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云南省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的诞生

马玉华

2010年05月28日10:2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1943年,云南省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成立。作为管理云南少数民族事务的机构,云南省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在民国时期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为政府决策提供依据和资料,并设计边疆民族地区的开发方案,对云南边疆民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一些民族学家参加了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的工作,使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对于边疆民族地区的设计、开发,更具有科学性。

  1943年10月,云南省民政厅成立了“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云南省民政厅给内政部的呈文记载:“本省近年来虽曾多致力于开边化民,然无统筹机构及具体方案,收效殊鲜。为促进边疆之开发,俾得早与内地均齐发展,暨巩固国防起见,因根据需要,于厅内成立‘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网罗专门人才根据边地实况,拟定具体方案,作为推行边地行政之张本。并培养边疆工作干部,以供政府开疆殖边之助。”

  几年间,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聘请云南省内熟悉边疆情况的人士兼任特约通讯干事,就各地区经济、文化、地理、社会、政治等情况随时报告,同时制定调查表格下发给各县,开展边疆少数民族调查、人物调查、滇东北调查和思普沿边调查等。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将孙中山的遗作译为苗语等4种少数民族文字,与内地各种文献一起翻译介绍到边疆地区。此外,研究人员还对云南省少数民族生活、分布情况和历史展开了研究,由戴沐群写出了《云南沿边各县土民分布今昔比较研究》,李圣智写出了《边民生活今昔比较研究》等文字。除了调查研究等工作外,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制定了《云南省民政厅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征集边疆文物办法》,在边疆民族地区广泛征集文物。

  开发边疆也是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的主要工作之一,设计开发方案是其中心工作。民国时期将少数民族称为边民,少数民族聚居区通称为边区。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将云南省边疆地区分为5大边区,即思普边区、缅宁边区、大小凉山边区、中维德边区、腾龙边区,然后逐步拟定各边区开发方案,有《大小凉山开发方案》、《腾龙边区开发方案》、《普思沿边开发方案》、《中维德区开发方案》、《滇康边区盘夷实况及治理方案》等。

  1944年2月,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通令各属地方认真保护边民,无论内地官商,概不得欺压边民。5月,通令各县,不得以“犭”、“豸”等作为边民名称偏旁,并不得用“蛮”、“貊”等称边民。1944年,佤族土司代表田子昌、班洪总管胡忠华、澜沧县募乃土司石炳麟、芒市土司方克胜先后到达昆明报告,由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负责接见,除对各土司拥护政府、协助抗战予以奖慰外,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还向他们传达了政府的治边法令,以期加强团结合作,巩固边防。边疆地区发生的不法事件,也均由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转报云南省政府彻查。

  在积极开展边疆民族社会的调查、研究和设计工作的基础上,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撰写了大量的调查报告、专题论文和开发边疆民族地区的方案。其中《边疆行政人员手册》、《大小凉山开发方案》、《腾龙边区开发方案》、《思普沿边开发方案》是由江应樑编著的,与杨履中主持编写的《云南全省边民分布册》一起,构成云南省民政厅边政丛刊系列丛书。

  《边疆行政人员手册》中提出革新边疆行政的基本要点是要建立政府威信、开化边疆少数民族群众智能、开发边疆经济和重视国防建设等。

  《大小凉山开发方案》中主张西南几省应同时联合,作有计划的开发,将大小凉山设置为正式县区(江应樑主张称凉山建设委员会),依民族平等原则,保护边疆少数民族的福利,大量移民入内,从事经济、文化各项建设,以免在此形成特殊区域。1947年,经国民政府行政院核准,成立“川康滇三省边区边务设计委员会”,正是此建议的结果。

  《腾龙边区开发方案》涉及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内容十分丰富,且各方面互有关联,要求统筹并进,相互扶持。在中国军队浴血反攻,腾龙相继收复之时,云南省民政厅提出较全面的开发腾龙边区方案,是非常重要而及时的,这不仅关系到我国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对于民族的振兴也有重要意义。

  《思普沿边开发方案》中,尤其提到要注意交通和医疗卫生两项。“倘照方案交通计划,铁路公路全线完成,则东通越南,南达泰国,西入缅甸而至印度,使十二版纳成为国际交通之枢纽,则开发本区之价值,当远超乎常人想象之外”。

  杨履中所编写的《云南全省边民分布册》是由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汇集各方调查表和报告,对云南少数民族人口、分布情况进行了统计。

  除了上述已经出版的书籍外,云南省边疆行政设计委员会还编写了《云南沿边各县土民分布今昔比较研究》、《边民生活今昔比较研究》、《滇越边境设治概况》、《云南边民种属分布》、《云南边疆建设首要问题》、《滇康边区盘夷实况及治理方案》、《设立中缅边区及卡拉山区特派员行政公署意见书》等,但这些材料没有公开出版。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邬丽娅·司马义诺娃谈新疆电视事业发展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