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土耳其加入欧盟,咋就这么难?

田建明

2010年04月09日15:14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拥抱欧洲,土耳其的梦想

  土耳其地跨亚欧两大洲,总面积78万平方公里,其中97%位于亚洲的小亚细亚半岛,3%位于欧洲的巴尔干半岛东南部。截至2008年年底,土耳其全国总人口7151.7万,其中,主体民族土耳其族人口占80%以上,库尔德人约占15%,此外还有亚美尼亚、阿拉伯和希腊等民族。99%的人信奉伊斯兰教,少数人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

  土耳其是伊斯兰世界中世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这与土耳其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及“凯末尔主义”是紧密相连的。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民族主义者凯末尔领导的民族主义革命,结束了奥斯曼帝国600多年的封建统治。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宣告成立,凯末尔当选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

  向西方学习,走现代化之路是凯末尔的既定立国方针。面对百废待兴的国家,他曾感慨地说道:“军事胜利对真正解放来说是不够的,在民族的政治、社会生活中,在民族的思想教育中,我们的指南将是科学和技术,能否成为现代文明的国家,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客观地看,凯末尔眼中的现代文明国家就是世俗化的现代国家,而“现代文明”,就是“欧洲文明”。

  凯末尔以铁的手腕,废除了伊斯兰教哈里发制度,解散宗教法庭和宗教学校,推行世俗教育,用欧洲的拉丁字母代替土耳其人使用的阿拉伯字母,鼓励年轻人学科学、用科学,使宗教远离教育。在世俗化的道路上,他本人更是身体力行。他戴西方的礼帽,与受过西方教育的女子成婚。1927年,他更是为了适应新选举法的需要,主动辞去军职。1938年,凯末尔逝世。但凯末尔和他既定的现代化、世俗化的建国之路,崇尚欧洲文明的执着追求,却深深地植根在土耳其人的心中。

  多年来,土耳其的世俗化和现代化道路使其成为一个伊斯兰世界中的特殊国家。“在关于土耳其的讨论中,有一点很重要但却经常被混淆的问题是,土耳其是一个伊斯兰社会,而不是一个伊斯兰国家,这是土耳其获得欧盟成员国资格的最强有力的根据之一。因为,伊斯兰社会与欧盟成员国身份是并不矛盾的,这是我们认识土耳其加入欧盟这个问题的一个基本前提。”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全球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克劳斯·泽格博斯教授说。

  艰难地走了50年,前方的路仍不平坦

  在不断推动世俗化、现代化的进程中,土耳其的欧洲梦在1959年上升到实际行动层面。

  1959年9月,土耳其向欧盟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提出成为联系国的申请,并获得批准。1987年4月,土耳其提出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完全成员国的申请。1995年12月31日,欧洲经济共同体和土耳其海关同盟正式形成,这也是欧共体与第三国建立的第一个具有实质性意义的海关同盟。然而,土耳其的入盟之路并未因此而变得平坦。1996年7月,欧洲理事会都柏林会议要求土耳其在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框架内推动塞浦路斯问题的解决,并且强调土耳其应遵守最高人权标准。1997年12月,欧盟卢森堡峰会拒绝了土耳其的候选国申请,实际上等于拒绝了土耳其的入盟申请。

  1999年12月,欧盟赫尔辛基峰会决定承认土耳其的候选国资格,土耳其开始享受候选国的入盟前战略资助。赫尔辛基峰会由此成为欧盟与土耳其关系的分水岭。2001年3月,欧盟部长理事会同意了欧盟—土耳其入盟伙伴关系,并制定出短期、中期计划以保证土耳其符合入盟标准。土耳其政府也采取了大量的适应性措施,在经济、政治、法律等领域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以满足欧盟标准。2001年10月3日,土耳其议会通过了包括部分废除死刑、在公众生活中允许使用除土耳其语外的其他语言等34条宪法修正案。2002年的塞维利亚峰会上,欧盟重申在土耳其执行欧盟的政治和经济标准的情况下,将对其适用与其他候选国相同的入盟标准。事实上,从1995年到2003年,土耳其共对宪法进行了六次修改。但在2002年哥本哈根峰会上,欧盟15国同意了包括10个候选国在内的东扩计划,却单单拒绝与土确定其入盟谈判日期。

  2004年12月,欧盟明确了土耳其的入盟条件。2005年10月3日,欧盟各国在土耳其拒绝承认塞浦路斯共和国的问题上作出妥协,并开始与土耳其进行入盟谈判。根据欧盟的规定,与候选国之间的入盟谈判包括30多项内容,而且要由所有成员国认可。任何一个成员国都可以否决土耳其的入盟资格。此后,双方就工业和企业、财政管理和统计、跨欧洲网络、消费者和健康、知识产权和公司法等问题进行了谈判。针对一些国家主张让土耳其尽快加入欧盟的建议,克劳斯·泽格博斯说:“我反对给土耳其一条加入欧盟的捷径。土耳其的入盟谈判必须是严肃的,但是如果谈判的各项要求都能达成,土耳其就会被给予欧盟成员国资格。”

  谈判开启后,土耳其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大步向前。作为欧洲的主要大国和欧盟的核心,德法两国的态度对土耳其加入欧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土耳其也一直在争取德法两国的支持。然而,德法两国政府都公开表示,他们不希望土耳其成为欧盟成员,而是希望与之建立“特殊伙伴关系”。“虽然,默克尔和萨科奇为人都很灵活,但他们各自所在的政党和社会的多数派的变化,必然会影响到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但是,他们都不愿意在阻碍土耳其加入欧盟的问题上处于风口浪尖。”克劳斯·泽格博斯说。

  哥本哈根标准,还是亨廷顿标准?

  谈到土耳其加入欧盟,就不能不谈哥本哈根标准。1993年6月,对于欧盟即将开始的第五次扩大,在欧洲理事会哥本哈根会议上,采取了决定性的步骤。它所定义的成员资格标准,通常被称为“哥本哈根标准”,即候选国必须获得:具有稳定的机构来保障民主、法治、人权,保护和尊重少数民族;一个运作良好的市场经济,以及应对欧盟内部竞争压力和市场力量,有能力承担成员包括坚持政治、经济与货币联盟的目标的义务。1995年12月召开的欧洲理事会马德里会议上,欧盟对入盟标准做了进一步的规定:候选国必须主动创造条件,进行国家行政结构的调整。同样重要的是,要将欧洲共同体的立法转到国家的立法中;更为重要的是,立法要通过适当的行政和司法结构得到有效落实,并强调,这是一个由欧盟成员国所要求的相互信任的前提。“在一般意义上说,每一个欧洲国家或者是与欧洲近邻的国家,如果能够达到哥本哈根标准,就应该被严格地认为是一个欧盟成员国。”克劳斯·泽格博斯说。

  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决,近年来,采取的各方面调整措施也不可谓不积极。但土耳其越是积极,越是在向“哥本哈根标准”靠近,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声音似乎开始偏离“哥本哈根标准”。“那些反对土耳其获得欧盟成员国资格的国家,他们反对的原因是基于其国内政策的考虑,这种做法是非常可悲的。或者他们反对的原因是基于文化的原因,比如,土耳其是一个‘伊斯兰社会’。这似乎不是一个合理的反对的理由,因为文化并不是‘根本哈根标准’的一部分。”克劳斯·泽格博斯说。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许多欧洲社会确实存在与本国内的土耳其和阿拉伯人口融合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起初,这些国家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的移民空间。现在,来自土耳其和阿拉伯国家的移民中的很大一部分,急于融入这些国家之中。但他们的受教育程度很低,或者干脆是文盲。基于上述考虑,欧盟国家的很多普通民众是不愿意进行这样的授权,以免导致更多这样的人到自己的身边。”克劳斯·泽格博斯说,这些国家保守的政客就利用了这一点。“政客们真正关注的一点可能是,如果土耳其获得欧盟成员国资格,他将成为欧盟第二大、甚至是最大的成员国,并将获得与此相适应的投票权,而这将会极大地改变这些国家在欧盟内部投票权的格局。”

  关于土耳其何时能够加入欧盟,国际社会进行了各种预判,但这些判断似乎都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我们不能判断土耳其何时加入欧盟,但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脚步不会停止。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