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利玛窦墓地:历经沧桑数百年

余三乐

2010年05月11日09:31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首开外国传教士葬身北京之先河

  1610年5月11日,积劳成疾的利玛窦在北京溘然而逝,终年59岁。当时,客死中国的外国传教士都埋葬在澳门,已成惯例。然而利玛窦的耶稣会同工和中国教友们希望将利公的遗体就近安葬在北京,以便作为天主教在中国合法存在的证明。为此耶稣会士庞迪我给明万历皇帝上了一份奏章,李之藻为其奏章作了精心的文字润饰。同时,他们将奏章的副本交到了利公生前的好友、内阁大学士叶向高的手上。叶向高说,尽管外国人在京郊求得一块墓地是没有先例和法律依据的,但是对利公来说,则是当之无愧的。他表示愿意促成此事。

  万历皇帝曾因喜欢利玛窦进贡的西洋自鸣钟而破例默许他在北京定居,这次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又批准赏赐他一方墓地。有的官员对此持异议,他们以“从无此例”来诘问内阁。内阁大学士叶向高是这样反驳他们的:自古来华的洋人,“其道德学问,有一如利子者乎?毋论其它事,即译《几何原本》一书,便宜赐葬地矣”。明朝廷将北京西郊一处称做滕公栅栏的地产赐给了利玛窦作墓地。

  1611年11月1日,即诸圣节那天,明朝廷在滕公栅栏为利玛窦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从此,这位外国友人就永远与这里的苍松翠柏为伴,滕公栅栏也渐渐成了明清时期在京逝世的外国传教士的专用墓地。

  1635年,一本名为《帝京景物略》的书,对利玛窦的墓地作了描写,书中特别写道:在墓地南面的二重院落之前,立有一架石晷。石晷底座上刻有如下的铭文:“美日寸影,勿尔空过,所见万品,与时并流。”这架石晷为利玛窦亲手制作,其铭文的意思是:“岁月如梭,已往者不能追回,未来者也不在我们手中。所以奉劝大家要珍惜现在的时日,多行善,勿做无益之事。”

  修复墓地:尊重历史、开明开放的体现

  清朝末年,滕公栅栏已逐渐发展成了一处以墓地为主,包括有教堂、神学院、教会学校等多功能的、知名的天主教教会产业。葬入这块墓地的有中外籍的神甫、修女以及非神职的外国人。

  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城市建设的发展,北京西郊日渐繁华起来。在阜成门外仅1公里的地方保留滕公栅栏这处墓地,已经显得有些不合时宜。1954年,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开始筹建,看中了滕公栅栏这处距离市区不远而又安静的地方。据中共北京市委党校的老同志回忆,当时,有关人员为此请示了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处,而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处则直接请示了国务院,最终,周恩来总理亲自做出决定,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3位尊重中国人民传统习惯并为中西文化交流作出较大贡献的耶稣会士的墓地仍在原址保留,而其他传教士的遗骨及墓碑则迁至海淀区西北旺乡新辟的16亩墓地内。

  直至1966年以前,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3人的墓地,还是北京市文物局管理的受保护文物。“文化大革命”期间,为避免利玛窦等外国传教士的墓碑遭到破坏,中共北京市委党校的工作人员将利玛窦等人的墓碑深埋地下,墓碑就这样被保护起来了。

  1978年9月,中国政府派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兼经济研究所所长许涤新先生率团赴意大利参加一个会议时,意方与会代表多次提到了利玛窦,并转达了时任意中经济文化交流协会会长科隆博先生的一个愿望,即由意方用大理石镌刻一尊新碑,赠送给中国,希望能够在原处重新树立起来,以表达对这位曾对意中文化交流作出贡献的先哲的纪念。

  许涤新回国后,立即向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胡乔木写了一份报告,汇报了上述情况,并且建议对被平毁的利玛窦坟墓加以修复,保存中西学术交流的一个重要史迹。胡乔木阅后,表示同意,并随即上报给主管领导李先念副主席。

  笔者曾多方寻觅,终于在北京民政局档案室查阅到了这份报告的复印件。在报告的文眉间,不仅有李先念副主席圈阅的标记,而且,包括邓小平在内的另外几位中央领导圈阅的标记也赫然在目。

  得到了最高领导层的认可,中国社会科学院即于1978年10月24日向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发出一份题为《关于请修复意大利学者利玛窦墓》的函件,指出,此事已经“华主席和4位副主席的批准”,“请批转有关单位办理”。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将墓地修复任务交给了北京市民政局。

  历时一年,耗资一万元,原被深埋的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3位外国传教士的墓碑被挖出,并在原处基本上以原样修复完毕。

  1984年,在北京市文物局的协助下,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出资扩建了墓地,将原先散落在党校院内的60通外国传教士的墓碑全部重新树立起来。这60通墓碑1900年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推倒,1901年由清政府嵌入位于今中共北京市委党校内的教堂外墙,其后,散落各处。新的墓地被命名为利玛窦和外国传教士墓地。2006年,利玛窦和外国传教士墓地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青石无言,但一尊尊青石刻就的石碑却凝聚了历史的沧桑,成为明末清初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同时,它们是中国政府和人民与外国友人平等交往、友好相处的展示,也表明了中国政府尊重历史、尊重科学、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开明政策。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邬丽娅·司马义诺娃谈新疆电视事业发展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访谈:咸顺女谈朝鲜族文化艺术传承与发展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