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刚柔并济双管齐下——从巴斯克民族主义运动的演变看西班牙民族政策

于福坚

2009年12月21日17:56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巴斯克民族主义运动的演变历程说明,集权和强制同化不仅不能实现民族整合,反而会加剧民族矛盾和冲突。尊重少数族群的文化多样性,在国家框架内实现地区自治,才是实现民族融合的有效路径。

  今年11月,西班牙最负盛名的体育报纸《阿斯报》载文称,阔别42年的西班牙足球国家队主场将可能重新回到巴斯克地区。西班牙之所以长期不在巴斯克地区设置国家队主场,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因为以“埃塔”为首的巴斯克民族极端势力一直在制造恐怖活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西班牙足协认为巴斯克地区对西班牙的国家认同感不强,不适宜在此举办国家赛事。但是,近年来巴斯克地区的民族主义活动已经发生一些变化,尤其是今年5月在巴斯克地区举行的议会选举中,社会党获得了执政地位,这是自1980年巴斯克自治以来首次由非民族主义党执政。社会党首领洛佩兹在上任之初更是明确宣布支持西班牙联合政府,反对巴斯克独立。困扰西班牙一个多世纪的巴斯克分裂问题,似乎迎来了解决的曙光。

  巴斯克的分离倾向与其民族长期存在的自治传统密切相关

  西班牙恐怕是欧洲诸国中民族问题最为严重的国家。西班牙目前有17个自治区,几乎每个自治区都有民族主义倾向严重的政党,其中又以巴斯克、加泰罗尼亚和加利西亚地区最为明显。

  巴斯克之所以具有如此强烈的分离倾向,与其民族自古以来就存在的自治传统有密切关系。巴斯克人自古居住在伊比利亚半岛北部的比利牛斯山麓,封闭的地理环境使得巴斯克人非常排外并且珍视自己独特的历史、语言和文化。巴斯克人被认为是欧洲最古老的民族,巴斯克语也被称为“上帝的语言”。与南欧诸国屡次被外族征服的历史不同,巴斯克长期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既未被罗马人征服,也成功抵制了日耳曼人的侵袭,即使在阿拉伯帝国长达750年的占领时期,巴斯克也从未失去自己的民族性。

  1469年,伊比利亚半岛两个大的王国阿拉贡和卡斯蒂利亚通过联姻合并成西班牙王国。1492年,在攻占阿拉伯人最后一个据点格拉纳达之后,西班牙完成了最终统一,巴斯克地区也在此时被纳入西班牙版图。16世纪初,西班牙与法国波旁王室签订条约将巴斯克地区一分为二,其中南部与西班牙合并,北部与法国合并。在西班牙王国统治下,巴斯克人一直拥有很多自治权利,包括独立的宪法,在地区贵族寡头统治下独立的法律和财税体系等。

  巴斯克民族主义实际上是对传统社会和文化受到冲击而作出的本能反应

  19世纪中后期,西班牙自由主义的改革运动蓬勃兴起。人们从法国大革命中汲取经验,以法国的制度为基础,将行政权力集中于中央,消灭地方主义势力。自由派的立法者把西班牙划分为一些整齐划一的省份,各省设有省议会和由中央政府任命的文职省长。各省下面是一些整齐划一的市,每个市由市政会治理,市政会掌握在当地有权势的人物手中,市长由上级任命。1876年,自由派提出了“集权即自由”的口号,巴斯克的自治权利逐渐消除殆尽。围绕争取自治权的斗争,巴斯克人的民族意识也被激发出来。

  佩恩认为,尽管巴斯克的语言和文化已经存在数个世纪,但是直到19世纪90年代巴斯克才作为一个民族出现。这一方面与19世纪末巴斯克受惠于西班牙的经济保护政策有关,当时巴斯克的钢铁业发展迅速,大量卡斯蒂利亚人(即西班牙人)涌入巴斯克地区寻找工作机会。因此,巴斯克民族主义实际上是对巴斯克传统社会和文化受到现代工业社会冲击而作出的本能反应。另一方面则与“巴斯克民族主义之父”萨比诺·阿拉那有关。萨比诺为巴斯克语编订了标准的文字和语法,为保持语言的纯净化,他剔除了许多与西班牙语有关的字母和发音。他于1890年出版了《巴斯克的独立》一书,首次提出巴斯克民族主义的政治主张。该著作包含了许多巴斯克人的历史和古代巴斯克人战斗的神话传说,构成巴斯克民族想象的基础。萨比诺还为巴斯克设计了直到今天还被民族主义者使用的旗帜、国歌和国名。更重要的是,1893年萨比诺建立了第一个巴斯克民族主义组织centro vasco(巴斯克核心),即巴斯克民族主义党的前身,该党成为后来巴斯克民族主义运动的领导力量。萨比诺的努力唤起了巴斯克人的族群意识,推动了巴斯克民族主义从自发向自为的转变。

  佛朗哥国家主义的主张使巴斯克民族主义运动向恐怖主义蜕变

  受西班牙缓慢的现代化进程和巴斯克保守的天主教意识形态影响,再加上萨比诺英年早逝,巴斯克并没有在上世纪初的民族主义运动中掀起波澜。佩恩认为,在上世纪30年代之前,西班牙只有卡洛斯主义,没有现代民族主义。1931年4月,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离开西班牙,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成立。同年,加泰罗尼亚地区宣布独立。受其影响,巴斯克爆发了民主革命。1933年,巴斯克地区的吉普斯夸、比斯开和阿拉瓦3个省提交了自治条令,吉普斯夸、比斯开的自治条令获得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1936年10月,根据自治条令,在巴斯克民族主义党的主导下,巴斯克地区自治政府建立。但是,同年夏天爆发的西班牙内战使得巴斯克地区的独立仅维持了不到一年的时间。1937年6月,巴斯克地区最大城市毕尔巴鄂陷落,自治政府随即在巴黎组建了流亡政府,该政府的活动一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

  在佛朗哥独裁统治时期,巴斯克的族裔特性受到严重压制。早在内战之初,佛朗哥获取最高统治权时就提出了国家主义的主张,将自治和具有独立意识的政治运动视为对国家的威胁。佛朗哥本人深受意大利和德国统一运动影响,被一党制和集权制的观念所吸引。在他看来,内战期间国家的分裂活动会降低军事斗争的效率。在巴斯克问题上,佛朗哥采取强制卡斯蒂利亚化的做法,禁止教授和限制使用巴斯克语。因而在佛朗哥统治近40年的时间里,尽管巴斯克地区的经济状况得到很大改善,但是巴斯克人的族裔特性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

  巴斯克民族主义运动并没有因佛朗哥的高压政策而终止。尤其是其少数族群的地位,使得它与加泰罗尼亚的民族主义相比更为强烈和狂热。巴斯克民族主义者在国际范围内开展了与佛朗哥政权的斗争。他们在二战期间与同盟国合作,试图借助国际力量推翻佛朗哥政权。战后,他们在联合国呼吁关注巴斯克问题,并在欧洲、拉美和亚洲建立合作组织等。冷战期间,美国出于与苏联争霸的考虑,试图在西班牙建立军事基地,因此采取了与佛朗哥政权合作的做法,使得巴斯克民族运动遇到严重挫折,并直接导致极端组织“埃塔”的建立。

  1953年,佛朗哥政权与美国签订《美西协定》。根据这个协定,西班牙向美国提供海、陆、空4个军事基地,并获得美国经济、技术上的援助,从而打破了联合国对西班牙的制裁,在外交上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巴斯克激进分子认为,通过民主和平的手段已经不可能实现地区自治。用后来“埃塔”领导人Txillardegi的话说就是:“从巴斯克的立场看,情况非常糟糕。人们失去了所有希望。1953年后,没有人认为美国会帮助我们恢复民主。因此我想我们只能依靠自己去奋斗,我们需要采取行动。”这个所谓的“行动”就是1959年成立西班牙民族分裂组织“埃塔”。该组织致力于在西班牙和法国的7个巴斯克人聚集区成立完全独立的巴斯克国家。为完成该目标,不惜采取暗杀、爆炸等恐怖活动。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千人在“埃塔”制造的恐怖活动中丧生,其中包括1973年遭到暗杀的佛朗哥继承人布兰科。“埃塔”成立之后,恐怖活动成为巴斯克表达民族自治诉求的主要形式。

  在赋予巴斯克自治权的同时加强对“埃塔”的打击

  1975年佛朗哥死后,西班牙重新开启了民主化进程,巴斯克的自治权利也逐渐得到恢复。新政府成立之后即宣布放弃佛朗哥时代的单一制政体,实行联邦制,在全国设置17个自治区,赋予地方自治权利,并给予巴斯克地区特殊的自治地位。1978年,苏亚雷斯政府根据宪法草案的精神,颁布向巴斯克地区提供临时性自治地位的法令,在西政府框架内取消民族歧视、民族压迫的一些规定,保障巴斯克发展自己的民族语言和文化的自由。1979年10月,西政府在巴斯克地区实行确立永久自治地位的全民投票,并根据宪法使巴斯克地区享有广泛的自治权利:确定了巴斯克地区的旗帜,规定巴斯克语与西班牙语有平等权利;规定巴斯克地区可以与中央政府谈判,重定地区税额;成立隶属于地区的自治警察;最关键的是,巴斯克地区每一个省可选出同样数目的巴斯克人组成地区议会;巴斯克地区政府享有执行权和行政权,其主席由议会选出并经国王批准。

  西班牙政府的分权改革都是在宪法制度的框架内进行的,因此不可能满足“埃塔”激进势力实现巴斯克完全独立的要求。但是,巴斯克民族主义势力已经不再是佛朗哥时代的铁板一块。正如维斯分析的那样,佛朗哥独裁统治结束之后,“失去了反佛朗哥的统一目标,巴斯克民族主义的稳固性也开始出现裂隙”。以巴斯克民族主义党为代表的温和派,接受巴斯克在西班牙联邦框架内拥有特殊自治权的地位,并于1983年地方议会选举中获胜,组建巴斯克地方政府。以“埃塔”为代表的激进派则继续坚持争取巴斯克完全独立的目标。不过,“埃塔”内部也发生了分化。其中一部分人组建了政党即巴斯克国家左派,在现有框架内寻求巴斯克的自治权;另一部分人组建了人民团结党,尽管它否认是“埃塔”的政治派别,但是并不反对恐怖活动,认为自治在西班牙宪法框架内没有前途。“埃塔”则又恢复到佛朗哥时代秘密组织的身份,通过制造恐怖活动扩大巴斯克民族问题的影响。因此,民主化改革之后巴斯克民族问题的主要方面已经变成了反恐问题。

  佛朗哥时代“埃塔”的暴力活动被看做是对集权的反抗,因而受到民众的普遍同情。但是民主化改革之后,在巴斯克民族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和发展的情况下,人们很难对“埃塔”的暴力行为表示同情。 1997年7月,“埃塔”绑架了一名巴斯克市政议员,全西班牙600万人上街游行,要求“埃塔”放人。在巴斯克首府毕尔巴鄂这个拥有90万人的城市中,就有50万人上街游行。2001年10月,巴斯克地区的民意测验显示,当地94%的居民否定任何形式的暴力,96%的人要求维护所有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在西班牙,民主不再是一个集权体制的面具,“埃塔”没有任何理由不改变它的暴力策略。

  采用恐怖主义的方式谋求民族自治的行为已经失去了合法性,任何国家在面对这一问题时都会毫不手软。西班牙政府在通过分权改革赋予巴斯克自治权的同时,也加强了对“埃塔”组织的打击。2000年9月,西班牙警方逮捕了30余名“埃塔”骨干力量,同年联合法国警方在法国南部巴斯克地区逮捕了“埃塔”头目阿雷奇,重创“埃塔”核心层。“9·11”事件之后,西班牙政府与欧盟15国达成协议,将“埃塔”列入恐怖组织名单。此外,西班牙政府还通过反恐立法,加大对恐怖分子的惩罚力度。

  通过西班牙政府刚柔并济的策略,加上巴斯克地区社会状况逐渐好转和老一代巴斯克人的逝去,多数巴斯克民众已经接受目前的自治地位。但这并不表明巴斯克问题得到一劳永逸地解决。今年4月和10月,“埃塔”一号头目和二号头目相继在法国落网,但是很快他们就选出迪亚兹作为新的领袖。这说明,作为一个组织的“埃塔”仍然存在。反恐和民族整合依然是西班牙面临的双重任务。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