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费老,为后学指引前行的道路

揣振宇

2010年07月23日14:1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费老,为后学指引前行的道路
  



  在璀璨的学术星空中,就有费孝通先生的身影。他永远熠熠生辉,向人间投射出不尽的智慧之光,为后学指引前行的道路。

  费孝通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和社会活动家,是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重要的开创者和奠基人。笔者主要从费老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原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2002年10月更现名,以下简称民族所)的关系以及他对民族所学术事业的影响这一视角,表达缅怀之情。

  费老曾经担任过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副所长。当时正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初,诸事草创,百废待兴,民族所的学术研究也正处在一个百端待举的恢复阶段。费老复出之后,在学术界、教育界担任了不少重要职务,在从事繁忙的行政工作与社会活动的同时,他始终关注着民族所的发展,为开创民族所学术事业的新局面付出了大量心血,做出了卓越贡献。他经常同当时民族所的牙含章所长以及翁独健、傅懋勣、秋浦、黄静涛等所领导一起,共同讨论研究民族所的发展方向、学科建设、课题设定、人才培养等重大问题。在包括费老在内的老一辈所领导的不懈努力下,民族所很快就走上了健康发展的坦途,创造出一大批高质量的学术成果,培育了一代又一代优秀人才,不仅确立了民族所实事求是、严谨治学的优良学风,而且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

  众所周知,费老早年从事社会人类学实地调查研究,后来长期从事社会学、经济学以及历史学等方面的理论研究。他视野宽广,造诣精深,在人文社会科学的多个领域都有所成就,贡献卓著。民族所是一所综合性研究机构,包括几个门类的学科,其中民族学、民族史、民族经济、民族理论等学科的建设与发展都受到费老的深刻影响。

  费老是知与行、读书与实践相互结合的典范。他的《江村经济》、《禄村农田》、《内地农村》等名著无一不是案头研究与实地考察紧密结合的产物。这些著作论述了当时中国农村的经济与社会生活,以生动的事实体现了一个具体地方的社区生活所存在的中国社会场景问题,对农村经济体系与特定地理环境的关系,以及与该社区的社会结构的关系等问题,作了精辟的说明。

  “区域发展”是费老重要的学术思想。数十年来,他栉风沐雨,跋涉于途,在祖国的大江南北进行社会调查,脚踏实地地考察农村现代化的发展。“从实求知”,是费老一生恪守的学术理念和研究方法。《行行重行行——乡镇发展论述》就是费老历时10年(1981年~1991年)写成的一部重要著作,是他对中国农村进行实地调查的结晶。这部书中包含许多涉及乡村和边区发展的重大理论问题,对中国农村社会经济的发展发挥了不可低估的影响和作用。费老的这些学术建树,对于民族学、社会学及民族经济学等学科发展的促进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在中国民族史研究、民族理论研究等方面,费老也做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发表于1989年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一文,是费老经过数十年思考与研究写成的,是他晚年一部影响巨大的著作。该书回溯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形成的历史过程,指出中华民族作为一个自觉的民族实体,是在近百年来中国反抗外国侵略者斗争中出现的,但作为一个自在的民族实体则是在几千年的历史过程中所形成的。费老的这个理论观点发表后,立即引起海内外学者的普遍重视,民族所从事民族史、民族理论乃至民族语言研究的同志们也深受启发,对他们的治学发挥了重要的理论引导作用。

  温家宝总理的诗作《仰望星空》中有这样的诗句:“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我觉得,在璀璨的学术星空中,就有费孝通先生的身影。他永远熠熠生辉,向人间投射出不尽的智慧之光,为后学指引前行的道路。在纪念费老百年诞辰之际,民族所全体同仁一定要以费老为学习的楷模,刻苦钻研,勤奋敬业,使学科继续发展,蒸蒸日上,将费老未竟之事业推向前进,达到一个更高更新的阶段。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党委书记)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