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瓦其依合:追逐音乐梦想

吴艳

2010年07月02日13:18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瓦其依合:追逐音乐梦想
  

瓦其依合在录音棚录音。瓦其依合供图



  “计划外”的演唱会

  彝族音乐人瓦其依合和他的团队正在为7月10日在北京举行的首唱音乐会做准备,很多事情需要他亲力亲为:做演出服装的布料是他专程跑到北京大红门布料批发市场买来的;演唱会的海报、宣传文案也都要他一一过目。

  “开演唱会真不容易。这次演出不同于以往,是乐队现场伴奏,我现在最需要抓紧的就是跟乐队的排练,争取在10日那天能有最好的表现。”快40岁的瓦其依合说起自己的演唱会,却像一个准备参加期末考试的小学生,既激动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

  现场伴奏的乐队叫“黑鹰乐队”,这是因为瓦其依合在彝族原创音乐组合“山鹰组合”中叫“黑鹰”。在上世纪90年代初,“山鹰组合”凭借《走出大凉山》专辑一举成名。“黑鹰乐队”的成员曾深受西洋音乐影响,与瓦其依合合作后,对少数民族的音乐有了新的感悟,还擦出了一些火花。“吉他手有一天听完我的歌,自己弹了弹,突然感慨道:‘吉他还可以这样弹,感觉真是太不一样了。’”瓦其依合很高兴自己跟他们有碰撞,可以相互吸纳和借鉴不同的音乐经验。

  很多音乐组合,如果成员要开个唱,可能就意味着这个组合将面临解散。“山鹰组合没有要解散的意思,我们在一起闯荡了快20年,可以说情同手足,想散都散不了,我想我们永远都不会解散吧。”瓦其依合说,这次个人演唱会,如果不是山鹰组合两个兄弟的鼓励和支持,其实他并没有这一计划,因此可以说是一个“计划外”的演唱会。

  这次演唱会的主要曲目是瓦其依合去年发行的《黑鹰之梦》专辑里的9首歌曲,而这个专辑同样不在他的计划当中。《黑鹰之梦》专辑的编曲梁旭以前是玩摇滚乐的,在接触到少数民族音乐后,便不可自拔地爱上了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音乐。当他听到瓦其依合创作的《神曲》后,便帮助他制作了《神曲》单曲,然后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制作了一张融合彝族传统音乐与世界音乐的专辑——《黑鹰之梦》。

  “我总是很随性、随意,没有什么计划,不强求什么,20多年来没怎么变过。”瓦其依合说。“山鹰组合”的3个人或许都有着这样的性格,所以他们曾在事业蒸蒸日上之际却选择离开了大城市,回到西南腹地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度过了3年的行走采风生活。

  那是1997年,“山鹰组合”离开了为他们制作《走出大凉山》专辑的太平洋影音公司,“我们当时真是感觉很痛苦,觉得广州不适合我们,有点茫然。所以我们决定回到能给予我们灵感和原动力的地方去。”

  3年的采风,使他们对音乐的理解,包括对人生的态度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最重要的是确定了今后要走的“彝族新民谣”音乐道路。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公司,制作音乐专辑。

  《黑鹰之梦》中的思索与表达

  《黑鹰之梦》专辑中的《神曲》是瓦其依合作词作曲的,歌词表达了彝族对人的“来与去”的思考,这种思考显然是受彝族的传统宗教——毕摩教的影响。“来处归地,所见所闻,令你喜悦或令你悲伤,只有自己知道……” 瓦其依合用诗意的语言道出了对世界本源的思索。

  专辑中的9首歌曲,有8首是由瓦其依合包揽词曲,或负责谱曲。仅有一首《不要怕》是别人创作的。“不要怕,不要怕,无论伤痛和苦难……”或许是这首歌委婉地表达出了游子漂泊在外的感觉,瓦其依合对它情有独钟。

  整张专辑有很多彝族传统音乐和传统文化的元素,有两首歌融合了小裤脚(彝族的一个支系)方言区的民族音乐;《石头》最开始的彝语对白是瓦其依合用彝语在念自己的家谱,这是彝族独特的谱系文化的表现;乐器伴奏中有月琴、口弦、彝族摇铃等彝族乐器的加入。“彝族传统音乐其实是很多元的,不能说哪首歌曲里有彝族音乐元素,哪首没有。我的音乐可以说都是受到彝族传统音乐的影响。”

  “山鹰组合”的音乐在悠扬之中带着彝族人特有的野性,张扬一种顽强生命力的同时,却也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其实彝族很多传统音乐的曲调都是忧伤的,或许是长期处于迁徙游走的生活状态和深处荒凉大山的心灵产物。”瓦其依合说出了自己的理解。

  献给“隐于山谷的母亲”

  演唱会的名称定为“隐于山谷的母亲——瓦其依合‘黑鹰之梦’首唱音乐会”,瓦其依合说这个“母亲”指的是他的族群——彝族。“彝族就像我们的母亲,她有着悠久而灿烂的文化,却很低调和隐忍,而且总是那么坚贞。她隐于山谷之中,我希望她的美好能够让世人所知晓。”或许这正是这个彝族汉子多年用歌声描绘家乡和同胞,忍受漂泊之苦的原因。

  瓦其依合喜欢北京,他觉得北京很包容,也很多元,而且在这里总能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有种踏实的感觉。但随着年纪的增长,他越来越容易思念家乡和亲人。“最近因为拍摄专辑的音乐录影带,经常回到大凉山,其实就算不拍,我现在也会一年回去两三次。年轻时可不这样。”说完瓦其依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

  “说来我的母亲也是‘隐于山谷的母亲’,现在她还在大山里。我也想把这次的演唱会献给她。”瓦其依合有点担心跟乐队的合作不完美,因为磨合的时间实在太短了。“我希望这次演唱会后,‘黑鹰乐队’能一直坚持下去。不管这次是不是完美,起码是个开始,我期待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来做民族音乐。”瓦其依合很欣赏蒙古族音乐组合“杭盖”和做民族摇滚乐的“山人乐队”。“什么是我们中国的特色音乐?56个民族的音乐就是我们的特色音乐。西方的音乐发展得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很难超越,但我们可以做自己的东西。我们的资源很丰富,民族音乐肯定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7月 10日的演唱会场地定在北京壹空间。这是一个小型的演出场地,能容纳400至500人。瓦其依合对演唱会充满期待,也对少数民族音乐的未来充满信心。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