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跨界民族问题对临近国家外交关系的影响

吴金光

2010年01月29日13:16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跨界民族问题对临近国家外交关系的影响
  



  解决并处理好民族关系,不仅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也关系到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关系到整个国际社会的安宁。全世界有3000多个民族,分布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民族问题的发生不可避免。由于多民族国家民族成分复杂,历史积怨繁多,因此这些国家和地区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跨界民族问题。能否处理好跨界民族问题,对国与国之间、国家与地区之间、国家与国际社会之间都将产生重大影响。从本期开始,我们推出系列报道《跨界民族对国际政治关系的影响》,通过理论及案例分析,解读作为一个复杂而敏感的国际政治问题,跨界民族问题对相关国家的政治关系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编者

  本文所谈的跨界民族是指那些因传统聚居地被现代政治疆界分隔而居住于毗邻国家的民族。它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在一个国家为主体民族的同一个民族分布在相邻的一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是这些国家的少数民族之一;一是同一个民族被不同的国家划分,没有自己的民族-国家(如库尔德人和萨米人)。

  跨界民族习惯把边界另一边的同胞当做自己精神和物质的后盾,并随时准备用这一与生俱来的优势保护自己,为自己谋求利益,从而向世人昭示本集团与众不同的优势和力量;跨界民族还会以被分裂民族身份出现,举着民族统一的旗帜,期望和别国同民族的人一起建立自己的国家。跨界民族问题也会是一个国家乃至国家集团干涉另一个主权国家的极好借口。从这个意义上说,跨界民族问题具有国际性,它既是一个国家的内政问题也是这个国家的外交问题。问题一旦发生,被影响的往往是两个或多个国家,甚至波及国际社会,跨界民族问题处理不好容易引起国际间的矛盾、摩擦、争端甚至战争。

  罗马尼亚和乌克兰跨界民族问题产生的背景

  1945年2月4日至11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的时候,罗斯福、斯大林和丘吉尔在克里米亚半岛的雅尔塔举行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雅尔塔会议不仅研究了彻底击溃德、日法西斯的问题,而且讨论了战后世界秩序问题,包括全球性的安排和地区性的安排。地区性安排主要涉及到欧洲和远东,欧洲的安排又分别以巴尔干、波兰和德国为中心。

  雅尔塔会议在美国的提议下通过了一项重要文件:《被解放的欧洲宣言》。这一宣言强调,要帮助从纳粹德国统治下获得解放的各国人民以及前轴心附庸国人民,用民主方式解决他们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建立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美国显然是想在民主的幌子下直接染指东南欧。

  同巴尔干问题相比,波兰问题显得更加复杂。会议最后通过的议定书根据斯大林的要求确定了波兰东部疆界,但决定将波兰的西部疆界问题留待以后解决。最后在波茨坦会议上,三巨头达成的协议是,波兰疆界的最后划定应由和约加以解决。在此之前,奥得-西尼斯河一线以东的领土,以及一部分东普鲁士和前但泽自由区由波兰政府管辖。

  二战后东欧地区版图的重新划定,使前苏联的领土向西延伸。与此同时,整个东欧国家的领土也向西部的德国领土延伸。由于这个原因,许多民族成为跨界民族,例如罗马尼亚的匈牙利人、乌克兰人、保加利亚人,现乌克兰的罗马尼亚人、匈牙利人,匈牙利的罗马尼亚人、乌克兰人等。这些跨界民族的产生势必给相关国家的外交关系带来深远的影响。

  跨界民族对罗-乌外交关系的影响

  罗马尼亚和乌克兰都有跨界民族,而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由此产生了跨界民族问题乃至外交争端。

  罗马尼亚面积23.8万平方公里,人口2152万。有匈牙利、俄罗斯、乌克兰、罗姆(吉普赛)等20个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10.5%。除了罗姆人之外,其余少数民族全部为跨界民族,都有自己民族的母国,而且多分布在周边。

  乌克兰面积60.37万平方公里,人口4622万。有110个民族,少数民族包括罗马尼亚族占6.3%,少数民族大多为跨界民族,都有自己民族的母国。

  因为两个国家的跨界民族都有自己的母国,所以民族关系和国家关系密切相连,民族矛盾很容易上升为国家之间的外交争端。

  罗、乌两国的跨界民族问题集中表现为政治和民族文化方面的矛盾。如罗马尼亚在议会议员的选举比例上仅仅考虑了人口数量因素,而没有考虑到民族因素,跨界民族议员占有的比例很小,在议会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跨界民族在国家政治活动中基本没有话语权。两国的跨界民族在文化方面则都存在问题。罗马尼亚和乌克兰的官方语言分别是罗马尼亚语和乌克兰语。在罗马尼亚使用少数民族(包括跨界民族)语言教学的学校很少,只在少数民族聚居地方的中学或小学配有其母语教学。目前,罗马尼亚只有8所用少数民族语言教学的初中,有3所大学用少数民族语言进行教学,即匈牙利语和德语,但这样的教学能力不能满足少数民族的实际需要。罗马尼亚的少数民族文化缺少政府支持,政府在财政上支持少数民族文化的力度很不够。例如,出版少数民族语言的期刊杂志仅靠少数民族民间组织自己搞,政府的投入很少。此外,罗马尼亚少数民族表现自己文化的形式比较单一,仅靠每年举办一次艺术节来表现自己的民族文化,这种状况必然会引起跨界民族相关国家的不满。

  罗马尼亚民族署的官员曾直言不讳地说:“我们罗马尼亚对待乌克兰人的态度与乌克兰对待罗马尼亚人的态度不一样。”表示了对乌克兰在对待跨界民族政策的不满。

  乌克兰的主要问题是由于在前苏联时期,俄语被规定为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各加盟共和国的官方语言。1991年乌克兰独立,按照1996年乌克兰新宪法,乌克兰语言和文字被规定为官方语言和文字,并在全国强制推广。乌克兰语属印欧语系斯拉夫语族的东斯拉夫语支,而罗马尼亚语属于拉丁语系,两种语言不属于同一个语系,学习起来非常困难,这就引起包括罗马尼亚族在内的少数民族的不满。罗马尼亚族在接受乌克兰文化的同时,却不被允许使用自己的语言文化,必然会伤害这个民族的自尊心。

  由于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两国的少数民族多是跨界民族,民族关系对国家关系影响较大。罗、乌两国政府对本国少数民族问题很重视,跨界民族问题成为两国之间关系的敏感问题。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