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费老:跨过这垛墙

王晓义

2010年07月09日10:1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费老一直从大局,从中国社会学、人类学的发展着眼,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1948年撰写《跨过这垛墙——给<清燕社会>》,到1980年恢复重建社会学,终生致力于社会学和人类学界的团结与合作。

  费老一生一直致力于社会学和人类学界的团结与合作,在1948年的时候就号召大家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他在1948年写过一篇短文,文章的题目叫做《跨过这垛墙——给<清燕社会>》。《清燕社会》是当时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和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一些同学自己办的小报,这篇文章只在这份小报上发表过。原文如下:

  人中间需要着桥梁。人和人隔开了,成见、自私、虚妄就找到了它们的沃土;误解领导着仇恨,蛀蚀人的群体生活。桥梁沟通了,人和人带来同情、谅解和合作。

  清华,和燕京只隔着一垛墙,可是就是这垛墙把两边住的人分成了邻居,邻居尽管和睦,究竟不是一家。十多年前,我爬过了这垛墙,有一点像是当了“童养媳”,时常有一种幻想,总有一天这垛墙是会拆除的,至少也得赶快开一道不上锁的门;不能成为一家,也得成为通家。看到这张《清燕社会》,我真高兴,它在这垛墙上搬下了一块砖,砖一块一块地搬走了,墙上也只会留下一道虚线。

  让我们珍惜这顶桥梁,这桥梁的两端虽则在现在只通达两家中小小的两房,甚至是两房小小的一部分,但是从这桥梁上可以传达却不止是偶然的私情,它将引导着更多的合作。

  我知道两家的课程已经部分地互相开放了,我知道两家的子弟已经常常手挽着手,在群众的队伍里,在湖畔留影下的散步里,结合在一起了。我也知道他们出了校门,在无数的事业中,一起在努力,实现着共同的抱负。这一切表示着清燕一家的时期已近。那时候我也不会再在清华当媳妇,在燕京当姑奶奶,我们是兄弟姊妹,是一家人。

  让更多的桥梁在这两端筑起来,在这些桥梁上,更多的人能跨过这垛墙,不必像我以往一般偷偷地爬。路是走出来的,墙是跨垮的,我这样期待《清燕社会》的成就。

  30年前,在中国社会学刚刚恢复重建的时候,费老要组织原来在大学里社会学系任教的老师们一起研究怎么开创社会学工作。他找了3个人协助他联系这些老师。一位是西南联大社会学系毕业的、熟悉清华社会学系教师的王康,一位是辅仁大学社会学系毕业的王良志,还有我是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的。

  那时候我向费老提了一个问题,我说学者各有自己的工作作风,又在不同的工作单位,已有20多年没有在一起共事了,大家合作起来可能有点儿困难。费老当时就跟我讲了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每个人都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大家的优点集中起来,这样我们就能够做点儿事情;如果我们弄得不好,把大家的缺点集中起来,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费老高屋建瓴,从大处着眼,从大局,从社会学、人类学的发展着眼,不计较个人得失。他一直希望社会学界、人类学界能够团结在一起。今天我们纪念费老百年诞辰,应当继承他的想法,促进社会学和人类学界更加坚定地团结合作。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访谈:咸顺女谈朝鲜族文化艺术传承与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