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扎依那汗和他的“警察爸爸”

2010年08月24日14:4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在祖国西部边陲帕米尔高原,在气候恶劣、自然条件极为艰苦的“生命禁区”,有一群“苦孩子”,他们过早地失去了亲人的疼爱,承受着同龄人不应该承受的磨难。然而,他们又是幸福的,在他们孤立无助的时候,武警新疆喀什边防支队的“警察爸爸”们走进了他们的生活。在这些人中,达布达尔边防派出所警官唐锌培与孤儿扎依那汗之间的父子情感动了帕米尔高原。

  失去父亲的扎依那汗有了“代理爸爸”

  2005年以前,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达布达尔乡一间简陋的石头垒成的房子内,人们经常可以在这里看见两个背影:佝偻的老者,年幼的孩子。

  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和他的小孙子,两双眼睛透露出无助和迷茫。2002年扎依那汗的父亲去世,2005年母亲改嫁他乡,年仅5岁的小扎依那汗成了孤儿,从此就与爷爷相依为命。年迈的爷爷靠放牧十几只羊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有时候连饭都吃不饱,更不要说读书了。爷爷曾经无奈地对扎依那汗说:“生活太苦了,你将来不要上学了,跟我放羊挣钱吧。”看着爷爷那双快看不清东西的眼睛,小扎依那汗跪了下来:“爷爷,我要读书!”爷爷用那布满裂痕和老茧的手摸着扎依那汗的头,心疼地哭了。

  不久之后,达布达尔边防派出所官兵将小扎依那汗一家的情况向达不达尔乡党委、政府作了汇报。很快,乡政府把他们列入了救济名单。从此,他们每月能从政府领取救济大米、低保金,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2007年,小扎依那汗兴高采烈地上了达布达尔乡小学。学校为他免去了住宿费、勤杂费等一切费用。

  2008年6月,毕业于成都体育学院的唐锌培来到喀什边防支队达布达尔边防派出所工作,认识了小扎依那汗·沙帕尔巴依。唐锌培说:“刚见到小扎依那汗的时候,他身上穿着一件大得可以盖过膝盖的上衣,忧郁的眼神、呆滞的表情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他当即决定当起小扎依那汗的“代理爸爸”,“要让他过得幸福”。

  从此,扎依那汗简陋的家里多了一个身影。唐锌培每周至少去家里走访一次,帮助做家务、补习功课,每月还给扎依那汗200元生活费。渐渐地,邻居们都知道了扎依那汗有位汉族“爸爸”。他们不时地会问:“扎依那汗,你爸爸怎么没来看你呢?”“我爸爸现在忙,过两天就会来看我。”懂事的扎依那汗,只要看见派出所的民警就会给他们敬礼,天真的笑容回到了扎依那汗的脸上。

  唐锌培明白,仅仅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无法帮助其他像扎依那汗一样的孩子。于是,他对辖区内困难儿童的情况进行了详细摸排,初步确立极需帮扶的3名困难儿童为帮扶对象,在辖区里广泛张贴倡议书,发动社会各界的力量来帮助这些孩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倡议书在辖区一贴出,就引起了各方关注。一位来自山东威海的游客刘女士看到了这份倡议书后,当场捐了1000元。她动情地说:“与城市的繁华与浮躁相比,在帕米尔高原依然还存有一方净土,见证着人心最为善良、最为纯洁的一面。”

  一份健康档案,记录着特殊的父爱

  2008年7月,扎依那汗·沙帕尔巴依,男,8岁,体重23公斤,身高102厘米,心理健康……

  2009年1月,扎依那汗·沙帕尔巴依,男,9岁,体重26公斤,身高107厘米,心理健康……

  这是在唐锌培的责任区工作日记里记录的小扎依那汗的身体健康状况。唐锌培深深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孩子在生活上是容易得到满足的,但对父母的亲情需要却比较难以满足。

  从小吃“百家饭”的小扎依那汗品尝到了世间的辛酸,平时少言寡语。唐锌培感到,小扎依那汗需要爸爸的关爱。于是唐锌培一有时间就陪着小扎依那汗,带他逛县城、到图书馆看书、买零食……渐渐地,小扎依那汗变得开朗多了。周围群众都说:“这个小伙子,比扎依那汗的亲人还要亲啊!”

  7月6日是扎依那汗的生日,这天他特别兴奋,因为“爸爸”唐锌培带他到50多公里外的塔什库尔干县城游玩,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和学习用品,还买了城里孩子都有的MP4。可是,在小扎依那汗那充满笑容的脸面上还隐约有一丝失望:“难道爸爸忘了吗?”

  晚上回家推开家门的一刻,小扎依那汗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大大的生日蛋糕上插着10根蜡烛。一家人和边防派出所警察叔叔“生日快乐”的祝福在耳边环绕着。看着笑容满面的“爸爸”,小扎依那汗再也控制不住了,“哇”地一声哭了,扑到了唐锌培怀里,哽咽地说:“爸爸,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我深爱着你,我的爸爸”

  “语文92分,数学95分,爸爸,我又考了全班第一。”

  唐锌培看着小扎依那汗的成绩单很高兴,但他更看重的是班主任对小扎依那汗的评价:“该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好动活泼……”看到这样的评价,唐锌培放心了。

  “我深爱着你,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就是达布达尔边防派出所警官唐锌培。”这是小扎依那汗在“六一”儿童节那天,面对全校215名师生以及前去参加学校“六一”活动的30余名被邀请代表时所说的第一句话。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很高兴,因为我的爸爸要带我去塔什库尔干县城玩。我想好了,我要到新华书店去买些学习资料,还要到文化中心去看看……其实,每次爸爸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因为我知道爸爸是真的很爱我,我爱我的爸爸。”

  “我是一个孤儿。看着别人有爸爸妈妈疼爱着,感觉自己就像没人要的孩子。在我内心一片黑暗的时候,唐锌培爸爸的出现,让我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从那以后,我也和别的孩子一样享受到了父爱的厚重、母爱的慈祥,也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学习、戏耍,甚至比其他孩子更幸福。我也没有辜负爸爸的一片爱心,在我们班上,我的成绩一向都是名列前茅的,我也得了许多奖状献给爸爸来回报他。”

  听到小扎依那汗这席话,唐锌培这个七尺男儿也不禁落泪了,因为小扎依那汗太懂事了,他已经长大了。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