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国际学校里的少年儿童:在全球化时代寻找相处新方式 

2009年11月20日14:46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北京、纽约、布鲁塞尔……在国际交流快速增多、人员流动空前频繁的今天,国际学校已遍布全球各大都市,成为来自五大洲的孩子们相互沟通、共同成长的沃土和乐园。在这里,他们不仅学习多门语言和其他文化知识,也学习对不同民族及其文化传统予以尊重,对不同信仰和生活习惯保持宽容。适应不同,接受差异,进而到喜爱这种多元而缤纷的文化——孩子们在这里上了他们在全球化时代下的人生第一堂课。童稚真纯的跨国友情,成为他们情感宝库中的第一笔财富。

  “泪水”与“欢笑”——语言在沟通中进步

  “俺叫唐铁龙,俺9岁,俺是法国人……”当一个肤色浅黑、一头卷发的外国男孩对你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些地道的中国方言时,你十有八九会笑出声来。作为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700多名外籍学生中的一员,唐铁龙一岁就随父母来到中国,机灵的小家伙中文说得比法文还好。

  与已经“本土化”的唐铁龙相比,12岁的韩国女孩洪秀智的入学经历却并不愉快。秀智刚到芳草地国际学校时,除了一句“你好”之外,什么都听不懂,三天两头哭鼻子。在班主任老师和其他同学的帮助下,现在秀智已经可以流利地用中文与人交谈。

  语言障碍往往是初入国际学校的孩子们首先面临的最大问题。不过,孩子们纯真活泼的天性、周围人的关爱以及国际学校特有的氛围和教学方法,通常会让孩子们很快度过适应期,融入新的集体。

  4年级的犹太男孩马修·利赫曼已经在联合国国际学校度过5年时光。“刚来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而且有人不懂英语,没法交流。不过几年下来,我已经完全适应这里了,还开始帮助那些不会说英语的同学。”马修既神气又自豪,“我帮助两个格鲁吉亚和日本的同学学习英语。现在他们英语过关了,我也学会了日语单词,我们都成了好朋友。”

  联合国国际学校执行董事斯图尔特·沃克介绍说,学校的1500多名在校生来自120多个国家,说35种不同的语言,所以学校很重视学生的外语教学,每个学生都要在熟练掌握母语的基础上,再学一至两门外语。他还说,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中文在联合国国际学校很受欢迎,目前已成为学校的核心语言之一。

  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国际学校负责人说,使孩子尽快融入新环境至关重要。他说,新生的德语、法语或者英语如果低于同年级平均水平,学校就会安排专门的老师为其补课,直到他们能跟上课程为止。

  “三明治”与“印度米饭”——习惯在包容中丰富

  安雅和基尔基拉小姐妹俩跟随在联合国工作的父亲拉奥来到纽约后,最初都在纽约当地一家幼儿园上学。拉奥一家只吃素食,但幼儿园里总是供应肉食,于是拉奥的妻子每天准备好印度式的米饭,给女儿带到幼儿园。但是,女儿没过几天就嚷嚷着不要吃米饭,要妈妈给做三明治。原来,同学们认为印度米饭味道怪怪的,并屡屡嘲笑她们。

  拉奥意识到,必须让“迷失”的女儿“找回自己”,联合国国际学校无疑是最佳选择。进入联合国国际学校后的第二个星期,女儿就对他说:“明天给我带米饭吧。”因为她们意识到,在国际学校没人会因为食物的外观和味道而大惊小怪,有的只是好奇与尊重。姐妹俩还惊讶地发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不会说英语,而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是一个令人惊喜的变化。因为她们开始知道自己是谁,并且对此感到很舒服。”拉奥说。

  国际学校最大的特点在于其多样性。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种族,有着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孩子们在保持“本色”的同时,学会尊重他人的传统习俗,接受新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

  在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孩子们大多喜欢吃中国菜。来自英国的黄圣淳喜欢宫保鸡丁,来自法国的唐铁龙喜欢麻辣烫,来自日本的松原龙智喜欢馄饨面,而来自阿塞拜疆的路发特喜欢香辣鸡翅和羊肉串。

  对于来自英国利物浦的汤米来说,利物浦也好,北京也好,都是自己的家。“现在,我也说不清楚是更喜欢利物浦,还是更喜欢北京。”汤米说。“万国墙”与“地球仪”——文化在交融中和谐

  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有一面“万国墙”,墙上贴有每一位学生所在国家的国旗,平时学校会在每个国家国庆的那一周升起该国国旗,并介绍该国的国旗、国徽和国家特色。

  芳草地国际学校副校长崔明华介绍说,学校特别重视文化的交流与普及,重视培养学生相互包容和理解的理念。学校把培养学生的目标定位在“把中国儿童培养成现代中国人,把外籍儿童培养成友谊小使者”。

  芳草地国际学校的学生既过春节、中秋节等中国传统节日,也过圣诞节、复活节等西方节日。“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民族、不同生活习惯的孩子在这样一个国际化的氛围和大环境中和谐共生。”崔明华语气中充满自豪。

  每周,芳草地国际学校的学生们都有一节国际理解课。课上,来自不同国家的孩子们相互结识、交流,介绍自己的国家和文化。孩子们还可以选修中国书法、诗词、民族舞蹈、京剧、泥塑等课程。

  9岁的托比来自刚果(金),非洲血统赋予他极好的音乐动感和运动天赋。2008年8月,他和许多同学一起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合唱表演。今年“六一”儿童节前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来到芳草地国际学校看望小朋友们,“我还和胡爷爷一起做游戏、包饺子呢”。

  芳草地国际学校校长苏国华说,从这里走向世界的孩子,将成为“中国文化的传承者,和平友谊的传递者,世界文化的传播者”。

  在纽约联合国国际学校,由于与联合国的独特关系,孩子们可以去联合国总部参观,戴一戴蓝色贝雷帽,听叔叔阿姨讲维和的故事。二年级以上的各班教室里都置有地球仪和一张“和平谈判桌”,孩子们学习倾听彼此的声音,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联合国国际学校执行董事斯图尔特·沃克说,学校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鼓励和引导学生热爱和平、追求平等和尊重彼此的文化与传统。“国际主义精神从一开始就在学校的各个层面得到体现,并逐渐成为孩子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汪平、桑华、刘黎)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