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塔塔尔族知识分子:点燃新疆新式教育运动的火把

赵志研

2010年06月04日09:17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中国的塔塔尔族是一个只有不到5000人的人口较少民族,却被公认为中国少数民族中文化程度最高的民族之一。自辛亥革命以来,塔塔尔族就推动并发展着新疆的现代文化教育,一部新疆现代文化教育史,写满了塔塔尔族的不朽风云。

  掀起新式教育运动,将阵阵清风吹入烦闷铁笼

  塔塔尔族是个跨境民族,其祖先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的“塔塔尔”部落,即后来的鞑靼本部。中国境内的塔塔尔族则是指19世纪以后陆续由伏尔加河、伏玛河流域迁徙到新疆北部定居的塔塔尔人的后裔。19世纪上半叶,沙俄加紧了对我国西北边疆地区的侵略,一部分塔塔尔人为摆脱沙俄的残酷统治,陆续由俄国中部与西伯利亚等地迁居至新疆。迁居中国的塔塔尔族主要分布在新疆乌鲁木齐、伊宁、塔城、阿勒泰、奇台等地,也有一些迁移到我国东北的哈尔滨、沈阳、长春及天津、上海等城市。

  19世纪末20世纪初,新疆的发展十分滞后,新疆各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项事业基本上处于中世纪发展水平。在维吾尔等民族的学校内,采用的仍是旧式教学法,即自13世纪兴盛起的伊斯兰教寺院经堂教育。经文学校在教学条件、教学内容、学制等方面与初级宗教学校并无大的区别。

  然而,随着由欧洲工业革命带来的现代工业技术和科学知识传入新疆,一批以塔塔尔族知识分子为代表的新疆进步知识分子逐渐意识到,旧式的伊斯兰经文学校教育越来越无法适应社会的发展。新疆的各民族同胞要摆脱贫困、落后的现状,走上发展之路,关键在于发展新式文化教育。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30年代初,在有志于发展教育事业的塔塔尔族知识分子的影响下,乌鲁木齐、伊宁、塔城等地的塔塔尔、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各族群众中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教育改革运动,这就是改“经文学校”为“科学学校”(指讲授现代文化知识的学校)的新式教育运动。

  著名的维吾尔族革命领袖赛福鼎·艾则孜在自己的回忆录《生命长诗》中这样写道:“虽然杨增新极力使新疆变得愚昧落后,但新疆大地还是沐浴到了时代的浪潮,塔塔尔人创办的新式教育是最先吹入这烦闷铁笼里的阵阵清风。……新疆的新式教育运动是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斗争,在当时的条件下,它在反封建、反宗教迷信、反独裁统治方面是进步的。”正如赛福鼎所言,这场新式教育运动,对推动新疆文化教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在塔塔尔族知识分子的引领下,新疆各族人民步入了接受现代文化教育的新时代。

  尝试新式教学法教学,有塔塔尔人生活的地方就一定有学校

  塔塔尔族在历史上曾经长期与俄罗斯诸民族生活在一起,因此新疆的塔塔尔族在民族文化教育方面也深受俄罗斯的影响。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在与俄罗斯开展贸易往来的过程中,新疆的塔塔尔族进步人士意识到新式教育的重要性。随后,在他们的积极引进和倡导下,新疆塔塔尔族集中的伊宁、塔城、乌鲁木齐等地相继建立起以新式教学法教学的塔塔尔族学校,学校除了招收塔塔尔族学生外,还招收其他民族的学生。

  伊犁是塔塔尔族较为集中,也是塔塔尔族教育较早得到发展的地区。早在1985年,塔塔尔族进步人士夏尔甫丁·哈比托夫阿吉就在拜图拉清真寺旁修建了一所有4间教室、10间宿舍的寄宿制学校——“凯什菲亚”学校。虽然在教学内容及方法上,凯什菲亚依旧采用旧式教学法,教学内容也以宗教知识为主,但与其他同类学校相比,凯什菲亚却采用了一部分来自俄罗斯喀山地区的铅印教材,即新式教学法的教材。几年后,伊犁地区的塔塔尔族在引进俄罗斯新式教材和工具书的同时,还聘请俄罗斯境内的塔塔尔族教师到新疆任教,逐渐引入了“新式教学法”。

  随后,在塔塔尔族知识分子的影响下,新疆其他塔塔尔族集中地区也纷纷办起了新式学校:1910年,塔塔尔族商人吾买尔阿吉·阿不都林在塔城开办了“吾买尔亚”学校,起初,学校只招收新疆各族男学生,后来也招收了一批女生,成为新疆第一所男女混合学校;吐鲁番阿斯塔那乡建起了一所“革新派学校”,聘请了塔塔尔族知识分子艾力·伊布拉音莫夫、穆依甫拉及其夫人古兰丹木等人先后任教,讲授科学文化知识;鄯善县鲁克沁的塔依尔别克在自家大院盖起了教室,办起了“塔依尔亚”学校,聘请塔塔尔族教师夏依·谢日夫任教,以新式教学法向当地各族儿童传授现代文化知识,夏依·谢日夫来到鄯善任教几个月后,便遭杨增新政府逮捕并秘密杀害;1912年,乌鲁木齐的塔塔尔族群众将诺盖伊清真寺改造成诺盖伊学校,从俄罗斯喀山聘请了塔塔尔族知识分子孜乃吐拉任教……

  这些采用新式教学法的塔塔尔族学校,以教授现代文化课为主、宗教课为辅,在经费来源、学制、教学内容等方面与旧式的经文学校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塔塔尔族学校的办学经费主要以群众赞助为主,交由清真寺房产管理委员会管理,学校建在清真寺旁,可以无偿使用寺管房产。学校会对家庭经济状况较好的学生收取一定数额的学费,对于那些家庭困难的学生,学校不但免收学费,还会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在教学组织上,塔塔尔族学校采用的是现代教学方法。学生按照年龄大小、水平高低分班上课,采用课时制授课,每学期按照制定的新教学大纲安排课程进度,期中期末进行考试。学校里置有课桌椅、黑板等教学设备,每个学生都配备了教科书、作业本。在学习现代科学文化知识的同时,学校还十分重视对学生德、智、体等方面的培养,通过讲解宗教教义、本民族进步学者作家的作品对学生进行道德和爱国教育。

  伊宁市塔塔尔族进步商人法则力江·玉努奇就曾为塔塔尔族教育事业作出不小的贡献。1925年,法则力江·玉努奇立下遗嘱,将遗产的三分之一捐献给塔塔尔族教育事业。他去世后,家人按照他的遗愿,将卖掉几处房产和300多只羊得来的款项连同一些黄金捐献给塔塔尔族寺产委员会,作为教育基金使用。正是有许许多多如法则力江·玉努奇这样热心民族教育事业的助学者,塔塔尔族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才有了雄厚的群众基础和物质基础,正如塔塔尔族群众中流传的那句话:“只要有塔塔尔人生活的地方,就一定有学校。如果没有学校,塔塔尔人会去创办一所学校。”

  创办女子学校,文盲母亲是培养不出有用的人才的

  在塔塔尔族群众中,有这样一个共识:一个母亲如果是文盲,她是培养不出有用的人才的,所以母亲首先要接受教育。1914年第一所塔塔尔女子学校——曙光学校成立,吸收了当地塔塔尔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女子入学,成为新疆最早一所初具规模的女子学校。

  虽然新式文化教育的“清风”已吹入新疆大地,但受封建礼教和宗教思想的影响,新疆当时的女孩和男孩还是不能在同一学校或课堂中读书。在充分意识到女孩上学受教育的重要意义后,塔塔尔族知识分子认为有必要创办一所专门的女子学校。

  1905年,塔塔尔族知识分子、著名教育家阿布都拉·波比和他的妻子海迪且在伊宁市艾来木巴格街虹桥旁的两件空房中开办了第一所女子新式文化学校,招收维吾尔、乌孜别克、塔塔尔族女学生。1910年,在塔塔尔族开明人士的倡议下,由伊宁市塔塔尔族群众筹资,对原属于塔塔尔清真寺掌管的经文学校进行扩建,到1914年经第二次扩建,盖起了一幢两层楼房,设有初级班和中级班,取名为“曙光学校”,成为新疆境内塔塔尔族开办的第一所具有一定规模的女子中学。曙光学校配备有桌椅、黑板、地图、地球仪等教学设备,小学班开设塔塔尔文识字课、算术、作文、宗教知识、德育、自然、体育、音乐等课程,初中班设有语言文学、代数、几何、化学、动植物学、史地、天文、阿拉伯语、诗歌、宗教知识等课程。除讲授文化课外,学校还教授女学生刺绣、缝纫等技能。

  这所女子中学在新疆乃至俄罗斯境内产生了巨大影响,1914年学校开学之前,喀山当地的塔塔尔文杂志还发表了介绍这所学校的文章:“伊宁人民在知识的海洋里正掀起一场充满希望的运动。它使人们懂得,女子应该比男子接受更多的教育。正是出于这一良好愿望,他们准备开办一所有8个班级的女子学校。从今以后,凡是从婚礼上得到的礼金,都将捐献给女子学校的孤儿。……伊宁塔塔尔人的开拓精神值得庆贺,先生们,努力吧!当我们看到你们的壮举后,在俄国境内也会办起高年级的女子学校。”

  女子学校建立后不久,就为新疆各族妇女争取妇女解放运动和推翻封建独裁专制的斗争作出了贡献。1918年“三八”国际妇女节这天,曙光学校校长阿力甫·哈比托夫组织学校员工和群众近千人在伊宁市举行了游行。塔塔尔族姑娘艾斯曼·艾哈塔米亚站在游行的队伍中,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号召女性要团结起来推翻封建主义的压迫,争取在政治、经济、婚姻和社会权利方面享有和男性一样的权利。这次游行虽然被反动政府所镇压,但却唤醒、教育、动员了新疆各族群众。曙光学校也并未向反动政府屈服,他们依旧坚持发展新式教育,培养了许多进步的女性知识分子,为日后新疆各民族的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塔塔尔族知识分子,由于他们大部分比新疆本地的知识分子较早地接触到现代文化教育,更由于他们有推广科学文化知识、发展教育事业的热忱和愿望,他们首先吹响了新疆新式文化教育运动的号角,因此被誉为新疆“教育明灯的点燃者”、“教育振兴的启蒙者”,他们是当之无愧的。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邬丽娅·司马义诺娃谈新疆电视事业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