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一条马鞭子 两代护边情

徐军峰 秦交锋

2010年08月13日10:34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一对再普通不过的哈萨克族父子,他们不是兵,没穿军装,却忠诚履行了30多年卫国戍边的神圣使命。他们与风雪做伴,策马扬鞭在边境线上;他们与界碑为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抒写着对祖国的眷恋和热爱。他们就是新疆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吉木乃镇萨尔乌楞村护边员——斯拉木和马合沙提父子。

  “每一寸土地都装进心里”

  记者与马合沙提巡视完他负责的中哈边境68、69、70、71号4个界碑,长达15公里的边境线,回到萨尔乌楞村。

  这个村子不大,距中哈边境线不到100米,人口也不多,只有60余户200多人。村子旁边紧挨着一条河,河对面就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

  马合沙提回家后,直接走进客厅。客厅桌上摆着1952年剿匪时牺牲的叔叔叶斯木汗和他父亲斯拉木身穿解放军军装的合影,上方挂着一条马鞭子,他轻轻抚摸着挂在墙上的马鞭子,用哈萨克语轻声述说着什么。

  马合沙提的妻子轻声地告诉记者:“他每次巡边回来都要向父亲留给他的信物——马鞭子,也就是向他的‘父亲’汇报一天的巡边情况。”然后,马合沙提又拿出巡边日记,坐在房门口写了起来。

  斯拉木是马合沙提的父亲,从部队复员后就当起了义务护边员,守护着15公里长的边境线。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他带领本村的牧民参加边境灭火6次,向边民宣传边防政策近百次,赶返临界牲畜1万余头(只),拦阻临界人员近200人次,提供有价值的线索30余条,5次受到上级的表彰。

  2005年1月,长期卧床的斯拉木,突发脑溢血,临终前还念念不忘心中的国境线。72岁的他留下一个心愿,让子女中懂得边防知识最多、最勇敢的大儿子马合沙提继承他护边的使命,并将自己使用了几十年的马鞭子交给了马合沙提。

  41岁的马合沙提用颤抖的双手接过父亲留给他的马鞭子,在心里立下誓言:我为我的爸爸感到骄傲,我要继承父亲的事业,为国家守好边防。

  马合沙提没有辜负父亲的遗愿,自从他接过父亲手中的马鞭以来,就把守护边境线当成了自己的神圣职责。不管是严寒的冬季,还是酷热的夏天,每天都要到自己管护的15公里的边境线去巡视一遍,看一看自己熟悉的土地,摸一摸自己热爱的界碑。

  在巡边的路上,70号界碑在一人多高的茂密芦苇丛中,马合沙提头也不回,不停地提醒着记者:“小心,这有个坑。”“跳,这有个水沟。”……记者称赞道:“你真是边境‘活地图’。”

  他说:“我要像父亲一样把边境上的每一寸土地都装进心里。”

  记者与马合沙提来到巡边的最后一站,一个位于山坡上的观察哨楼。山里刮着大风,马合沙提拿着望远镜爬上十几米高的哨楼,哨楼上风吹得人难以睁眼,马合沙提一手紧握望远镜,一手紧抓护栏静静地观察着。

  他们世代生活在边关,对辖区的情况了如指掌。他们虽不穿军装,却与共和国的边防军人一样,用满腔的赤诚,守卫着祖国的边防线。

  流动的哨所

  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也没有荡气回肠的豪言壮语,默默履行着卫国戍边的神圣使命。多少年来,他们与风雪做伴,与烈日同行,与孤独为伍,无怨无悔。

  长期受父亲的熏陶,马合沙提在边境线上对外来人员有一种天生的警觉。1990年10月20日,马合沙提在村子附近遇到了一位自称是从南疆来阿勒泰收羊的商人。马哈沙提于是走上前去询问,那人答非所问,很是可疑。马合沙提先稳住对方,请他到家吃饭,又机智地用眼神示意一位过路牧民,迅速向边防派出所报了案。经审查,这是一名企图越境的监狱逃犯。

  马合沙提曾6次参加边境灭火,尤其是1996年8月26日的那次大火,更是让马合沙提记忆犹新。那天晚上,马合沙提看到离边境线3至4公里处隐隐约约有火光和烟雾,于是就迅速骑马报告了边防连、边防派出所和当地政府。因为风大,风助火势,火借风力,在天刚蒙蒙亮时,火势已蔓延到边境线上,经过数百名军民的奋力扑救,大火才得以迅速扑灭。若不是马合沙提及时报案,大火不仅会烧掉整个萨尔乌楞村,而且会蔓延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境内,后果不堪设想。

  “我家住在界河边,祖国母亲在心间,种田放牧护国土,世世代代守边关。”村里墙上这条护边标语,反映了这个边境村庄农牧民世世代代以守边护边为己任的真实心情,护边员在外人看来是一种工作、一份职业,而对当地人来说却是一种责任与习惯。

  上百本巡边日记

  30多年来,两代护边员记录了上百本巡边日记。

  “7月25日,我方68号界碑附近铁丝网发现破损,已修补好。”

  “7月26日,擦洗我方界碑,重新用油漆描绘。”

  ……

  2000年,阿勒泰降下一场大雪,几十厘米厚的积雪使牧民出门都十分困难,巡逻护边更是难上加难。为了履行自己的誓言,马哈沙提硬是忍着多年的关节痛骑马去执勤。过一条水渠时,擅长骑马的马合沙提连饿带冻从马背上摔下来,晕了过去。

  等马合沙提醒来一看,马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自己头昏眼花、浑身疼痛,裤子也破了,借着打火机看看表已经接近凌晨3点,只好一瘸一拐地走回家。

  妻子劝他:“算了吧,咱还是在县城找份工作,钱也不少挣,人也不受罪。”然而面对亲人和朋友的劝阻,他只是摇头。

  上级给护边员每月发150元的补助,而他每天骑自己家的摩托车巡边,每月加油就要花160元,还要倒贴钱。有人问他:“这么辛苦值吗?”

  马合沙提指着距界碑不到100米的村庄和离边境线只有20米的父亲坟墓说:“这是我的家呀!我不守护谁来守护?”

  马合沙提说,这两年党和政府搞兴边富民工程,为每户投入10.8万元,给我们盖起了新房、暖圈、草料棚、环保厕所和围墙,不仅水电到户,村里还配备了卫生室、文化室。今年46岁的马合沙提告诉记者,自己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住进新房子的他更加热爱祖国热爱党,也更加坚定了守边护边的信心。

  记者粗略算了算,这对父子每天巡逻一次要走30公里,一年365天,不间断地巡逻了30年,就是32.85万公里,这比我国陆地边境线总长的15倍还要多。

  30多年来,斯拉木和马合沙提父子守护的15公里边境线上没有发生过一起人畜越界事件,赶返临界牲畜几万头(只),向边民宣传法律法规上千次,拦阻临界人员数百人次,十多次受到上级部门表彰,年年被地、县评为优秀护边员和护林防火先进个人。2007年马合沙提还荣获自治区优秀护边员称号。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