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身边的感动

黄雪鹰 草原深处“女枪神”

记者  余建斌

2010年08月02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黄雪鹰在向官兵讲解枪械原理。
  鲁延鸣摄

  【阅读提示】 

  她既不造枪,也不是射手,却被人称作“女枪神”;她是我军轻武器试验鉴定的领军人物,经她之手的多种轻武器成为我威武之师的利器。19年军旅生涯,50余种枪械试验、300万发弹药实射,损坏了她的听力和呼吸器官,但她依然执着。

  她就是中国白城兵器试验中心蒙古族女军官黄雪鹰。

  

  七月,茫茫科尔沁大草原深处,中国白城兵器试验中心。几百平方公里内,风吹草低,这里是我国轻武器试验的唯一国家靶场。

  在草原兵器城,有一位刚刚荣获一等功的蒙古族女军官,她叫黄雪鹰。从军19年的她既不造枪,也不是射手,却被人们称作“女枪神”,她是我军轻武器试验鉴定的领军人物。

  艺高人胆大

  她仅听声音就能准确判定枪械型号和弹药性能

  在射击场,记者目睹了黄雪鹰的真功夫。

  射手随机举枪射击,黄雪鹰仅听声音就能准确判定枪械型号和弹药性能:“这是新型大口径手枪,威力较大,寿命3000发……这是军用霰弹枪,每次击发可射出14颗弹丸,可对100米集群目标进行打击……”

  一次枪械试验,射击口令下达不久,黄雪鹰就从一连串的枪声中听到一声异响,果断叫停。经检查,果然发现一枚弹头卡在枪膛里,她的及时叫停避免了一起炸膛事故。

  这种本事是怎么练出来的?用黄雪鹰的话来说,动力来自“靶场就是战场,试验就是战斗,解决一个技术难题就是攻克一个堡垒”的信念。不过,她的起步却源自一次失败经历。  

  1994年,黄雪鹰第一次独立主持某型狙击步枪试验。本以为自己是大学本科毕业,打个漂亮的“开门红”轻而易举,没想到一上来枪就出了问题,幸亏经验丰富的老高级工程师出手相助。从此她埋头钻研,并向老前辈虚心请教。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短短三年就记了近60万字。

  “擅长动脑子,能大胆引进新方案。”共事19年的老同事张俊斌说。1995年,黄雪鹰设计改进一种枪支依托物,打了十几年枪的老射手连连摇头说“不可能”,但按照她的方案改进依托物,果然提高点射精度,大大缩短了射手训练时间。她还编出了我军首部指导枪械系统试验训练的教材。  

  由黄雪鹰主持定型试验的枪支,在香港回归前如期装备驻港部队;去年国庆60周年大阅兵方队中亮相的最新型枪支,也都全经她手取得了“上岗证”。

  再苦心也甜

  她和试验武器一起经历各种极端恶劣环境

  试验武器要经历人工设置的高低温和狂沙暴雨等各种极端恶劣环境考验。“温度高的像蒸桑拿,低的真是滴水成冰。”“女枪神”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磨砺出来的。

  为解决试验品在低温条件下出现的重大故障问题,她在零下49摄氏度的低温室里,埋头监测3个多小时,冻得面部僵硬;在不足10平方米的试验室,狂风吹起极细的沙尘四处弥漫,即使戴上防毒面具,几个小时下来,人的嗓子里也全是土,话都说不出来;为了新的武器试验,她还会前往大漠边关、海岛哨卡,数月漂泊在外……

  我军第一代水下枪械装备研制进入冲刺阶段,作为水下枪械系统设计定型试验的主持人,黄雪鹰随军舰进入深海区。“不但没时间去体会‘天蓝蓝、海蓝蓝’的意境,而且还要克服强烈的晕船反应。每天七八个小时试验下来,人就像散了架一样。”听老水兵说疼痛可以有效减轻晕船反应,于是她每次试验就不停地用手掐自己的胳膊。试验结束了,自己的两条胳膊到处都是淤青。

  和枪打交道,危险有时会不知不觉降临。也是做水下武器试验,涌浪袭来,水下担任射手的战士瞄准方位发生变化却浑然不知。在射击指令下达一瞬间,一发发子弹突然从水中蹿出打在黄雪鹰身边的礁石上。她出奇地冷静,马上组织周围同志隐蔽,在自己迅速卧倒的同时,还不忘观察子弹的弹着点。

  “当时也没多想,就想着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黄雪鹰一脸轻松地说。

  无悔也无怨

  “我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就是手里的枪”

  黄雪鹰选择来到大草原,受父亲的影响极深,因为父亲大学毕业后搞了一辈子兵器事业。正因为如此,她也成为她读大学时唯一一名选择自动武器专业并坚持到最后的女生。

  科尔沁大草原没有想象中的浪漫,东北风呼啸凛冽,夜晚神秘荒凉,还有狼出没。兵器城里的人告诉记者,去年冬天最低温达到零下37摄氏度。从事枪械试验,光是近距离射击时的声音就让人无法忍受,长期下来耳膜会塌陷。常年接触火药气体,黄雪鹰还得了非常严重的过敏性鼻炎,需要服用大量抗过敏药物。新研制枪械性能不稳定,时刻有危险……

  可对自己的选择,黄雪鹰从未后悔过。她的理由很简单:只有武器先进了,国防才能强大。

  对她来说,热爱当然也很重要:“我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就是手里的枪。”

  不过更疼爱哪一个不好说。怀孕期间,黄雪鹰没请过一天假,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体验着枪声的刺激与声波的冲击,也曾在低温试验室埋头待上5个小时。儿子出生时比预产期早了10天,分娩前一天,正值驻港部队装备武器试验大会战,黄雪鹰仍然坚持到试验现场。孩子出生后,老母亲后怕地埋怨她,黄雪鹰对母亲说:“就把驻港部队武器试验当作送给儿子的见面礼吧。”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