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费老对当代中国社会学的贡献

郑杭生

2010年08月06日13:21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1981年11月我去英国进修时,费老碰巧也要到英国去领取英国皇家人类学会颁发的赫胥黎奖章。受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和费老家属的委托,我一路上负责照顾费老。后来,我们还有过多次接触,其中一次是请费老为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题字,直到现在华中师大社会学院仍为此感到特别自豪。费老还赠送过我几本书。通过这些近距离的接触,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觉得,我们对前辈最好的继承是不断领会他在学术著作当中所表达的思想,并真正加以继承和发展,这是我们作为后辈的一种责任。下面我主要谈谈费老对当代中国社会学的贡献。

  社会学具有科学性和人文性观点的提倡

  费老在逝世前几年正式提出了社会学传统界限扩展论,这是他继差序格局论、小城镇理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等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学、社会人类学理论之后,提出的又一个意义重大的理论。在这个理论中,费老肯定了社会学是具有科学和人文双重性格的科学,并在这个大前提下指出,社会学的价值不仅仅在于这种由科学性决定的工具性,其人文性也决定了社会学应该投放一定的精力,研究一些关于人、群体、社会、文化、历史等基本问题,为社会学的学科建设奠定一个更为坚实的认识基础。

  我认为,社会学传统界限扩展论的重大意义就在于可以把它看作是费老对世界社会学的反思,是在重建中国社会学潮流中做出的一种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贡献。费老的这种思考,实际上是在引导我们把两种过去对立的认识真正统一起来。过去人们总是把科学主义型社会学与人文主义型社会学对立起来,二者互相不融、争来斗去。费老肯定了社会学是具有科学和人文双重性格的科学,实际上就是把这种僵化的对立融化了。我认为,保持科学与人文适当的平衡,相互借鉴,对于一个国家社会学的繁荣是非常重要的。

  一段时期以来,世界社会学的中心有从美国向欧洲回归转移的趋势,这与美国社会学的社会与人文失衡、经验研究与理论研究失衡不无关系。多年来,美国社会学界不像欧洲社会学界那样群星灿烂,基本原因之一就是美国社会学界的主流坚持一种比较偏执的认识,也就是认为社会学仅仅是科学的,从而这样那样地忽视社会学的人文性。美国社会学确实在很多方面“过分实证”“社会学仅仅是科学”的观点,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在我看来,我国不少社会学者也在很大程度上重蹈着美国社会学这种“过分实证”的途径。费老看到了这个问题,及时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再也不能充耳不闻了。

  “把社会学当做经验科学”,这个提法在我们的杂志上经常可以看到。以某种新面目出现的实证社会学,实际上在中国社会学界占主流。费老曾经强调社会学的科学性和实证性,在开办第一期社会学讲习班的时候主要是请美国的社会学家来讲课,那时候这样做是对的,是有时代理由的。后来,针对新的情况,费老强调社会学的人文性,更是有的放矢。因此,把费老的社会学观点误解为仅仅是科学主义、实证风格的认识是很片面的。随着建设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的提出,费老的观点越来越显示出它的重要性。现在,费老提出社会学同时具有科学性和人文性的观点已经接近10年,在费老100周年诞辰的时候,我认为最好的纪念是认真贯彻他高瞻远瞩的观点、理论和学说。

  有中国气派的新型文化文明观的提出

  费老在重建社会学与人类学的回顾和体会当中说过著名的4句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这4句话说得简练,对得工整,含义深刻。在我看来,这4句话实际上提出了一种有中国气派、符合时代精神、切实可行的文化文明观,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处理不同文化、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这一观念随着现代全球化趋势不可阻挡地扩展推进,随着我国综合实力的增强,其影响会越来越重要。

  说它有中国气派,是指它表达了与西方不同的文化文明观念。西方的理念更强调文明的冲突和斗争,强调不同文明的势不两立,说到底是为了防止其他文明的兴起和发展,维持西方文化特别是美国文化的霸权地位,避免其他文化的挑战。2008年底去世的美国著名学者亨廷顿在1996年出版了一本书,叫做《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他认为冷战后的世界,冲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因此主宰全球的将是“文明的冲突”。这种对世界性的文明认同危机及其影响的探讨,比较集中地表达了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文化观。

  费老提出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实际上贯穿了和谐与对话、双赢和互利的观念。各美其美,是指不同的文化都要互相尊重、珍爱本民族文化的精华,既不能自暴自弃,也不能自我膨胀;美人之美,是指要看到和借鉴其他民族文化的精华,既不能照抄照搬,也不能拒之门外;美美与共,是指不同民族文化在认识到有差别的基础上,也就是在和而不同的基础上相互学习,相互沟通,取长补短,多赢互利,从而达到文化的认同,并且经由文化的认同达到天下大同。这里所说的“天下大同”,也就是一种世界性的认同。用费老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们首先要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所接触到的多种文化,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中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经过自主的适应,和其他文化一起,取长补短,建立一个有共同认可的基本秩序和一套与各种文化能和平共处、各抒所长、联手发展的共处条件”。

  说它符合时代的精神,是指它体现了一种与现代性的主要特征相契合的新型文化文明观。中国社会正经历着自走向现代以来最为深刻的变化,个人和社会的相互依赖程度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其中包括个人与文化的相互依赖,世界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依赖。从世界范围来看,在和平发展的主题下,多极化、多元化趋势日益增强,协商对话、平等互惠、强调双赢是现阶段的主要特征,这同样适用于文化和文明。费老鲜明地表达了反对强弱悬殊、唯我独尊、强加于人的文化霸权主义观念或旧式文化观,提倡相互尊重、平等互惠,强调双赢的新型文化观,从而体现了我们时代的精神和价值。应当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所表达的新型文化文明观是费老文化自觉的重要方面。

  说它切实可行,是因为它同时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我认为,这种方法是入情入理的,具有很强的可接受性。它与那种以势压人、蛮不讲理的压服是很不一样的,因为压服下的接受是不能持久的。可以说,这一观点和方法作为一种正确处理不同文化、不同文明关系的办法,几乎是无可替代的。

  文化自觉对理论自觉的启示

  文化自觉是费老在1997年正式提出的,此后费老多次论述文化自觉,不断强调文化自觉。可以说,文化自觉是费老最后10年间念念不忘的一个论题,他在多篇文章当中都有相关论述。

  在我看来,费老主要是集中指出了文化自觉不可或缺的5个主要方面,也就是文化自觉的内涵、使命、目标、艰巨性和重要性,以及达到文化自觉的途径。所有这些,都对中国社会学的理论自觉提供了多重的启发。可以说,没有费老对于文化自觉的论述,我们对理论自觉的探讨就不可能这样系统。当然,理论自觉与文化自觉相比,除了上述的一般性还有自己的特殊性,因为理论是文化系统化的形态,是对文化现象的提炼、概括,理论自觉不能没有自己特殊的内容、表现和要求。但是,即使在我们着重说明中国社会学理论自觉特殊性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忘记费老给我们的启示,因为一般性和特殊性是不能截然分开的。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