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新中国创建中的新疆

宋月红

2010年05月28日10:11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的新疆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新疆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从历史发展意义上讲,新疆的这一战略地位是由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决定的,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和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所决定的,也是由新疆的历史、自然、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实际所决定的。新疆地处祖国西北边陲,是中国重要的少数民族聚居区。近代以来,新疆在中国革命特别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创建新中国的进程中发挥了特殊的重要历史作用,不仅影响了新疆历史发展的方向,而且奠定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做好新疆工作的历史基础。

  争取少数民族对于革命胜利具有决定意义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关于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思想和政策尚处于探索阶段,尽管有些认识并不完全符合中国国情,但实现民族平等、维护国家统一的基本原则是从一开始就确定了的,并始终不渝地予以遵循。1922年7月,中共二大通过《关于国际帝国主义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决议案》,并发表了大会宣言。会议在强调反帝反封建的基础上,要求“统一中国本部(包括东三省)为真正民主共和国”,“蒙古、西藏、回疆三部实行自治。”这就是说,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少数民族地区是关系国家的统一和能否建立民主共和国的重要地方,而其具有的经济社会的特殊性,要求与之相适应的政治保障,以实现民族平等。

  随着中国革命的曲折发展和不断深入,中国共产党对于少数民族与中国革命之间关系的认识愈加深刻,愈加符合中国国情。

  1928年7月9日,中共六大在《关于民族问题的决议案》中指出:“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问题对于革命有重大的意义。”为此,会议“特委托中央委员会于第七次大会之前,准备中国少数民族问题的材料,以便第七次大会列入议事日程并加入党纲”。

  在长征途中,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8月5日在毛儿盖会议上通过红军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其中关于少数民族中党的基本方针指出:“红军今后在中国的西北部活动,也到处不能同少数民族脱离关系,因此争取少数民族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苏维埃政府领导之下,对于中国革命胜利前途有决定的意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了中国东北和内蒙古东部地区,并继续向华北和西北推进。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于1936年5月25日在《对回族人民的宣言》中指出:“我们中华五族的人民和土地,已一大块一大块地为日本帝国主义所宰割,现在更向着绥远、宁夏、甘肃、新疆前进。”“当此紧急存亡的关头,望即奋起!”鉴于当时红军东进抗日受阻,宣言指出:“巩固后方,发展抗日根据地,联合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人民及各民族,首先是联合西北的各民族的人民,以准备直接对日作战是更为重要的。”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不断加深的历史条件下,包括新疆在内,中国各民族地区的历史命运与全国抗日战争的开展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新疆是抗日战争“最巩固的后方”

  随着全国抗日形势的发展,新疆的战略地位日益突显。1936年8月25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为着靠近苏联反对日本截断中苏关系的企图,为着保全现有的根据地,红军主力必须占领甘肃西部、宁夏、绥远一带。”西北地区成为中国共产党打通中苏国际交通线的战略要地。同年11月8日,中央决定将“徐(向前)、陈(昌浩)所部组成西路军,以在河西创立根据地,直接打通远方为任务,准备以一年完成之”。11月13日,中央书记处致电共产国际称,已令西路军“依照国际新的指示,向接近新疆之方向前进”。西路军在艰难地向西部挺进时,分成了左、右两个支队。1937年4月下旬,西路军左支队到达甘肃、新疆交界处星星峡。在这一时期,尽管由于时局变化,红军作战计划有所调整,但中央试图打通中苏国际交通线的计划并没有动摇,并把工作的重点从内蒙古、宁夏转向了新疆。

  起初,共产国际在了解到中国工农红军的情况后,决定给予支援。1936年11月绥远战事爆发,中共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南部边境接取苏联援助物资已不可能。12月初,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决定,组织一个以陈云为团长、滕代远为副团长的代表团经苏联前往新疆,负责接送武器有关事宜。然而由于“西安事变”发生,已秘密到达中苏边境的陈云等一行5人,接到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让他们待命的指示,直至次年4月18日收到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要求他们迅速赶赴新疆以营救西路军左支队余部的电报,才离苏进疆。4月20日,西路军左支队收到了毛泽东、朱德的电示:“远方对于西路军进入新疆转赴远方求学问题已决定了。为此,目前西路军必须到达星星峡,他们在该地迎候你们。”陈云一行任务已经变更,由负责接取苏联援助物资变为到星星峡把西路军余部援救到新疆安全地点。无论是接取援助物资还是援救西路军,新疆都是一条必经之路。新疆的这一重要作用使得它成为中国抗战时期重要的国际交通线。此后,陈云把西路军余部接迎到新疆,并驻疆开展统战工作,将新疆开辟为中国共产党培养和训练航空等特种军事技术干部的基地。

  1937年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的成立,标志着新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的制定和实行,成为新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和发展的重要政治基础。1941年7月28日,中共中央致电祝贺新疆反帝会成立7周年时指出,由于“六大政策”的领导与“全疆十四个民族四百万民众之团结”,“使新疆成为抗战最巩固的后方”。抗日统一战线在新疆的建立与发展,保障了中国共产党经新疆到苏联的国际交通线畅通,支援了全国抗战,同时促进了新疆地方经济、文化、教育、新闻、财政、金融事业的进步与发展。

  新疆与祖国关系的新篇章

  随着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胜利,全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迎来了新中国成立的曙光。

  为了筹建新中国,1949年8月17日,中共中央致电邓力群,邀请新疆伊犁、塔城、阿尔泰三区人民政府派5名代表出席筹建新中国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共商新中国成立大计,并“希望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均有人来”。第二天,毛泽东致电新疆三区人民政府主席阿合买提江,指出:“你们多年来的奋斗,是我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运动的一部分,随着西北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新疆的全部解放已为期不远。”新疆三区人民政府应邀派出了由阿合买提江(维吾尔族)、伊斯哈克拜克(柯尔克孜族)、阿巴索夫(维吾尔族)、达列力汗(哈萨克族)、罗志(汉族)5人组成的会议代表团。该代表团于8月27日途经苏联境内时遭遇空难,继之以赛福鼎·艾则孜、阿里木江·哈肯木巴也夫、涂治等组成代表团,出席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会议。

  1949年9月25日,国民党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包尔汉宣布起义,王震率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进驻新疆,新疆获得和平解放。次日,毛泽东指示彭德怀并告中共西北局,强调“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是我党和维族的紧密合作”。与此同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于9月29日通过具有临时宪法地位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应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按照民族聚居的人口多少和区域大小,分别建立各种民族自治机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从法律意义上规定了新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政治发展方向,不仅是对新疆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历史地位的继承、巩固与发展,而且从政治上保证并实现了民族平等。赛福鼎·艾则孜在1949年10月4日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新疆未来的归属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三区革命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个部分”,“新疆过去是中国版图的组成部分,今天仍然是中国版图的组成部分,将来也永远是中国版图的组成部分。”

  为研究新疆解放后的工作,1949年11月28日至12月3日,西北军政委员会主任彭德怀在乌鲁木齐主持召开新疆各民族各阶层代表以及驻军代表会议,协商议定新疆省人民政府组成问题。12月16日,中央人民政府第十一次政务会议任命包尔汉为新疆省主席,高锦纯和赛福鼎为副主席。12月17日,新疆省人民政府成立大会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宣布新疆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新疆省人民政府委员主要由少数民族组成,在31人中,少数民族占20人,其中维吾尔族9人,哈萨克族3人,回族2人,柯尔克孜族、蒙古族、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锡伯族、俄罗斯族各1人。这次会议还通过了新疆省人民政府委员会施政方针,指出今后的任务是在新的民族民主的联合的省政府领导下,坚决实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一切政策法令,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团结各民主阶级和各民族的人民民主专政,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为建设民主、自由、和平、团结、繁荣和幸福的新新疆而奋斗。

  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1951年5月10日,新疆省一届一次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一致通过《关于民族区域自治问题的报告》,表示坚决贯彻共同纲领规定的民族政策,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推行民族区域自治。1952年6月1日至9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举行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了《新疆推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工作的计划》,规定新疆全省建立以维吾尔族为主的自治区。该计划报请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后,新疆省人民政府于12月22日颁布了《关于新疆区域自治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公布施行后,新疆省一届二次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通过了《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的决议》,宣布成立以包尔汉为主任的新疆省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

  根据当时新疆人口中维吾尔族占74%以上的实际情况,中央决定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过新疆各族人民较长时间的协商和准备,1955年9月1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关于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撤销新疆省建制的决议》,决定以原新疆省的行政区域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行政区域。9月20日至30日,新疆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乌鲁木齐举行,选举产生了以赛福鼎为主席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宣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正式成立,由此开启了新疆民族区域自治的历史进程。坚持民族区域自治,新疆各族人民与全国人民一起从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先后跨入社会主义社会,并结成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