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转型路径 边疆经济大发展缩影

2010年08月05日13:54  来源:中国新闻社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转型,是新疆大发展中的重要一环

  在中国的西部边陲,有这样一支特殊的队伍,外间称之为“是军队没军费、是政府还纳税、是农民入工会、是企业办社会”——长久以来,正是笼罩在这样的神秘色彩之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下称兵团)并不为外界所熟知。

  2010年,在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之后,随着一系列扶持政策的实施和各路资本的介入,兵团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并加快向工业化和市场经济转型。

  “中央对新疆及兵团目标非常重视,支持也是历史性。”7月22日11时,乌鲁木齐上班时间伊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华士飞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表示。

  此与同时,就在兵团司令部的大楼内,兵团发改委、国资委等部门正紧密召开各类会议,所有会议有着共同的主题,即讨论修改兵团“十二五”发展规划的细节。

  华士飞说,原本在2009年底,兵团已完成“十二五”发展框架,但在中央新疆发展座谈会之后,中央对新疆发展的各类指导文件和精神接踵而至,兵团的发展路径也随之重新定位。“细节还在制定之中,但可以肯定是,新疆自治区及兵团的发展将不再沿着原有的运行轨迹进行,它要快速转型,以实现大提速、跨跃式的发展。”

  告别“以农为主”

  “当务之急是对产业结构进行调整。”华士飞说。

  目前兵团下属有18个工业集团,11个控股公司,其总产值仅占到整个新疆自治区生产总值的12%。

  华士飞认为,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在于长期以来“以农为主”的发展模式,特别是以水土资源开发为特征的外延式扩大再生产发展方式,严重制约了兵团的经济发展,并对生态环境构成较大压力。“现在中央的大力度扶持政策,正好为兵团创造了调整机遇。”

  “兵团已经出台严禁开荒的‘四条禁令’,一寸荒地都不再开了。”华士飞说,早在2009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已确立了以农业产业化、新型工业化为主要内容的“大调整”“大转变”战略,实施“减棉、增粮、增畜、增果”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方针。

  在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库姆塔格沙漠中间、时常受两个沙漠合拢威胁的农二师塔里木垦区,50万亩耕地在2009年休耕了10万亩,2010年还将继续休耕19.07万亩。

  农二师党委政研室主任陈一平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休耕将造成3800多名职工失地,但“大调整”战略同时也为“阵痛”开出了药方,农二师正加紧实施“退棉进枣”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通过红枣的高收益,来弥补休耕棉田造成的损失。

  按照发展规划,兵团将在实现新型农业化同时实现新型工业化。即在提高农产品加工深度、加快优势矿产资源转换步伐、促进资源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变上实现新突破,打造2020年实现“四个千亿”工程,着力建设优势农产品深加工和矿产资源转换基地,使工业成为未来五年带动兵团跨越式发展的主力军。

  就此,兵团计划实现四个1000亿工程:实施粮食、番茄、甜菜、乳肉、油料、红枣等特色农产品深加工工程,整合提高中医药、制糖、番茄和油脂加工业,建成西部重要的绿色、优质、特色食品及医药加工基地,实现产值1000亿元;棉纺锭规模达到1000万锭,棉花→棉纱→棉布→服装加工转换率分别达到100%、60%和30%,产值达到1000亿元;在发展煤焦化和煤制合成氨等传统产业基础上,重点实施有规模、有市场潜力、有竞争力的煤制乙炔、煤制天然气产业链工程,建设西部重要的煤化工生产基地,到2020年,产值达到1000亿元;并力争石化产业、特色矿产资源加工、新型建材和装备制造等产业实现产值1000亿元。

  具体的实现方式,华士飞透露,是将实施优势资源转换战略和大企业大集团战略,由兵团国资委和各师团国资委控股下的国有的企业主导产业转型。

  按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之后的相关落实方案,未来新疆首先定位为大型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同时将扶持兵团进行产业升级,重大资源类项目报国家批准,国家和自治区支持给兵团相应数量的油气和矿产资源。

  相关工作早已展开,据兵团国资委副主任张晓彤透露,目前,兵团国资委正筹建一个能源公司,主营煤炭开采和煤化工,只等自治区划拨资源就可进入实质运作。

  加速城镇化

  半个世纪以来,兵团的一个重大建设成就是,拥有了师市合一管理模式的城市。目前,已有石河子、五家渠、阿拉尔、图木舒克市4个师市合一的城市。

  除了上述4个师市合一的城市,团场小城镇的建设力度皆在加大。目前,38个团场小城镇建设基本完成,南疆31个团场小城镇建设全面铺开。截至2009年,兵团的城镇化水平已达到48%。

  “城镇是发展产业、集聚和稳定人口、实现兵团特殊体制与市场经济体制有效接轨的重要载体和发展平台。”华士飞表示,兵团将坚持统筹城市和团场发展基本方略,做强做大现有城市和园区,培育建设新的城镇和园区,使城镇成为实现兵团跨越式发展、带动周边地区发展的战略支撑点。

  在这方面,兵团已有成功试点。此前,2000年成立的石河子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已令石河子市进入到超常规发展阶段,成为中西部地区最大的棉纺织生产基地,聚氯乙烯生产规模位于全国之首,被联合国评为“人类居住环境改善良好范例”。此外阿拉尔、五家渠、图木舒克三个新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也已经全面展开。2009年,4个城市完成生产总值206亿元,占兵团经济总量的34%。

  张晓彤认为,加速城镇化进程,兴建产工业园区不仅在改善民生方面有所作为,在实现产业升级、加速新型工业化方面也大有可为,因为,在此方面仅有中央及各省市的援助远远不够,还需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吸引各路资本投入,而这需要对应的资源、优惠的政策和投资环境,而建设工业园区正好满足资本投入的需求。

  华士飞介绍,对于经济基础、发展潜力大的兵团垦区城镇增设县级市,纳入国家城镇规划体系,每个师原则上要有一个国家级、自治区级或兵团级的工业园区。

  拆除计划经济藩篱

  以市场化导向的经济发展方式“大转变”,也倒逼兵团经济体制改革提速。

  在此之前,由于兵团屯垦戍边的特殊使命,中央对兵团实行了特殊的管理体制。不过,在经济一体化、全球化的背景下,长期徘徊于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之间的兵团正在一步步拆除计划经济藩篱。

  华士飞认为,在落实农业产业化、新型工业化的内涵式发展战略过程中,兵团特殊管理体制和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得以厘清。

  这一转型在2008年已经开始。当年,在兵团党委的强力推动下,号称“团场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最后一个有形堡垒”的棉花卡点被强制撤销。

  此前,棉花作为兵团最重要的大宗农产品,被要求“统购统销”。也就是说,兵团职工种出来的棉花,必须统一交由团场销售,哪怕团场给出的价格低于市场价。所以,为了防止职工“私自”销售棉花,一到棉花收购季节,团场即设立卡点进行拦截。兵团当前的现状:指令性计划占生产计划的95%。团场承包者的收入中还包括要上交团场的各种费用,职工承担了完全的土地风险。

  兵团管理机构则获取了三方面的利润:土地租金、对投入生产要素的价格控制、对农业产出品的价格控制。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前,作为兵团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兵团团场已确立起“土地承包经营、产权明晰到户、农资集中采供、产品订单收购”为主要内容的团场基本经营制度。2009年兵团研究制定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团场章程》,首次将体制改革的成果,以章程的形式加以固定。

  团场改革由建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走向以建立和完善基本经营制度为主的综合配套改革阶段。制定完善了“1+3”文件,初步确立了以“土地承包经营、产权明晰到户、农资集中采供、产品订单收购”为主要内容的团场基本经营制度。

  然而,在塔里木垦区,54岁的31团纪委书记张应丹则认为,新疆兵团高度计划经济色彩的管理体制,以及隐藏其后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过来的”。

  张应丹告诉记者,按道理,兵团职工自己投资承包经营土地,那么我买谁的农资、农产品卖给谁。“是不是该自己说了算?”但实际上,在这些方面,团场仍然掌握着主要的话语权。

  华士飞表示,“我们的内生动力不足,我们特殊体制和市场机制结合方面还有一些需要探索的地方。推进市场化改革,提高兵团经济运行的市场化程度,不但不会改变兵团的性质,相反,是迄今为止加快兵团发展、壮大兵团实力的选择。”

  根据中央文件精神,兵团发展将继续坚持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组织形式,但对这艘特殊的“航母”来说,变革已在进行时。

  生产总值再翻一倍

  华士飞透露,在“十二五”期间,兵团预计从2011年开始,生产总值年均增长在15%以上,2015年内达到1400亿元。据兵团统计数据,2009年兵团的生产总值从1999年的157亿元增长到610.69亿元。如此,在未来5年内,生产总值再实现翻番。到2020年,生产总值在2015年的基础上再翻一番。

  兵团转型的底气来自于中央的支持。

  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之后的一系列政策显示,扶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力度很大。

  3月29日,国务院形成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新疆跨跃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意见》,《意见》明确,兵团连队基本建设经费由中央财政补助,补足团场机关行政编制。从今年起,两年内取消兵团职工自身受益部分外田亩负担。并责成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牵头通过,兵团产业发展纳入国家城镇规划建设体系,通过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渠道,帮助兵团筹措产业发展基金。

  目前,产业发展基金初步确定的规模为,自2011年开始,每年由中央为兵团筹措20亿发展基金。

  另外,首次把兵团12个师(市)纳入全国对口援疆范畴,强调对新疆自治区的支持政策对兵团同样适用,对新疆困难地区和对口支援地区的支持政策兵团同样适用。增加兵团为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成员单位。

  中央制定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推进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实施方案》中明确,此后,每年的援助资金按对口援助省市一般财政收入的0.3~0.6%计算,此后,财政预算超过8%的按8%计算,不足8%的按实际增长计算,负增长的按上年援助额计算。2011年,对口援疆初步规划约为124亿,其中约110亿给自治区,14.2亿给兵团。

  而此项工作,已开始实质性的进展。

  据兵团援办工作一位人员向记者介绍,4月初以来,承担对口支援兵团任务的北京等10个省市立即组织先遣组赴兵团12个师进行调研考察。到5月10日,10个支援省市已全部完成初步调研和任务对接。5月26日,兵团成立由兵团副司令刘新齐任组长的对口援疆工作领导小组。7月7日,刘新齐专程赴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国家发改委,就对口支援模式进行衔接。7月15日,兵团12个师中的8个师与支援省市确定试点项目13个,2010年总投资36212万元,其中援助资金22912万元。

  “按照近期出时台的相关扶持政策,援助资金规模及产业方向已经确定了,关键看是怎么利用。”7月23日19点,张晓彤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专访时透露,兵团国资委将积极支持下属企业申报符合各自条件的项目,以获得资源和资金的支持。

  就在一天前,她刚从北京飞回新疆,此行她的主要目的,正是向国家发改发和国资委咨询有关中央新疆工作会议的落实方式。

  “本次援疆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力度。”华士飞说。在他看来,支援不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产业、经验、人才、思路。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悉,8月底或9月初,将由国家发改委一位副主任组织支援省市相关领导前往乌鲁木齐与兵团开会磋商,之后将出台总体援助规划。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