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狄力木拉提:“一天不翻译,浑身就难受”

王珍

2010年08月13日11:1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狄力木拉提:“一天不翻译,浑身就难受”
  



  要译就译最好的作品

  如果只听到狄力木拉提的声音,没看到他正宗的维吾尔族面孔,很多人会以为他是一个汉族,因为他的汉语实在说得太好了。“我的父母都是维吾尔族,但是我生下来就会用维吾尔语和汉语叫‘妈妈’,哈哈。”他打趣说。

  不过,狄力木拉提的汉语表达能力不是天生的,而是从小在汉语学校里学会的。他学习过唐诗、宋词、元曲等古典诗词,自己还创作过很多格律诗。在34岁以前,他从来不曾意识到维吾尔族也有自己的母语文学。直到1997年,他在一盘诗歌原声带里,听到著名维吾尔族诗人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的诗歌《相逢的时刻》:“清晨,当我看见苏丹时,/我说你是君主?她说不,不。/目光炽烈,双手红润,/我说你可是启明星?她说不,不。”“我一下子震惊了,原来我们维吾尔族还有这样优美的诗歌。”

  自从发现本民族的文学宝库以后,他决心要把维吾尔文学作品通过翻译推向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他当即坐上从哈密到乌鲁木齐的火车,在乌鲁木齐的新华书店购买了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的诗歌集《生命的里程》,“我打听到,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的诗歌在新疆维吾尔族群众中的影响很广,我想,要译就译最好的作品,这样起点比较高。”狄力木拉提解释说。他又买了两本《维汉对照词典》用于查生词,“词典太厚,一本放在办公室,一本放在家里。”

  这个年轻的维吾尔族小伙子,做的事情总是出人意料。1984年,狄力木拉提在铁路学校无线电专业毕业以后,被分配到铁路上工作,这在当时是一个人人羡慕的“铁饭碗”。3年后,他自动去职,在哈密铁路小学当起了老师,直到2005年离开哈密到省府乌鲁木齐,他在小学任教18年,教过几乎所有的课程。

  通过翻译,让外界了解新疆

  从乌鲁木齐回来后,狄力木拉提用了8个月的时间翻译诗歌集《生命的里程》,当时,没有出版社愿意为他出版这本翻译作品。但他没有泄气,紧接着又翻译了著名维吾尔族作家买买提明·吾守尔的长篇小说《被风沙淹没的古城》、穆罕穆德·巴格尔西的中篇小说集《心山》等。

  《被风沙淹没的古城》是一部神话与历史相结合、具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的长篇小说,难倒了很多汉语编辑。他曾为这部作品寻找过很多“东家”,但都因编辑“看不懂”而告吹。“这部作品体现了维吾尔族独特的文化心理,不了解维吾尔族文化的人很难明白其分量。”狄力木拉提说,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沮丧,“如果是金子,即使埋在地下100年,也会发光的。”

  《被风沙淹没的古城》出版受挫,更加坚定了狄力木拉提翻译本民族文学作品的决心。“文学是触及人类灵魂深处的精神文化产品,我们通过巴尔扎克了解了法国,通过莎士比亚了解了英国,通过马尔克斯了解了美洲,我希望通过翻译,让外界了解新疆,了解维吾尔族的精神世界。”狄力木拉提说,“民族与民族之间,只有通过了解,才能实现理解和尊重,才能实现平等、互助互爱,这就像一个完整的生物链,有一个环节断了,生物链就断了。”

  从那时候起,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值得终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在那些无人约稿的日子里,他像走火入魔一样,翻译着维吾尔族的经典作品。“一天不翻译,浑身就难受,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由于勤奋和维汉兼通的优势,狄力木拉提很快在新疆翻译界脱颖而出,请他翻译的人越来越多。近年来,新疆民族文学界泥沙俱下,良莠不齐。“我有一个原则——只翻译好的作品”,狄力木拉提拒绝别人的窍门就是开高价,“用高价直接把一些不值得翻译的作品拒之门外,但是,遇到好的作品,不给钱我也要找来翻译。”

  上世纪90年代末,狄力木拉提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联的委托,翻译《乌兹别克民歌》。他并不会乌兹别克语,幸亏乌兹别克语和维吾尔语有很多相同之处,他先自学了45天乌兹别克语,然后开始翻译。在这次“赶鸭子上架”后,他又自学了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塔吉克语,如今都能娴熟地翻译。

  每天晚上10点至凌晨1点、早上8点至9点半,当别人还在休息时,狄力木拉提已经开始了紧张的翻译工作。“从1997年至今,保守估计,我大约翻译了500万字。”

  为民族文学翻译鼓与呼

  从2007年开始,原任新疆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的狄力木拉提,又开始了一项新的事业,担任新疆作协翻译家分会的秘书长。名为秘书长,但从上到下,就他一个专职翻译人员。“我是新疆唯一一个专职的文学翻译。现在,越来越多用母语创作的少数民族作家意识到了把作品翻译成汉语的重要性,迫切需要建立一支专业的翻译队伍。”

  成立翻译家分会以后,狄力木拉提把一部分精力放在培养人才上。他约了10来个在政府、企事业单位工作的翻译爱好者,一起翻译新疆各民族文学作品。原哈密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克然木·伊沙克病退之后,到翻译家分会来帮忙,狄力木拉提开玩笑地夸他是“弃暗投明”。

  然而,10来人的松散组织还是无法满足巨大的市场需求。“维吾尔族是一个把作家和诗人看得很崇高的民族。一位维吾尔族群众认可的作家,身上不装一分钱,在新疆大地上游走一年,都不用愁吃喝。”狄力木拉提向记者介绍,诗人阿不都热依木·吾提库尔1995年去世时,几万人抬着他的灵柩,一直护送到了墓地,场景极其壮观。“维吾尔族长篇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诞生很晚,至今不到100年,但已有近300部作品,出版的译作不到10部。因此,翻译任务十分艰巨。”

  “不要小看了文学翻译,它在民族与民族之间、不同文化之间会起到桥梁的作用。”狄力木拉提说。几十年前,当《西游记》、《水浒传》等四大名著的维吾尔文版问世时,在新疆引起了很大反响,新疆的少数民族作家“像开了天幕似的”,创作方式和风格发生了很大转变,新疆独特的自然环境、丰富而质朴的生活,让本土作家的创作激情就像火山一样爆发,创作了很多优秀的作品。遗憾的是,受到语言的限制,很多作品仅在本民族读者群中流传,极大地制约了各民族之间的文学交流。

  一个好的文学翻译,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将一个平庸的作品变成一部经典之作;反之亦然,也可以把一个优秀的作品变成一堆垃圾。因此,翻译的水平和质量高低,对于完整呈现一部作品的面貌,有着直接的关系。然而,在新疆,老一代翻译家正在衰老和逝去,逐渐被世人遗忘;年轻一代的翻译人才又因为待遇问题,不断流失。“在新疆,翻译稿费平均1000字50元,最低甚至到二三十元,最高也就是70元,这样低廉的价格,基本上是一种‘体力劳动’。”狄力木拉提说。

  在不同的场合,只要有条件发出声音,狄力木拉提都会为民族文学翻译鼓与呼。“我希望世人知道,翻译不是可有可无的,你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把文学翻译全部否定,世界会变成怎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的“金桥工程”给了狄力木拉提一线希望,他希望通过这个工程,每年可以将一部分汉文经典翻译成新疆多民族文字,同时将一部分新疆多民族文学作品翻译成汉文。他还热切地期待,国家能够意识到沟通的必要性,举办一些高层次的文学翻译培训。“这种培训不是做家具,只要材料齐全就能做出来,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一定会有作用,直至形成各民族文化融合互通的氛围。”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