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俄罗斯联邦,从多民族国家到俄国民族国家

王丹

2010年02月08日16:24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俄罗斯联邦,从多民族国家到俄国民族国家
  



  俄罗斯联邦成立以来,提出了建立“统一俄罗斯国家民族”、“公民民族”、“政治民族”的概念,称呼俄罗斯民族、鞑靼民族等为俄罗斯族裔民族、鞑靼族裔民族等等。也就是说,在俄联邦的政治语言中,俄联邦正在从一个多民族国家变成一个由多族裔民族共同组成的统一的俄国民族的国家:国家-民族。

  近代民族国家是19世纪西方的产物。“民族”(нация,nation)与“国家”(государство,state)在很大程度上是同义词,“民族”之下还有“族裔”/“族体”(этнос,ethnic)。在以往的研究中,对于西方单一民族国家中存在着多族裔成分这一点,人们很少提及。俄国惯用的民族学理论,将西方定义为“族裔”的都定义为“民族”。因此,西方成了单一的民族国家,俄国成了多民族的国家。

  通过政治语言的改变和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俄联邦公民对政府、领袖、国家内外政策的认同度已有所提高,对国家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也有所加强。

  俄罗斯国家民族的建立问题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

  2000年,普京在就职演说中说:“我们拥有共同的祖国,我们是一个民族。”在2004年的就职演说中他提出:“我们克服了重重思想障碍,正在形成为一个民族,我们一定能够逐步形成统一的民族。”普京称这个民族为“俄罗斯国家民族”。2004年,普京在国情咨文中说,在近代的一些困难时期,“俄国人民在捍卫国家主权的同时,又要正确地选择新发展道路来延续千年的历史”。普京在图瓦共和国谈到民族和宗教关系时指出:“我们完全有理由说俄国人民是一个统一的俄罗斯国家民族,……这是我们的历史和现实状况。”

  2005年俄罗斯联邦国情咨文的标题是《俄罗斯国家民族应该继续行使在欧亚大陆的文明使命》。普京在咨文中指出,爱国主义精神和公民素质作为“社会动力、道德基础,使我们多民族的人民团结为一个俄罗斯国家民族”。普京在其他讲话中还提到,俄罗斯国家民族是“最大的欧洲民族”以及“俄国公民民族”等。

  现任俄联邦总统梅德韦杰夫在2006年谈到俄联邦教育体制改革时,明确提出要使俄国民族成为一个“先进民族”。

  “俄国民族”成为官方政治语言的有力证明,是2008年梅德韦杰夫在总统就职典礼上的讲话。他讲到:“刚才我向俄国民族宣誓。”

  俄罗斯政治语言的这种变化表明,俄罗斯国家民族的建立问题已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头等大事。它不仅是俄联邦国内联邦主体的定位问题,也是俄联邦融入国际社会时必须明确的身份问题。

  根据西方的政治理念,只有“民族国家”才能更好地实现民主。用美国政治家布热津斯基的话说:“俄联邦只有变成‘民族国家’时才能正常发展。”俄联邦在过去把自己定位为“多民族国家”,使其在西方语境下明显处于劣势,也使得西方国家得以公开支持车臣分离主义势力。

  俄罗斯科学院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季什科夫在2006年向中俄社会科学论坛提交了题为《俄罗斯国家民族是一个既成方案》的书面发言。发言指出,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可以说是由一个民族组成的,如英国可以说是一个不列颠民族、中国是中华民族、西班牙是西班牙民族、印度是印度民族,而俄联邦却说自己有120个民族,其原因是苏联的民族学者将“族裔”解释成了“民族”,在几十年时间里,造成了人们对“民族”、“民族国家”、“民族认同”在认识上的混乱。俄国是一个既成事实,俄国公民共同体是一个既成事实,俄国国家民族是一个既成事实。需要加强俄国人民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意识,不能只靠总统一个人讲。

  俄联邦议会成员阿卜杜拉季波夫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专著,题为《俄罗斯国家民族:当代俄国人族裔民族和公民认同》。作者认为,俄罗斯国家民族应该以俄罗斯族裔民族为核心。这就是说,应该认同俄语为民族语言;认同历史上俄罗斯族裔民族在建立国家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认同现有的国家疆界、现行国家制度等等。但是,建立这样一个统一的国家民族需要长时间的努力。

  俄罗斯《专家》杂志评论员梅哈尼克撰文指出,1991年新的俄国诞生了,然而创建俄国民族,需要有共同的价值观和宏大的规划。政治制度是俄国民族建立的主要机制,国家和政权的合法性体现在公民对统一民族的认同感上。通过制定国土开发政策;通过民族资本占领国内市场,建立福利国家;克服各种狭隘偏见,支持创新意识;在统一民族基础上发展普及的公民教育体系,俄国民族历史将揭开崭新的一页。简而言之,作者认为,俄国民族的建立关系到俄罗斯国家在国际社会的合法性,关系到国家和人民的未来前途。

  普京提出的“俄罗斯国家民族”,并不是一种新的词语搭配。俄国学者认为,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沙俄帝国时期,有识之士就已经提出过“俄罗斯国家民族”的概念。现代俄语中表示“俄罗斯的”有“русский”和“российский”两个词。前一个词是俄语自古就有的词,源自古代“罗斯”(русь),它有两重意思,一是“俄罗斯人的”意思,如俄罗斯文化、俄罗斯文学、俄罗斯语言等;二是名词“俄罗斯人”的意思。后一个词最早见于15世纪,正式使用是在彼得大帝时期。它的词源也是“罗斯”(русь),根据“罗斯”在希腊语中的发音而来,是一个希腊语的俄语译音词。它用作名词时只用大写,专门表示“俄罗斯国家”、“俄国”(Россия)。这个词的形容词表示“俄罗斯国家的”(简称“俄国的”)(российский),如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俄罗斯国家队、俄罗斯军队等。普京提出的“俄罗斯国家民族”就是“俄罗斯国家的”一词加上“民族”一词组成的。

  十几年来,俄联邦民族学界在基础理论方面进行了一些修改。首先是破除唯“单一民族国家”论的教条,以符合俄联邦国情的“多元一体”为原则,提出构建政治民族——“俄罗斯国家民族”的思想。同时,俄联邦政界、学界也认识到,民族国家的建设过程是一整套社会制度的建设过程,与公民社会的建设、国家政权的巩固是分不开的。

  最近几年,俄联邦民族学界采用了西方民族-族群研究的术语体系,在术语的使用上与西方基本一致。主要的变化有:一是增加了“族裔”、“族裔民族”的概念。俄罗斯学者解释说,“族裔民族”是“具有共同语言、文化、历史命运、疆域和族称认同感的”文化意义上的共同体。二是改变了原来对“民族”的解释,突出了它“政治民族”、“国家民族”的含义。如此一来,俄联邦原来的120个“民族”(2002年人口普查结果),全部成了“族裔民族”。这个词现在正在逐步被官方和学术界使用,也逐步开始被大众传媒接受。改变最大的是,原来的“俄罗斯民族”现为“俄罗斯族裔民族”,原来称为“鞑靼民族”的,现在是“鞑靼族裔民族”,车臣民族改为“车臣族裔民族”等等。同时,“民族”一词只在表示国家民族即“俄罗斯国家民族”时使用,与西方的“民族”概念完全一致。

  俄联邦政府通过一系列措施,加快国家民族建设的进程

  俄联邦政府通过一系列措施,加快了国家民族建设的进程,并取得了一些进展。

  任何国家民族都需要有民族的价值和象征,普京提出的爱国主义、强国路线成为凝聚俄联邦全体民众的主要价值,同时,他本人作为国家领导被誉为“民族领袖”,成为了一个民族象征。

  在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俄联邦社会快速分层,居民贫富差距拉大,出现各种利益集团。而强国路线、爱国主义提供了超越社会阶层、超越社会集团利益的凝聚全体公民的总体价值。

  俄联邦政府加强了国家的统一领导,建立了中央对地方“垂直”管理体制。将全国划分为7个大区,中央直接任命大区代表。区的划分上与俄罗斯军队的军区几乎重叠,各区有内务部队的分部。中央还直接派驻审计代表,对各区执行中央预算情况和财政情况进行管理。并且规定,各州选举产生的州长,要经过总统的任命,才能行使权力。

  恢复了国家统一的宪法空间。俄联邦建立之初,并不是每个联邦主体都承诺遵守国家宪法的。普京执政期间,采取措施逐步扭转了局面。2000年到2002年期间,在俄联邦总检察院的监督下,鞑靼斯坦共和国政府对共和国宪法进行修改,承认其对俄联邦的归属关系,明确了共和国和俄联邦的关系是建立在共和国宪法和俄联邦宪法基础之上的。在庆祝喀山建城一千年庆典上,普京用俄语、鞑靼语发表了讲话。他说:“没有鞑靼斯坦的历史,也就没有俄联邦的历史。”2003年,车臣举行了宪法公投。结果表明,大多数车臣人民认为自己是俄国人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民族自治体在行政上被弱化,而行政区的作用得以加强,出现联邦主体自愿联合的趋势。2007年1月1日起,东西伯利亚太梅尔和埃文基两个民族自治区与克拉斯诺雅尔斯克边疆区联合,组成了新的克拉斯诺雅尔斯克边疆区,3个联邦主体联合为一个联邦主体。普京认为,这有利于国家对西伯利亚矿产和能源资源的管理,对实现国家发展战略有利。

  为了树立爱国主义精神,使国家历史成为令国人自豪的历史,俄联邦政府推动了对苏联历史评价的纠偏工作。普京曾亲自召集中学历史教师座谈,关注修改历史教学参考书的工作。他说:“要提高学校的历史教学水平,通过教育要达到培养学生的国家‘自豪感’的目的。”2009年,俄联邦成立了反对企图歪曲历史损害俄国利益委员会,以维护俄国历史遗产不受侵犯。

  俄联邦政府通过了《俄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06-2020》国家计划,并拨款175亿美元用于开展有关活动。为此,俄罗斯国家档案馆、博物馆等单位纷纷制订了包括宣讲英雄人物、庆祝有历史意义的日子、纪念重大历史事件等的活动计划。

  各议会政党都在竞选纲领中公开表示,赞成中央对地区“垂直”领导。2006年2月,由统一俄罗斯党发起、12个政党联合签署了反对纳粹极端民族主义协约。协约规定,各政党组织首先要将内部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清除出组织。参加签约的各党派一致认为,极端民族主义威胁着国家完整,作为有政治责任感的政治力量应该努力维护社会团结和国家统一。

  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统沙伊米耶夫在互联网上发表题为《多元一体》的文章,积极支持建设统一国家民族。他说:“‘多元一体’口号应该成为联邦民族政策的战略主导。统一俄罗斯党赞成这个口号,因为它符合党纲的哲学基础,党的工作的精神。”

  民族国家、公民社会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经济物质基础之上。俄联邦制定了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的政策。近年来,俄联邦经济高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开始有所改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制度有所完善。普京执政8年,俄联邦引进外资总额提高了7倍,有效制止了每年有200亿到250亿美元资金外流的现象,2007年回流的资金达到823亿美元,居民收入增长了1.5倍,国家外债减少到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以下,俄联邦已经进入世界最强的7个经济体行列。用普京自己的话说,已经“将俄国从一个富饶的穷国,建成了一个强国”。

  在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基础上,俄联邦政府准备在全国普及高等教育。此外,政府还积极采取措施扶持中小企业者,从政策上为中产阶级的扩大创造条件。

  通过政治语言的改变和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俄联邦公民对政府、领袖、国家内外政策的认同度有所提高,对国家的归属感和认同感也有所加强。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