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田隆信:土家族音乐是我一生的追求

王泳

2010年08月24日15:50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田隆信是土家族音乐的标杆——不仅仅因他的艺术造诣,更因他对土家音乐几十年如一日的保护和传承。

  8月22日,记者联系采访时,田隆信刚刚从上海世博会表演返回湖南。“忙活了一个星期,累得筋疲力尽。”

  田隆信享有“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两项殊荣。

  今年7月23日,田隆信代表湖南在上海世博园庆典广场,表演了土家族原生态打溜子经典节目。精湛的民族乐曲轰动了民间艺术界。

  此时,这位被誉为“土家族音乐的活灵魂”的老人,再一次被媒体聚焦在闪烁不停的镁光灯下。

  结缘土家音乐

  田隆信的童年是和母亲在湖南龙山县土家族聚居地的坡脚乡度过的。坡脚乡是武陵山区土家族民俗最为原生态的土家族之乡。

  在他4岁半时,母亲精心挑选了一根山竹为他做了他人生中第一支咚咚喹,教他吹奏。后来,在拦门歌、火塘歌、梯玛神歌等土家族的歌声熏陶中,田隆信对土家族歌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母亲为田隆信播下了咚咚喹的种子,而众多的民间艺人为田隆信栽下了民族艺术的禾苗。8岁时,田隆信向民间艺人学习打溜子,模仿土家迎亲队伍中打溜子的动作。

  “打溜子是在土家族地区流传最广的一种古老的民间器乐合奏。”田隆信说,它风格古朴,节奏鲜明,旋律优美,曲调多变,被称为“土家族的交响乐”。

  2008年,在田隆信等人的推动下,具有极大的代表性的打溜子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至今,每每回忆过往,田隆信都要提及自己少年时代痴迷打溜子的情景:为了学习梯玛神歌声腔,田隆信整夜在土老司(梯玛)开办的法场(事)全程观看土老司摇铜铃、司刀的样式。道士打锣、钹的情景深深埋在了他的脑海。

  声称要把毕生的精力献给非物质文化遗产事业的田隆信说,自幼,他就与土家族民间文化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艰辛的抢救20年前,田隆信发现,随着艺深业精的民间老艺人衰老、故去,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土家族歌谣,正逐渐从世界上消失!从此,田隆信便踏上了抢救征集土家族艺术的征途。

  那时候,在民风古朴的土家山寨,不论寒暑,人们总能见到一个背着挎包、穿着旧中山服的土家族中年汉子的身影:他白天赶路,晚上与民间艺人促膝而聚,搜集即将失传的艺术;夜晚,他用土家人自己制作的枞膏照明,伏案笔耕,整理白天的收获。

  田隆信用一支笔、一个本子,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记下所采集到的每一个曲牌,将土家族民间器乐形态和民间艺人的表演一笔一笔描绘出来。

  土家族地处武陵山脉腹地,山高林密,沟壑丛生,自然条件差,要调查的民间艺人多住在交通不便的土家村寨;加上当时的通讯不发达,每找一个艺人,少则要跑上3、5次,甚至10多次。“有时为寻找一个艺人,往返100多里路,耗费一个多月,还得提防毒蛇的侵犯。”

  自2002年开始,退休后的田隆信花费近10年的时间,又走访了数百个土家族民间艺人,搜集了230多个土家族打溜子曲牌。“咚咚喹曲牌、摆手歌、梯玛歌、花灯、地方曲艺等土家族民间音乐资料120多万字;各种地方戏曲唱腔曲牌和表演艺术资料260多万字,这都为我们抢救、传承土家族艺术的第一手资料。”他说。

  整理资料期间,田隆信发现了传统的咚咚喹存在音域窄、表现力弱、音准差的弊端。他又20多次上山砍回了百余根毛竹研究改制。一个月后,田隆信在传统咚咚喹的基础上改制出更加适合舞台演奏的民族乐器。

  后来,他结合咚咚喹打音、颤音兼备的特点,搜集多种咚咚喹原始曲牌,并按照曲牌的旋律,创作出了他人生第一首土家咚咚喹独奏曲——《山寨的清晨》。

  如今,从乡村到城市,从国内到国外,田隆信领衔演奏的《锦鸡出山》、《毕兹卡的节日》、《岩生左阿》、《粑粑哈》等土家打溜子经典节目,把土家族文化推向了巅峰。

  “收集记录仅是第一步,整理归类是第二步。”田隆信说,而如何传承下去,将是每一个土家族人共同面对的问题。

  依旧在传承保护

  2008年3月,在北京国家大剧院,田隆信带领他的表演团队为中外友人表演了一台晚会。那一次,田隆信是主角。田隆信很骄傲:作为一个传承性继承人,他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邀请,将土家族即将失传的民乐舞曲作为国礼呈现给外宾。

  同年,田隆信被国家文化部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随之而来的便是,频繁的邀请和令人眼花缭乱的荣誉证书。

  今年3月17日。在文化部组织的全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调研活动中,田隆信再次身负重任——他临时受托组织一台表演晚会。目的是,让调研专家看到土家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成果。

  “在那次系统的调演活动中,全国一共组织了9次晚会,绝大多数省份以合办合演的形式出现,仅湖南省唯一一家单独举办。而我们又是湖南省唯一一家土家族原生态的民乐的呈现者。”田隆信说。

  今年7月23日,69岁的田隆信,代表湖南在上海世博园庆典广场,表演了《锦鸡出山》、《毕兹卡的节日》两个土家族原生态打溜子经典节目。节目再一次让参观者叹为观止。

  曾连续任职龙山县政协主席的田隆信,退休后兼任了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虽然没有工资,可老人干劲十足。

  但是,当谈到保护现状时,田隆信却显得忧心忡忡。即便他再努力,土家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仍旧面临着消失的危险。

  田隆信说,要传承,艺术上也要创新。“老辈人的‘宝贝’再好,不创新、不求变,就会缺乏生命力,就难以走出去。”

  在田隆信看来,政府的支持还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当这些传统的民间文化在民间已经基本失去生存土壤的时候。“单靠民间自发组织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只有政府的直接支持才能把这些优秀的文化保护起来。”他说。

  如今,田隆信依旧奔走在土家族民间文化传承保护的道路上。从去年开始,文化部每年给他8000元的补贴,作为他保护土家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补助。但老人将大部分补贴给了其他同行。

  “做保护工作的还有其他农村艺人,我有国家退休金保障,这钱给他们,(保护工作)效果会更好。”他说。

  图片由黎代华提供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