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土琵琶”拨响古老弦歌

严冰  陈雯婷

2010年07月20日09: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民间艺人在演奏土琵琶
  严冰摄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夕阳西下,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齐村镇里,一位老者手抱“土琵琶”,投入地演绎着这段在人们记忆里留存了半个多世纪的旋律,听众们忘我地陶醉在优美的“土琵琶”声中,缕缕琴音让人回忆起电影《铁道游击队》中,一群铁血男儿斗志昂扬地在微山湖边唱着这首歌的动人场景。

  “土琵琶”又叫柳琴,是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柳琴戏的主奏乐器。它的外形与琵琶相似,但土里土气,非常民间化,构造又很简单,因此中国老百姓都亲切地称它为“土琵琶”。

  一把“土琵琶”,一台柳琴戏

  柳琴原流行于鲁、皖、苏一带,后由于它在地方小调“拉魂腔”中的广泛运用,使“拉魂腔”于1953年被更名为“柳琴戏”。舞台上柳琴戏演员粗犷豪放、宏大明亮的演唱,在清脆、质朴的“土琵琶”声中,显得格外有魅力。

  枣庄市的民间艺人姜兴明,与柳琴戏近50年的“交情”就开始于他幼年时对于柳琴的学习。他说:“一把‘土琵琶’,一个小马扎(一种便于携带的可折叠的板凳),几声吆喝声,一台柳琴戏就热闹上演了。”在他看来,柳琴戏之所以能在当地广泛流传,就是因为它的演出形式极其简单,尤其柳琴音色质朴、干净,极容易被普通百姓接受,因此柳琴的使用在柳琴戏的推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柳琴戏”最早的说唱时期,它是半农半艺的贫苦农民在农闲时,走乡串里“唱门子”乞讨时吟唱的一种民间腔调,当时并没有得到官方认可。国家一级编剧、枣庄戏曲研究专家张晶介绍,道光年间,“拉魂腔”艺人王清制成了第一把柳琴,后来,民间艺人们将柳叶琴作为主弦伴奏加入“拉魂腔”,随后还辅之以笛子、二胡等乐器,使丝竹锣鼓浑然一体,强化了艺术效果,促使“柳琴戏”成为了一种固定、独特的地方艺术形式。

  而今,“柳琴戏”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地方政府也对其非常重视,像枣庄市人民政府举办首届“中国(枣庄)柳琴戏高层论坛”,邀请了国内的著名专家学者,希望通过学术交流,为枣庄柳琴戏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指明更加广阔的发展方向。

  两弦到四弦的流变

  在柳琴戏早期的表演中,柳琴只有两根弦,虽简单易于操作,但由于它只有7个用高粱秆做成的音柱,音域很窄,仅能弹奏一个半八度,还不便转调,使得柳琴的综合表现力大打折扣。

  时为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琵琶独奏演员的王惠然偶然在一次观看柳琴戏的过程中认识了柳琴,了解到柳琴先天不足的同时,也发现其声大势壮、音色粗犷、风格别致等先天优势,王惠然认为,柳琴有着很大的改革、发展潜力。

  于是,他在保持柳琴原有的传统和特色基础上,对民间柳琴作了一系列重大改革。通过无数次试验,王惠然成功研制出三弦24音柱的高音柳琴,扩大了传统柳琴的音域,方便了转调,音色也由闷噪变得明亮起来。后来他又制成了四弦29音柱的高音柳琴,且用竹子代替了高粱秆,钢丝代替了丝弦,更是大大改善了柳琴各方面的性能,丰富了其综合表现力。

  新型柳琴出现在柳琴戏中,很好地融入了个性高音,更加突出了戏曲音乐热烈奔放的风格;此外,它还登上独奏、协奏舞台,广泛用于合奏、重奏、歌剧、影视等各类中、西电声乐队,其在中国音乐界的地位大大提升。枣庄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王丽华表示,柳琴在保持自身风格特色的前提下,不断发展创新,“土琵琶”民间文化得到了较好的传承。

  海内外多“土琵琶”迷

  在近日举行的“江苏非物质文化遗产徐州展演”中,柳琴戏让观众过足了戏瘾。徐州市中山堂内,江苏省柳琴剧团倾力打造的传统经典剧目《姐妹易嫁》还没开始,能容纳近千人的剧场就已经爆满。观众们纷纷表示,想来听听多年没听过的“土琵琶”的声音,想来看看原汁原味的柳琴戏。

  在苏鲁豫皖交界地区,柳琴戏已成为6000万群众共同钟爱的地方艺术,特别在农村,男女老幼几乎人人能哼会唱。近些年,各地柳琴剧团在整理传统剧目的同时,又创作了一批深受群众欢迎的新编历史剧和现代戏,如《匡衡进京》、《大燕和小燕》、《墨子》等,艺术性极高,均受到广大柳琴戏迷的热烈追捧。

  在东南亚国家和我国港澳台地区,学习柳琴也十分风靡。台北国立乐团、新加坡华乐团等乐团都对柳琴情有独钟,多次邀请国内柳琴演奏家举办音乐会。王惠然介绍:“台湾每年都有少儿、青年的柳琴大赛,场面热烈。目前,新加坡、台湾、香港学弹柳琴的人口比例甚至超过我国大陆。”

  “土琵琶”是富有中国浓郁地域特色的文化结晶,是一种贴近民众的民间文化艺术形式。有专家认为,要充分利用“土琵琶”文化的“亲民”优势,引导与培育更多的柳琴受众,让民众喜爱听“土琵琶”,喜爱看柳琴戏,从而使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不断发展中得到保护。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