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独龙江畔杜鹃红——记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独龙江边防派出所

任维东

2010年08月03日09:5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这是一支特殊的部队,他们既担负着卫国戍边的重任,又负责维护边境地区的社会治安。

  7月24日,云南西北部怒江大峡谷深处,一次主题为“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的会议正在举行。会上,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怒江州支队副政委李来全介绍了支队在独龙江创建爱民固边乡的经验,赢得了与会代表的热烈掌声。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位于海拔5000米的高黎贡山和4000多米的担当力卡山裹挟的大峡谷深处,每年有半年多时间因大雪封山不能进出,是我国独龙族的聚居地。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怒江州支队独龙江边防派出所官兵数十年如一日,用生命、辛劳、汗水和智慧,在独龙江畔奏响了民族团结进步的壮美乐章。2005年5月,独龙江边防派出所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称号。

  烈士走了,英雄来了

  走进独龙江边防派出所,看到的一幕幕感人的场景,听到的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令人顿生敬意。

  独龙族人永远不会忘记,2001年8月21日,派出所官兵在修建独龙江公路时,新战士余建辉连人带石掉进湍急的独龙江,被激流吞没,为帮助独龙族百姓修筑幸福路献出了年仅21岁的宝贵生命。在独龙江巴坡烈士陵园,有8座烈土坟茔,长眠在此的都是把年轻生命献给独龙江的边防战士。

  支队原后勤处助理员周文荣,2003年9月自愿申请到独龙江边防派出所工作。别人不理解,他说:“作为边防警察,不到最艰苦的地方,会给自己留下终身遗憾。”2009年底,支队卫生队内科副主任医师徐盛丽,丢下年幼的女儿,毅然来到独龙江边防派出所,为边防官兵和当地群众送上贴心服务,被誉为“最美女军医”。

  独龙江边防派出所成立近30年来,没有一名官兵主动申请转业退役,也没有一名官兵向组织提出调离岗位。

  辛劳多了,人民满意了

  在贡山通往独龙江巴坡的人马驿道上,南磨雪山垭口东侧,有一个海拔5000米、俗称“鬼门关”的悬崖峭壁。曾经,许多人因饥寒交迫、体力不支,在这里丧失生命。为了解群众之难,派出所官兵冒着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危险,肩挑背扛,从山外一点一点运来钢材和木料,在此搭建起两间结实的钢架木板房,还在房里准备好柴火、干粮等生活必需品,用于给受困人“生命接力”。不少被困群众因此获救,避免了因过度疲劳、寒冷、饥饿致死事件的发生。这两间木板房被群众亲切地称为“救命房”。

  独龙江边防官兵始终把群众的呼声当做第一信号,全力打造“发案少、秩序好、群众满意”的和谐边境。如今,派出所共有6名警官兼任独龙江乡6个村委会的“村官”。他们每周到村里宣传法律法规,了解社情民意,排查化解矛盾,引导群众生产致富。

  今年上半年,派出所专门为辖区39名独龙族文面老人建立了健康档案,以便对她们的身体状况进行长期跟踪检查,建立了文面女信息电子台账,内容包括住户方位图、文面女基本情况、心声心愿、帮扶情况4个板块11个分类,目前共收集各类信息600余条。此外,官兵们还与文面老人结亲戚,每月都主动到文面老人家中义务劳动几天,时常给她们送去大米、白面、食用油等生活物资,帮助她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使她们安度晚年。

  贡献大了,落后面貌变了

  战士陈施洋退伍那天怎么也没有想到,除了惜别的战友,还有马库村150多名独龙族群众自发赶来为他送行,此外他还收到了小学生们给他的32封感谢信,因为他是马库警民小学的第八任战士教员,在此执教了5年。

  为了向刻木结绳记事的独龙族人民传播现代文明,官兵们克服重重困难,搭建起简易教室,在马库村建起了第一所小学。学校没有老师,官兵们就自己教。派出所每年挑选1至2名高学历者到学校义务执教,直到退伍。薪火相传,这所独龙族群众眼中的“名牌”学校——马库警民小学已培养了500余名小学生,其中不乏后来考上大学的高等人才。这些官兵老师成为马库村孩子们最亲的人。

  老一代边防官兵帮助独龙族群众告别愚昧,新一代边防官兵则想方设法帮助独龙族人民改变落后生产方式、告别贫穷。

  在派出所两个充满现代科技气息的塑料大棚里,长满了绿油油的蔬菜。

  当地的独龙族群众由于饱受恶劣自然条件和闭塞信息之苦,长期以来,只能靠刀耕火种方式种包谷勉强填饱肚子,更谈不上蔬菜种植自给。近年来,边防派出所从育秧、种植到施肥、预防病虫害,经过无数次的试验,用塑料大棚成功种植了品种多样的蔬菜,结束了在独龙江吃不上新鲜蔬菜的历史。

  让派出所官兵高兴的是,自1999年9月9日公路通到独龙江乡后,这里的面貌年年都在变:一直由贡山县交通局管理的“最后的国营马帮”被正式解散,最后一个原始部落已真正消失,独龙族村寨开始有了第一家卡拉OK室、第一辆汽车、第一座移动电话发射塔……

  “如今的独龙江,一天一个样,住的是明亮房,吃的是退林粮,米酒自己酿……”伴着优美的歌声,人们今天看到的是一个崭新的独龙江。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