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滇越铁路:一条通往近代化之路

赵旭峰

2010年02月20日13:4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1910年,由法属殖民地越南经中越边界直到昆明的滇越铁路全线建成通车,从此打开了云南面向世界的大门,揭开了滇东南地区的近代化进程。

  滇越铁路的修建及后期营运刺激了滇东南民族地区近代民族意识的觉醒,促进了当地商品经济的发展,带来了人们观念上的变化,使得滇东南一带在1910年之后成为云南省革命基础最好、经济发展最具有活力、社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

  滇东南各族人民的民族意识开始觉醒

  滇越铁路的修建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法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的结果,这就决定了法国在中国修建滇越铁路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帮助中国发展当地的经济,而是对中国进行经济侵略和原材料的掠夺。早在铁路修筑期间,法国殖民者以不平等条约为庇护,拆毁无数哈尼族、彝族、汉族等民族的房屋,霸占大量良田。殖民者不仅无偿占用铁路沿线的广大土地,而且还强迫当地各族人民充当苦力,滇越铁路的修建是以“一颗道钉一滴血,一根枕木一条命”的代价完成的。滇越铁路公司曾累计招募30万工人筑路,由于工程艰险和法国铁路公司的非人待遇,工人“到工后死于烟瘴者,不知凡几。加以克扣工资、无钱觅食、逃亡饿毙者,实不能以数计”,“此次滇越路工所毙人数,其死于瘴病、于饿死、于虐待者不止六七万人计”。有人写诗感叹说:“切齿当年卖国臣,南宋奸桧是前身;双行铁路千家命,怎奈经营付别人!”当时连法国人也指出:“滇越铁路建成后,不仅云南全省商务为法人所掌握,而且云南政府也在巴黎政府掌握之中。”

  由法国投资经营的滇越铁路全线通车,成为法国插入云南的一根吸血管,对云南社会经济、政治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帝国主义侵略造成的深重的民族危机和路权丧失后的经济掠夺,激起了当地各族人民民族意识的觉醒,促使滇东南民族地区的乡绅和民众加入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中。

  正因为如此,近代历史上滇东南发生的重要事件和历史人物都与滇越铁路有着密切联系:1899年,滇南爆发了“火烧洋关”的斗争,1903年发生了“拒洋修路”的斗争;孙中山领导的河口起义也与这条铁路有关,虽然当时铁路还未通车,但沿线已聚集了大批筑路工人,为起义奠定了群众基础;蔡锷入滇发动护国运动也是走的这条铁路;抗战期间,在东南沿海港口尽失的情况下,内地的大批人员、物资通过滇越铁路到达昆明,滇越铁路一度成为我国获取国际援助运输量最大的一条线路,对中国抗日战争的坚持和最后的胜利作出重大的贡献。

  传统生产方式开始向现代生产方式转化

  在滇越铁路通车以前,云南与外界的交通极为不便,生活必需品基本上是自给自足,同时也依靠周边地区的传统运输途径获得。随着滇越铁路通车以后,这种商品的供给体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量的外国商品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入云南。这些商品主要来自法、英、美、日等国,以棉纱、棉布、棉花、水泥、金属等为大宗。在外国商品的冲击下,铁路沿线和通商口岸地区的传统经济遭到瓦解和破坏。

  在帝国主义国家向滇东南大量输入其商品的同时,也不断从当地掠夺矿产资源。他们对有色金属(如锡、锑、银、铅)、煤、铁进行商业化开采,其中,锡是他们掠夺的头等目标。在1909年,个旧大锡产量仅为4743吨,1917年,增加到1.1995万吨。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云南矿冶业的快速发展更多地是依靠增加劳动力投入来获得的。其结果是矿工数量迅速增多,1917年个旧矿工增加到七八万人,矿工对粮食的需求诱导了沿线地区粮食商品化的发展,个旧遂成为“滇南米粮最大集中地”,蒙自和宜良成为输往个旧大米的最大集散地。此外,因为矿产的开发和交通环境的改变,铁路沿线兴起了河口、蒙自、开远、石屏、建水、个旧、弥勒等一批市镇。在这些城镇里,专门为矿工和过往商旅服务的行业也发展起来。

  滇越铁路的建成,使现代工业设备进入云南成为可能,1913年建成投产的个旧锡务公司购买的设备均通过滇越铁路运输,有力地促进了滇东南近代工业的发展。由于现代采矿机械的引进,提高了锡产量、降低了生产成本,滇锡贸易猛增,使锡业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1914年至1926年间相继成立的蒙自大光、开远通明、河口汉光等电灯公司的机器设备,无不是经过滇越铁路运进滇东南地区的,其发电量虽都只有几十千瓦,但却标示着云南的电力工业已从无到有,并逐步发展。此外,1909年之后逐渐开始采用机器生产的行业还有皮革、猪鬃加工、面粉、印刷业等,由此而出现了传统生产方式向现代生产方式的转化。

  人们的价值观念、生活习俗也开始改变

  滇越铁路从1903年由法国筹资修建到1910年通车,耗时7年,全长850公里,云南境内有466公里。滇越铁路途经云南境内的河口、蒙自、开远、弥勒等地,从少数民族聚居区呼啸而过,沿途数十个大小站点把大山深处的少数民族与外面的世界紧紧联结在一起,人们的价值观念、生活习俗也因铁路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滇越铁路通车后,对当地小农经济意识产生了强烈冲击,彻底改变了人们对铁路的看法。个旧锡业的大小矿主和蒙自、建水等地的乡绅已经认识到修筑铁路的巨大好处和前途,从而萌生了建立自己的现代交通设施的想法。他们抱着实业救国的梦想,呈请蔡锷批准修建由个旧至碧色寨再至石屏的寸轨铁路,而且全部由滇商入股建成,这是旧中国云南境内唯一自办成功的一条民营铁路。个碧石铁路的开通,使最初只有十几户彝族人家的碧色寨迅速成为一个异常繁忙的中转站及贸易集市,成为云南进出口贸易的重要集散地。

  滇越铁路的开通,给这里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带来了契机,成批的云南学生乘坐铁路到达越南的海防港,改换海轮到达欧美等地留学。这其中就有从弥勒县朋普镇息宰村走出的熊庆来先生,学成之后,他把毕生的精力投入到民族教育事业当中。而抗战期间,西南联大的知名学者、教授有许多是通过这条铁路来到云南的,西南联大的文法学院也在蒙自南湖边上留下了办学的足迹。

  滇越铁路建成通车后,许多外国人以工作人员、游历者和经商者的身份涌向滇东南地区。铁路、邮政、医院、供水、电力等服务性行业的产生以及网球、红酒、咖啡等外来商品直接改善了普通民众的生活,启动了新的消费需求。在乡土社会中,人们会用自己最熟悉的符号来表达事物,如用“一袋烟功夫”来描述时间,用“半片豆腐”来表达长度等,而铁路一旦运转,便有其规章制度,如准时出发、到站停靠、需要买票等,人们对此很不习惯而又必须习惯,并由此而变得井然有序。由此可见,从铁路通车引发的社会生活方式的变迁已逐渐分化瓦解了传统的乡土社会的结构。

(责任编辑:常雪梅)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