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桑巴之国的多彩民族神话

于福坚

2010年03月22日13:17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桑巴之国的多彩民族神话
  



  根据巴西一个漫画网站的消息,巴西漫画协会将于今年举办首届国际反种族主义漫画比赛。主办方在解释该比赛的宗旨时认为,世界是由各种各样的色彩组成的,人类也是如此,不同的色彩应该和谐共存。漫画是关于色彩的艺术,而巴西也是一个由不同色彩构成的国家。巴西的种族构成如此多样,以至于被称为“多彩民族”。尽管如此,近百年来巴西却从未发生过严重的种族冲突,与美国、南非等形成了鲜明对比。

  多彩民族的形成

  之所以将巴西称为“多彩民族”,是因为在巴西既有欧洲白种人,也有非洲黑人,还有黄皮肤的土著印第安人和亚裔移民。更重要的是因为,在巴西还有大量融合上述三种血统的、肤色深浅不一的混血人。2000年的人口统计数字显示,巴西白种人占54.38%,黑白混血种人占39.88%,黑种人占5.21%,黄种人占0.39%,印第安人约占0.14%,此外还有少量的其它种族混血人。除了肤色的多样化以外,巴西民族的多彩特点还体现在种族界定上的模糊性,即在巴西并不存在依据血统严格界定的种族,除了白人、黑人外,还存在种类繁多的中间种族。

  巴西多彩民族的形成是近代欧洲殖民和奴隶贸易的结果。1500年葡萄牙人卡布拉尔到达此地,打破了长期居住于此的土著印第安人的宁静。此后300年间,大量葡萄牙、西班牙、德国、意大利等欧洲白种人到此拓殖。巴西民族的颜色也由此开始多样化。随着巴西种植园的兴起和矿山的开采,劳动力匮乏成为制约殖民地经济发展的瓶颈。从非洲贩卖黑人奴隶成为当时葡萄牙殖民者解决劳动力不足的主要方式。从1532年开始有300多万黑人奴隶被贩卖至此。种族间的连姻也在殖民和贩奴过程中同时发生。此外,从19世纪末期开始,除持续移民的欧洲白种人外,大量阿拉伯人和亚洲人也开始到巴西淘金。巴西民族的多样色彩正是世界各地各个种族不断涌入和融合的结果。因此,巴西除了被称为多彩民族外,还被称为世界“人种大熔炉”。

  为什么巴西没有种族主义

  尽管巴西人种如此多样化,且与北美、非洲和大洋洲一样同属白人殖民地,但是近百年来却从未产生与美国、南非和澳大利亚类似的种族歧视和矛盾。巴西如此融洽的种族关系以至于被拉美著名社会学者弗雷雷称之为“种族天堂”。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种族划分问题上巴西与美澳等国存在截然不同的标准。在美国存在一条著名的血统法则即“滴血法则”,根据该法则,一个人即使身上有一滴黑人的血液,就被认为是黑人,哪怕那滴血来自数代之前从未谋面的曾高祖或其他直系亲属。按照这一原则,美国人被严格区分为白人和黑人两类。白人代表高贵血统,享有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的社会权利与资源。而黑人则被视为“贱民”,即使获得良好教育和社会财富仍被视作二等公民。但是在巴西并不存在类似的血统法则,相反,巴西主要是依据人的生物特征,主要是肤色深浅程度,来进行种族划分的。因此,在巴西一个人可能被划分到与其父母亲属完全不同的种族。除了个人的生物特征外,社会特征如财富、教育甚至着装也影响到一个人的种族归属。比如,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妇女就被认为是浅肤色种族,而一个白皮肤的文盲农民则可能被认为是深肤色的种族。相应地,巴西人的种族身份也会随着经济地位或受教育程度的改变而发生改变。正是因为种族划分标准的多样性,使得在巴西存在大量介于白种人与黑种人之间的中间种族。

  美国的“滴血法则”以血统为基础,人为地规定种族的优劣,具有明显的种族歧视性质。因此,美国历史上黑人争取权利的斗争都将矛头指向白人优先的种族主义。而巴西的种族划分多强调人的后天特征尤其是社会特征,因而就将种族群体间的问题转化为经济、教育或阶级问题。所以,尽管巴西的社会分层也经常与肤色联系在一起,但是很少有人将这一问题归结为种族原因。

  为什么在巴西没有形成类似美国的“滴血法则”呢?这要追溯到殖民时期两国不同的殖民结构。首先从西方殖民者的构成来看,美国殖民者以西欧躲避宗教迫害的新教徒为主,他们往往举家迁居至新大陆。而最初前往巴西殖民的多是葡萄牙的探险家、水手、商人、军人和罪犯。他们孤身一人赚取大量财富之后首先要考虑到子嗣继承问题。因此这些人的一部分与当地印第安人结婚,并将混血后代视为法定继承人。种植园经济兴起之后,白人奴隶主与黑人奴隶发生非婚性关系后,奴隶主也从继承权的角度考虑,赋予混血后代人身自由,并委任他们为种植园的监工。后来这些混血人口成为巴西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力量。根据一份涉及2000人的DNA调查,在自认为是白人的群体中,61%的人拥有非洲或印第安人血统。美国白人也存在混血后代,但与巴西相比数量要小很多,并且美国白人受新教影响,非婚性关系受到严格约束,即使有混血后代也往往不予承认。

  从西方殖民者与黑人和混血人的数量对比来看,自从黑奴贸易开始之后,非洲黑人的数量就远远超过巴西的白人殖民者。1822年巴西独立时,有超过2/3的人口是黑人及其混血后代。在这些人中间,有相当数量的自由人口。这些自由人口除了奴隶主的混血后裔外,还有许多为弥补白人劳动力不足而给予自由身份的黑人和混血人,以便他们能够参与种植园的管理或者作为军事力量的补充等。而在同时代的美国,80%的人口都是白人,即使在美国南部也没有一个州是黑人占据多数。另外,当黑人奴隶开始涌入的时候,美国早已形成了一个相当规模的白人中间阶层,并不需要拥有自由身份的黑人来协助管理。

  因此,美国白人可以通过“滴血法则”将所有非白种人隔离开来,利用各种歧视和不公正使得他们不可能对白人构成威胁。而在巴西各种族之间的共生关系,决定了黑人和混血人与白人并不形成直接竞争或对抗。

  巴西这种独特的种族关系被弗雷雷等巴西学者概括为“种族民主”,即认为在巴西已经避开了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巴西人不用种族的眼光来相互审视,也没有种族偏见。因此,巴西人的社会流动可能会受到性别或阶级等因素影响,但绝不会涉及种族歧视。

  巴西也存在种族差异

  但是,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的所谓“种族天堂”,巴西也不例外。巴西的社会分层与肤色差异联系在一起的事实表明,所谓“种族民主”只是一种神话。2006年巴西白人人均月收入是黑人的1.93倍,其中男性白人是男性黑人月收入的1.98倍,女性白人则是女性黑人月收入的1.91倍。更早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黑人占巴西贫困人口的70%,而在富裕群体中黑人只有15%。其它社会指标也同样显示巴西的社会差距与种族联系在一起。例如教育领域,15岁以上的白人文盲仅有8%,而黑人则达到20%。25岁白人平均有8.4年的受教育经历,而黑人只有6.1年。社会生活方面,52%的黑人家庭缺少足够的医疗卫生设施,而白人只有28%;25%的黑人家庭没有自来水,而白人只有8%。这些对比表明,巴西社会差异的形成并不单纯是阶级或历史的结果,而与种族差异密切联系在一起。

  巴西的种族差异之所以没有以种族主义的形式表现出来,一方面与巴西政府长期以来在种族概念上保持模糊性的做法有关。由于缺乏严格界定的种族概念,所以也就没有明确的种族统治。所谓被压迫种族的身份认同和社会动员也就失去了反抗的目标。那些受到种族歧视的非洲黑人由于缺乏明晰的种族概念,因而很难形成种族共同体意识,无法组织起来改变自身的状况。另一方面,巴西种族认定标准的多样化分散了种族认同的力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的民权运动兴起时,巴西军政府以“种族民主”来标榜自己相对于美国的优越性,种族问题被进一步掩盖下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巴西没有反种族主义运动。早在上世纪30年代,巴西就成立了“巴西黑人阵线”(FNB),争取黑人的平等权。后来由于军政府时期的高压政策,反种族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直到上世纪70年代,随着巴西民主化进程的展开,反种族主义运动才重新出现。1978年“黑人统一运动”成立。1985年巴西结束军事独裁后,大量黑人民权组织成立,其中部分组织明确以推动种族意识形成为目标。尽管如此,由于缺乏群众基础,巴西的反种族主义运动规模和影响都非常小,无法与美国民权运动的成就相提并论。

  从“种族民主”转向“平权运动”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巴西种族问题迎来真正转机。1995年卡多佐当选总统后,联邦政府第一次推行平权行动。这标志着巴西放弃了坚持多年的“种族民主”的神话,承认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的存在。1996年发布了国家人权项目,对巴西黑人在商业经营方面给予平等权利,并采取措施增加大学里的黑人名额。该项目还建议巴西统计局采取两分法的种族界定。人权项目标志着种族群体首次成为政府公共政策的对象。2001年在南非德班召开的第三届世界种族主义大会则进一步推动巴西从“种族民主”向“平权行动”的转变。为准备该会议,巴西政府出台大量政策将平权行动推向深入。如国土部计划为黑人提供20%的就业额度,并计划到2003年达到30%。其他部门也都相继出台类似的平权措施。此外在教育、外交等领域也都推出了提高黑人比例的平权措施。这些措施也的确改变了部分黑人的地位,正如一个获得政府职位的年轻人所说:“我喜欢平权措施,因为它给予黑人进入公共部门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个措施,我想我不可能到这里工作。”

  美国新学院大学的马拉·赫顿将巴西从“种族民主”向“平权行动”的转变归结为三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受上世纪90年代后期巴西国内社会运动的影响,即基于种族的“议题网络运动”。该运动主要由对特定政策领域持有相同兴趣的知识分子、记者、出版商、社会组织以及政府官员组成。他们组织和参加与政策相关的讨论,并提出立法和政策建议。种族平等问题即是当时巴西“议题网络运动”的核心议题。其次,与卡多佐总统同情反种族主义运动有关。最后,是源自外部即德班世界种族主义大会的推动。为参与这一大会,联邦政府围绕种族问题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并吸引了媒体的注意,种族主义和不平等问题成为当时巴西热烈讨论的议题。德班大会通过的关于平权行动和为种族主义受害者制定对策的决议也加强了巴西进一步推动平权运动的决心。

  2003年上任的卢拉总统继承了卡多佐的平权行动,并声称要将巴西的黑人运动变得比其前任时更有影响。另外他还支持在巴西建构黑人认同。

  尽管平权行动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黑人的社会状况,促进了巴西的社会平等。但是也有学者从国家整合的角度对这一政策提出批评,他们认为平权行动危及到巴西的国家认同。巴西环球报记者卡梅尔认为,平权行动正在让巴西人失去自己的特质,种族混合是巴西人为之骄傲的民族特征,但是巴西正在变成一个“双色国度”,根据种族将其分为白色和黑色。平权行动也激发了巴西的民族主义,因为在一些人看来,政府的平权措施都是美国的舶来品,巴西社会存在“美国化”的危险。如今,巴西的平权行动处在反种族主义与国家整合的夹缝之间。如何塑造未来的巴西社会,正如巴西利亚大学学者纳斯科曼多所言,政府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巴西可能通过政府的积极的平权行动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后现代的多元文化社会。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