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土耳其政变未遂世俗化受阻 政权宗教化趋明显

李明波

2010年03月01日14:48  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土耳其政变未遂世俗化受阻 政权宗教化趋明显
  在此前的22日,土耳其以涉嫌策划军事政变为由,逮捕了包括原空军司令、原海军司令在内的多名退役或在职军方高官。专家指出,几十年来,欧盟一直拒绝宗教色彩浓厚的土耳其加入欧盟,这实际上是堵死了土耳其的世俗化之路。 

核心提示



  26日,11名军官在伊斯坦布尔一家法院遭指控。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称:“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没有任何人可享受特权。”在此前的22日,土耳其以涉嫌策划军事政变为由,逮捕了包括原空军司令、原海军司令在内的多名退役或在职军方高官。

  一场未遂兵变在土耳其掀起了巨大波澜。以往,每当宗教政党执政,土耳其军队总会用兵变的激进方式保证国家的世俗化之路。但如今,自宗教色彩浓厚的“正义与发展党”执政以来,土耳其的世俗化之路越走越窄,以至出现了文官政府逮捕军官这样罕见的举动。

  专家指出,几十年来,欧盟一直拒绝宗教色彩浓厚的土耳其加入欧盟,这实际上是堵死了土耳其的世俗化之路。

  专题文字:

  罕见:众高级军官被逮捕

  现代土耳其头一遭


  事实上,土耳其官方对军方的“大锤计划”早有察觉。目前至少有200人因此被捕。事态的突然激化,缘自22日的一场大规模逮捕行动。

  据悉,这些退役军官被捕时,还在家中穿着宽大的睡袍看电视。在土耳其主要反对党人民共和党领导人贝卡看来,这一幕被定格为土耳其世俗主义者的耻辱。有说法称,这些高官也因此成为现代土耳其历史上第一批被政府逮捕的军人。

  由于土耳其军被看做是保证世俗化发展的最后保障,因此1980年军事政变后通过的宪法,赋予了军队在民事司法体系中的豁免权,规定军方出于保卫土耳其有权干预政治。事实上,土耳其此前数次军事政变,没有军官受到任何审判。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土耳其问题专家法迪哈库拉感慨地说:“逮捕这么多高级军官的举动,这在前几年的土耳其完全不可想象。”他认为,这表明在土耳其特殊的“军队―文官政府”的体系中,政府已逐渐占据压倒性优势。

  趋势:政府打压世俗化派

  军方不排除再政变


  唐志超指出,“大锤计划”到底是不是政变,还存在很大争议。有批评认为,“正义与发展党”正趁机打压国内的世俗派力量。自2002年,宗教色彩浓厚的“正义与发展党”上台执政后,军队在政治中的作用开始下降。总理埃尔多安坚持了国父凯末尔的“脱亚入欧”政策,积极争取加入欧盟。但欧盟不满土耳其军队介入政治,因此政府通过改组国家安全委员会等方式,借机削弱军队作用。

  土耳其《祖国报》著名的政治评论员卢森卡克尔忧心忡忡地说:“这将是一个不轻松的博弈过程,军方不希望自己的力量被进一步削弱,而政府不会放弃对司法审判的控制。”

  25日上午,总统居尔、总理埃尔多安和武装部最高指挥官伊巴什布举行大约3小时会晤,以期缓和因调查政变阴谋引发的紧张气氛。唐志超分析指出,虽然从短期看,民意支持率很高的埃尔多安政府稳定性不会有大问题,但如果他们过分打压以军队为首的世俗力量,不排除军方再发生政变的可能性。

  幕后:保卫世俗的军队

  特权日益被削减


  “国父”凯末尔创立的现代土耳其政治体制,学术界将其总结为“文官执政、军人监国”模式。唐志超认为,土耳其军人政变目的不像欧洲、拉美、非洲所发生的那样,企图掌握政权、成立军人独裁政府,而是要保证世俗政治的正常发展。

  以“世俗保卫者”自居的土耳其军队,曾在过去50年间推翻了四届宗教色彩浓厚的政府。每当政府试图放弃凯末尔的世俗主义时,军队总会站出制止。但2002年以来,随着埃尔多安政府执政,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军队在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和影响力逐渐减小。以至于像这次未遂政变,军方在2003年提出政变计划,近7年的时间无法实施,原因何在呢?

  唐志超总结了三方面原因。第一,土耳其以申请加入欧盟为名义,大大削减了军队特权。第二,土耳其军方与欧美关系一直很好,他们在这方面听取了欧美的意见,在干政方面很慎重。第三,现在国际环境相比几十年前有了很大变化,政变在西方主流价值观中已不被接受。

  症结:欧盟拒收土耳其

  堵死世俗化道路


  对于西方来说,目前的土耳其让其很头痛。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埃尔多安政府,是以高支持率赢得大选上台执政的。土耳其申请入欧已有几十年,很多在其后申请的国家都成为了欧盟成员国,但土耳其依然被排斥在欧盟的大门之外。不少西方外交官私下里担心,土耳其更会偏离世俗化的道路,甚至成为伊朗一样的政教合一国家。

  土耳其是中东世界最早走世俗化道路的国家,一直被看做是中东世俗化的标志和样板。不过,在北京大学吴冰冰副教授看来,从一战结束后的凯末尔算起,近一个世纪的土耳其世俗化道路已经被证明行不通。吴冰冰解释说,土耳其世俗化成功的标志,是欧盟接纳土耳其。但土耳其却一直被欧盟拒绝,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欧盟一直不肯承认的宗教偏见。既然无法成为一个西方式的国家,土耳其只能思考改变“脱亚入欧”思路,重新回到中东政治舞台。

  吴冰冰表示,土耳其选择走宗教化道路也是理性选择。在欧洲,土耳其只能被边缘化,但回到中东,土耳其便可发挥重要影响力。吴冰冰特别提到,最近几十年来,宗教因素在整个中东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举例说,那些实行共和制的中东国家趋于衰落,如埃及、伊拉克等;而那些奉行宗教制的国家却正壮大,如伊朗。因此在吴冰冰看来,土耳其选择宗教化之路,也是适应宗教在中东复兴的大潮流。

  点睛语

  土耳其世俗化成功的标志是欧盟接纳土耳其,但欧盟一直不接纳宗教色彩浓厚的土耳其。既然世俗化的道路行不通,宗教化成为土耳其的必然选择。

  ――吴冰冰(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土耳其军人政变目的是保证世俗政治的正常发展。但近年来,政府大大削减了军方干政的空间,让军队势力逐渐式微。

  ――唐志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亚非所副所长)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