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中国民族新闻网>>民族政治(作废)
“这只有在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社会才能完成”

访《中华民族》出品方、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社长景宜

2009年10月19日11:20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记者:《中华民族》长达57集,内容涵盖了56个民族,堪称大制作。作为出品方,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是如何来完成这部纪录片的?

  景宜:像《中华民族》这种长篇的大型文化系列片,从技术质量和制作队伍的保障上要求比较高。之前,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就已经具备了制作大型文献纪录片的经验,1992年至1996年,我社与日本JVC公司合作拍摄的大型系列片《中国55个少数民族民间音乐舞蹈大系》在当时也是国家级的大制作,还获得了国家九五音像工程奖。因此这次我们敢再次组织这种大规模的拍摄。这次是由多个摄制组在统一的主题和统一的策划部署下,由总导演和总制片人来统领的“大决战”。我们一共有14个摄制组,在两年时间内,深入到几乎所有有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此外,我们还到陕西西安对汉族进行了拍摄。

  两年内展开这样全方位的、大型的、合作性的纪录片制作,应该说在全世界包括发达国家,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组织完成这种大规模的对多个民族文化资源的开发和创造性的生产。因为这需要两大保障:一是拍摄的保障,包括总体策划、导演的把握等,这需要有强大的组织指挥力量,这方面倒不难做到;其二,重要的也是发达国家难于做到的一点,是拍摄地的充分保障。由于党和国家对少数民族文化的重视,我们的拍摄得到了从上到下的支持,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协调了很多民族地区给予我们配合,我们所到达的民族地方,从省、县到乡,各级政府都积极组织群众参与拍摄,给予极大的支持,我觉得,这只有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社会才能完成,只有在我们这个民族团结、文化和谐的国家才能做到。

  记者:《中华民族》定义为“文化系列片”,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景宜:这是这部纪录片的特点。《中华民族》主题的确立与策划得益于中国民族报社的有力支持,开始就调动了国家级的专家、学者,包括影视制作方面的导演,进行了1年多的策划。怎样才能把中国少数民族的文化历史介绍给全人类?这个东西讲不好就容易讲空,从哪个角度讲述人们更容易接受?经过1年多的论证,大家达成统一意见,从文化角度来讲,因为文化是一个最好的叙述点,它既能很客观地概述历史,又能把现在的生活表述得丰富多彩。

  同时,文化的多样性不仅是中国各民族生活经验的结晶,还是中国社会文化创新的源泉,也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不同民族追求平等和谐、实现文化认同、体现生活价值和体验幸福感的根基。

  记者:《中华民族》摄制组到过很多民族地区,当地少数民族对拍摄这样一部纪录片有什么反应?

  景宜:多个摄制组所到之处,少数民族同胞包括学者、歌手、民间艺人等,都愉悦地参与了这部纪录片的拍摄,用他们的表现来完成了介绍自己民族的历史行为。有的民族甚至整体出动来配合我们的拍摄,比如在云南西双版纳的布朗山拍摄布朗族时,当地群众在布朗族德高望重的长者的带领下,重新再现了布朗族历史上和茶叶的关系。在拍摄祭茶树、祭茶祖的过程中,几个村寨是倾寨出动,投入了我们的拍摄。

  另外,像在新疆拍摄柯尔克孜族时,我们找到了柯尔克孜族史诗《玛纳斯》的传唱人、90多岁的玉素甫·玛玛依老人。他能演唱记述柯尔克孜族恢宏历史的《玛纳斯》,这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之一。上世纪80年代,玉素甫·玛玛依曾被文化部邀请到北京唱《玛纳斯》,他每天唱8到10个钟头,花了两年时间才唱完。这位老人在这部纪录片里出现,本身就极为难得,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座文化的丰碑,所以影像的资料是非常珍贵的。

  记者:您认为,拍摄《中华民族》这样一部纪录片的意义何在?

  景宜:用影像学的方式来进行民族学和人类学的研究,我认为在当今少数民族文化交流当中,甚至在世界文化交流当中都是很重要的。在新中国60华诞之际,出版这样反映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和生活状态的大型文化系列片,不仅在内容上表现了中华各民族的繁荣发展,片子本身的问世,就是少数民族影像文化发展的成果,也是全球化时代满足人类对民族文化多样性认同的一次实践。

  上世纪50年代,由全国人大民委组织,八一电影制片厂抽调了一个小组对少数民族进行拍摄,当时拍了17个民族,有的民族拍七八集,有的民族三五集,那是少数民族影像文化事业的开端。如今60年过去了,中国少数民族影像事业已经向专业化、职能化、产业化方向发展,中国民族音像出版社作为这个事业的国家队,更应该使自己的产品前沿化。《中华民族》的出版不仅能服务于国家政治文化需要,还能增加各族人民共同建设和谐社会的自信心和自豪感。参与拍摄的少数民族同胞都希望得到这套光碟,我们也会安排赠送一部分。

  今年7月,我们在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世界大会上放映了《中华民族》的片子,看了我们的片子,一位叫杨光海的老人来到我们的展台前,含着眼泪给我们写下几行字:“民族音像是民族文化宝库之一,也是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它的传播,对世界各民族的相互了解、促进全人类的和谐发展进步都将起积极的促进作用。”杨光海老人就是当时八一电影制片厂派出去的拍摄少数民族影像的摄制小组的组长,他说:“我作为一名新中国的纪录片开拓者,能够用这样一种手段来记录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历史,感到幸福。经过60年,看到你们拍摄的这部大型电视纪录片《中华民族》,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记者:作为一部大制作,《中华民族》是如何考虑市场运作与发行的?

  景宜:这部片子一开始就通过市场运作,吸纳社会资金,我们和北京长华民族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全片投入超过1500万元。在技术指标上,我们采用的是模拟高清的拍摄手段,这样先进的技术手段是为了适应现在的播出和出版、网络运用,甚至信息工程库的需要。

  在发行方面,我们和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合作。这家公司是目前我国覆盖面最大、发行量最大的公司,发行的渠道包括海外版权的发售,另外就是争取在国家电视台及地方电视台播出,因为这对向民众普及民族常识是很重要的。当然,也会出版DVD,或者发布在网络等媒体上。同时,我们会争取获得国家资金支持,把《中华民族》翻译成5种少数民族文字,向少数民族地区和周边国家发行。再进一步,我们可能让它走进中小学课堂,重新编辑适合教材用的简短版本,更好地实现其社会教育功能。(记者 肖静芳)
(责编: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