为日本多元文化问题的一部分,是因为他们也像阿依努人和琉球人一样,一直作为日本的二等公民受到歧视和不公正待遇。所谓部落民指的是日本封建社会贱民阶级的后代。贱民包括“非人”与“秽多”两类,前者指的是乞丐,而后者指的是从事被认为是“不洁”工作的人,诸如屠夫、刽子手、制革业者等。贱民都居住在与外界隔离的村庄或贫民区。目前,部落民主要分布在日本西部,约有200万人。1871年废除封建等级制度后,部落民享有平等法律地位,但是日本社会一直对他们存有歧视。二战后,一些部落民组织起来反对社会歧视,争取平等权利。1946年成立了“部落解放全国委员会”,后在1955年更名为“部落解放同盟”。上世纪80年代以来,部落民组织了多起抗议活动。

  日本的多元化还体现在移民问题上。由于对民族单一性的强调,长期以来,日本一直是作为非移民国家出现的。即使到上世纪80年代之后日本都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外国人人口比例最少的国家。尽管如此,根据2009年统计,在日的外国人数量已经达到215万之多,成为日本社会中一支不容忽视的文化群体。在日外国人可以简单分为三类,即旧来者、新来者和超期滞留者。所谓旧来者指的是1947年之前来到日本的获得永住资格的外国人及其后裔,主要是被日本掠来充当劳工的朝鲜人、中国大陆人和中国台湾人。他们约占在日外国人的三分之一。所谓新来者指的是上世纪80年代之后因日本劳动力匮乏而来此寻找工作机会的外国人。新来者除朝鲜人和中国人之外,还有许多菲律宾人和拉美人,他们占在日外国人的一半以上。所谓超期滞留者指的是新来者中部分签证到期但仍滞留在日本非法打工的外国人,他们约占在日外国人的七分之一。

  在外国人问题上,日本坚持单一文化的逻辑。在日本人看来,所有的外国人都只是暂时停留在日本,最终还是要离开的。基于这一认识,日本很少考虑外来移民的政治社会权利问题。以旧来者中的朝鲜人为例,战后他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恢复在殖民地时代被剥夺了的语言和文化权利,建立自己的民族学校。但是1948年日本政府向各都道府县发出了“处理朝鲜人学校的通知”,不承认朝鲜学校,而要求朝鲜学生一律入日本学校学习。于是,各地的在日朝鲜人举行了反抗斗争。其中神户的斗争最为激烈,有300人被拘留,一名少年被警察开枪打死。这一事件被称为“阪神教育斗争”。直至今日,在外国人接受教育问题上日本仍采取差异政策,如从今年4月1日开始实施的高中免费教育政策即将朝鲜人学校排除在外。在其它领域也存在专门针对外国人的歧视政策和做法,如从1952年开始实施的“外国人登陆法”规定,所有在日外国人都需要在登陆证上登记指纹,“将外国人当做犯人对待”。在长期的反对和抗议下,这一制度于2000年被废止,但是2006年这一制度又以反恐为借口得到恢复。尽管外国人缴纳与日本国民一样的税金,但直到今天仍未获得参政权。2009年,日本公明党曾提交一份关于赋予在日外国人参政权的提案。但是今年1月,有上万名日本人在东京集会反对这一提案。根据《产经新闻》3月的一份调查,已有28个地方议会反对赋予外国人参政权,超过了支持这一提案的数量。在日本人看来,赋予外国人参政权就有可能将地域决定权掌握在外国人手中,会危及到国家安全。

  多元文化主义还是遥远的梦

  近年来日本民族和外来移民问题的凸显表明,所谓高度同质化的日本文明已经成为神话,取而代之的是异质化或多元化。针对这一趋势,日本政府也曾采取多种措施以应对少数族群和外来移民的多元性要求。如在少数族群问题上,承认阿依努人的原住民身份,通过“阿依努人文化振兴法”保护其传统和文化,减少对部落民的歧视。在外来移民问题上将外国人纳入社会福利体系,给予同等受教育权利等。尽管如此,歧视与漠视仍是日本对待少数族群和外来移民的主要做法。并且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以法律的形式将多元文化主义确定下来的做法不同,日本直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因此上述措施并不能表明日本已经接受了多元文化主义,它们只是解决具体问题的权宜之计而已。

  日本之所以在多元文化主义的发展方面止步不前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是对日本社会的认识仍停留在纯粹性与同质化的神话中,不愿意承认日本多元化的现实。2007年,日本教育部长伊吹文明坚称日本是一个高度同质化的文明,之前外务大臣麻生太郎也将日本描述为“一个国家、一个文明、一种语言、一种文化和一个种族”。其次,日本的少数族群运动力量薄弱,还未成为日本走向多元文化主义的主要推动力量。因此日本在多元性方面的努力主要是由外部压力推动的结果,这也是日本多元文化主义发展的典型特征。如2008年承认阿依努人的原住民身份与当年在北海道举办的国际原住民会议有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解决在日朝鲜人的公民权利问题,则是韩国和朝鲜政府与日本多次谈判的结果。在少数族群和外来移民问题上,日本一直缺乏积极性和灵活性。如日本法院一直不情愿援用国际人权法来处理族群与移民问题。行政部门的垂直划分使得不同部门难以就这些问题达成一致。另外,多数日本民众对多元化充满了不信任,尤其是将外国人视为日本社会的威胁。2006年内阁办公室的一份调查显示,84%的日本民众认为在过去的10年中社会安全严重恶化,55%的人认为安全恶化的原因是外来移民的进入。

  因此,就目前来说日本的多元文化主义还是一个遥远的梦。正如北海道大学教授樽本英树所说:“在全球化与国家制度和认同之间的困境下,日本已经拒绝正式接纳多元文化主义的公民身份”。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