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湘西龙山:民族文化传承的当代镜像

郑茜

2010年08月10日10:5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新闻背景:

  “社喳(你好)……阿泽服(请喝茶)!……”如今,一走进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县委宣传部办公室,就能听到新鲜的土家族问候语。为弘扬和传承民族文化,龙山县从今年7月起,在全县正副科级以上单位全面开展“民族文化进机关”活动。

  为达到各相关单位95%以上的干部职工“会跳1支民族舞、会唱1至2首民族歌、会说20句常用民族语”的预期效果,龙山县安排了专项活动经费5万元,制作了《民族文化进机关学习资料册》3000余份和《民族文化进机关辅导光碟》500余张,明确要求各相关单位每月至少要集中1至2天学习民族舞、民族歌曲和民族语言。8月5日至6日,该县对38个县直单位文艺骨干进行了专业培训。

  “把花放进花盆里,不一样生根发芽吗?”

  “但是,花还能长出以往的果实来吗?”人类学家发出诘问。

  当然,他们不是在谈论花与果的问题。他们是在讨论民族文化的传承问题。

  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一个地方政府将民族文化推进机关的诚意。龙山县政府希望土家族文化能够在土壤里再次生根,而事实上,土家族文化的确有可能重新生根,只不过,是在花盆里,或者最多是在花圃里,而曾经,它是原野上的植物。现在,它的确重新嵌进了人们的生活,但是却不是日常生活,而是行政生活。所以,它变成了景观性存在,有可能只是一种装饰与点缀。而曾经,它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须臾难离!

  我们得承认,在弘扬传统文化方面,强有力的行政意志有着多么令人鼓舞的巨大能量——这一点儿都不奇怪,历史上行政意志曾经摧毁一种文化的力量有多大,今天扶持一种文化的力量就同样可以有多大!同时,我们还得承认,当下各地方政府对于传承传统文化,有可能怀有十分的诚意——我们不应总把狐疑的眼神对准他们,揣测他们到底是要真诚地弘扬文化,还是要打造地方形象,布置旅游产业的前台,然后从中牟利,获取GDP收益……事实上,龙山县政府之所为,让我们看到了民族文化潮流复兴的强度与波及的广度。但是,即便如此,这一事件依然有可能引发争议。

  “一枝濒危的花,把它放进苗圃里,或者花盆里,有什么不好呢?”

  “但是,花就不再有原生生命,它只是一种景观!”文化保护者定会发出上述忠告。

  请注意:“民族文化进机关”中的“机关”,在这里颇具意味。在民族文化的传承历史上,“机关”也许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传承舞台。它隐藏着强大的、难以抗拗的意志力,是一个有着示范性与观瞻性的前台,因而有着令所有文化传承场地望尘莫及的辐射力量。因此,“民族文化进机关”正在讲述一个以往关于文化传承所没有过的新故事,它是现代性容纳传统文化的一个新式寓言。

  假如明鉴龙山县政府的真诚努力,我们可以看到,在龙山,民族文化传承已经获取了一种象征性的权威表述。政府挑选出的20句土家族常用语、1首土家族歌、1支土家舞,被寄望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而且,毫无疑问,这些被挑选出来的民族文化符号,的确有望在前台构成一些支点,撬动民族文化认同与传统意识复兴。

  但是,这个过程,也完全有可能换一种遭遇:从民族文化整体中被切割出来的20句土家族常用语、1首土家族歌、1支土家舞——这些文化的碎片,在整体现代性的社会大环境下,能发生多大的作用和影响?当它达不到这些影响时,是否将沦为一种符号性的存在?沦为新式时尚的一条条花边?沦为一些可有可无的存在?最后,它们是否可能轻飘飘地、毫无份量地飘出“机关”所象征的文化传承的现代性场域,再次销声匿迹,无影无踪?

  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深深隐藏着的对于民族文化传承的深层焦虑——“符号化焦虑”。当被精心挑选出来的传统文化,走进充满现代性的传承之地时,它发现自己已与母土相分离,与自己生长的真实存在的土壤相分离,它发现以往那些用真实的悲欢离合、眼泪欢笑来承载它的文化主体,已经悄然离去。原来,这些文化是与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的,是生活本身,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现在,它只是被挑选出来的符号,是一些前台上的景致,一些被观看的东西——它需要有观众,即便没有观众,也有一个暗设的舞台被悄然布置。这样,它便终于构成了一种景观意义上的传统文化。

  事实上,我们这个时代的民族文化传承,大多采取了景观性生存的方式。它已演化为传统文化的一种新的存在方式和形态。问题是:景观性的真实,是否能够再度演变成生活的真实?

  有一个前例可供观照:名叫宋晓莲的旅游人类学学者,在其博士论文中描述道:云南丽江市政府不仅多次下发推广民族服饰的文件,甚至成立专门的丽江县民族服装推广委员会来促进这一工作……如今,丽江县城,几乎每一位中青年女性工作人员,都拥有至少一套民族服饰。但是,这一切有力举措和乐观局面,并没有改变纳西族人在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少穿戴民族服饰的趋势……

  为什么总是有人,要去怀疑行政意志传承民族文化的诚意?缘由之一,是因为行政意志远离文化传承的本土。而事实上,一种文化的传承,根本上还是要依赖于文化主体的意愿与投入。我们期待政府主导式的文化传承,是基于深刻的文化自觉,而不是一种舞台布置。

  如果是前者,在一系列实践之后,政府是否能够作出更智慧的、更具深度的选择?譬如,使继承与弘扬民族文化的政策措施,突破和超越景观化设计;譬如,让被有意无意切割出的文化前台与生活后台之间,恢复有意义的关联;再譬如,使符号化的文化碎片,重新回到行云流水的生活本身。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