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跨界民族问题对地区关系的影响

——以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争端为例

吴金光

2010年02月08日16:2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跨界民族问题对地区关系的影响
  



  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长期存在领土争端,其深层原因源于两国的历史和一个特殊的跨界民族——提格雷人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是东北非内陆大国,国土总面积110万平方公里,人口5800万。据埃塞国自己的划分,该国共有80多个民族,其中有不少属于跨界民族,如索马里族、阿法尔族、提格雷人等。提格雷人占埃塞国总人口的8%,他们是提格雷州的主体居民。同时,提格雷人也是厄立特里亚的主体民族之一。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有3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历史上,埃塞俄比亚的统治民族是阿比西尼亚人。阿比西尼亚人分为两支,一支是提格雷人,另一支是阿姆哈拉人。两者都居住在埃塞北部,那里是埃塞俄比亚文明的发祥地。随着阿比西尼亚人的统治向南推进,生活在埃塞南方的民族逐渐被征服。

  在阿比西尼亚人南迁的过程中,阿姆哈拉人的权利要大于提格雷人,这对埃塞俄比亚民族问题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埃塞南方的民族被征服后,处于被统治地位,成为埃塞的次等民族。原来居住在这些地区的居民被剥夺了对土地的所有权,要么成为佃农,要么成为奴隶。

  阿比西尼亚人把阿姆哈拉人的文化强加给了被征服的民族,例如,强制被征服民族讲阿姆哈拉语。而在南迁征战中有重要贡献的提格雷人(战将一般为提格雷人)则逐渐被边缘化,随着其原有特权的丧失,阿姆哈拉人成为了埃塞唯一的特权民族。在被阿比西尼亚人征服的南方民族地区,提格雷人得到的实际利益极少:在政府中担任官职的提格雷人越来越少,提格雷语的地位下降,提格雷人的土地所有权得不到保障,提格雷人对阿姆哈拉人的不满情绪因此产生和发展起来。可以说,阿比西尼亚人向南扩展的过程,也是埃塞民族问题发端和演变的过程,提格雷人作为跨界民族和厄立特里亚的关系变得更为密切了。

  厄立特里亚西与苏丹接壤,南邻埃塞俄比亚,东南与吉布提相连,国土总面积12.4万平方公里(包括达赫拉克群岛),人口450万,由提格里尼亚、提格雷、希达赖伯、比伦、库纳马、纳拉、萨霍、阿法尔和拉沙伊达9个民族组成。其中,提格里尼亚和提格雷人占多数。每个民族都使用自己的语言,主要语言有提格里尼亚语和提格雷语。

  厄立特里亚历史上曾长期受埃塞俄比亚王国统治。1962年,厄立特里亚议会在海尔·塞拉西皇帝的武力胁迫下,通过了有关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合并的决议,从此厄立特里亚成为埃塞俄比亚的一个省。长期以来,厄立特里亚人民一直为独立而斗争。在联合国的主导下,经过国际社会的干预与协调,1993年4月,厄立特里亚举行了关于厄独立的公民投票,99.8%的选民赞成独立。埃塞俄比亚过渡政府接受了公决结果,承认厄立特里亚独立。同年5月24日,厄立特里亚正式宣告独立并举行了开国庆典。

  埃塞俄比亚提格雷州与厄立特里亚接壤,埃塞俄比亚政府对提格雷人的疏远和政治歧视,埋下了两国争端的隐患。以两国长期未解决的边界问题为导火索,1998年5月,两国之间爆发了战争。在非盟前身非洲统一组织的干预下,至2000年底,冲突双方签订了和平协议。2002年4月,埃厄边界委员会就埃厄边界划分做出了裁决,双方均表示原则上接受。2003年9月,埃塞俄比亚向安理会提出了设立标界替代机制,以重新划分包括巴德梅在内的有争议边界,而厄立特里亚则坚持埃厄边界委员会裁决不可更改,两国矛盾再次激化。在非盟等地区组织的斡旋下,安理会于2005年11月一致通过第1640号决议,要求埃厄立即停止在边界地区集结重兵的行为,两国紧张局势基本得到了控制。

  埃塞俄比亚新民族政策的实施,缓解了提格雷人的不满,避免因跨界民族问题与厄立特里亚产生摩擦

  埃厄争端反映了跨界民族问题的复杂性和严重性。尽管埃、厄两国争端基本得到了解决,但两国由于历史和跨界民族提格雷人所带来的深层次矛盾并未完全化解,由此带来的矛盾还有随时激化的可能。埃厄冲突造成两国数以万计的人员伤亡,并使数十万平民流离失所,对相关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破坏了东北非地区的安定。由埃塞俄比亚革命阵线领导的埃塞新政府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因此制定了新的民族政策,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按民族平等原则,实行以民族区域自治和权力下放为主要内容的联邦制。埃塞新政府规定,各民族可以保留各自的民族特征,发展自己的文化,使用自己的语言,建立自己的民族自治政府,在其辖区内管理自己的事务,并有效参与联邦政府。过去埃塞的行政区划包括几十个省,1991年埃塞俄比亚革命阵线执政后,按照各民族聚居的情况,对行政区作了重新划分,将全国划分为14个区,基本上每一个大民族都有一个区。1995年,又对区划作了调整,将全国划分为9个州和两个特别市。有6个州(提格雷州、阿姆哈拉州、阿法尔州、奥罗莫州、索马里州和哈拉里州)基本上是单一民族州,其他州均为多民族聚居州,其中南方州由几十个民族组成。南方州位于埃塞南部,海拔1000多米,是农业区。南方州的领导团体也由多民族组成,他们精明强干,团结合作。阿姆哈拉语和英语虽然被定为埃塞国的工作语言,但各州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自己的工作语言,因此,埃塞国有5个州以阿姆哈拉语为工作语言,提格雷州的工作语言是提格雷语,奥罗莫州的工作语言是奥罗莫语,索马里州的工作语言是索马里语,哈拉里州的工作语言是哈拉里语。州下面的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确立自己的工作语言。此外,各州还可以有自己的州旗、州歌和州徽。

  各民族无条件地享有包括分离权在内的自治权。除了高度自治外,埃塞国内的各民族如果不想待在埃塞联邦的话,还可以从埃塞分离出去。但埃塞国宪法同时又规定,退出联邦要经过一定的手续。第一步是由所在民族州宪法机构以2/3多数通过分离决议,通知联邦政府;第二步是3年后联邦政府在该州举行全民公决,需多数通过;第三步是联邦政府与州政府谈判权力移交、财产分割及债务分摊等问题。所以,要从联邦中分离出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实行三权分立制,议会在宪法中占有重要地位。埃塞联邦议会实行两院制,包括人民代表院和联邦院。人民代表院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拥有立法权。通过1995年大选,该院共有从各选区选出的议员548人。执政党埃塞俄比亚革命阵线占有和控制了人民代表院中超过90%的席位。联邦院又叫民族院,由115名各族代表组成,该院拥有宪法解释权,以及裁决民族自决与分离、各州之间纠纷等权力。在联邦机构中,十分照顾各民族利益,政府官员的任用也注意各民族的平衡,留出一定比例的高级官员、公务员职位给阿姆哈拉人以外的民族。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