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我国首次发现辽代行宫“春捺钵”遗址群

周长庆 常亦殊

2009年12月21日17:53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吉林省考古工作者近日在进行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该省西部发现了4处辽代行宫“春捺钵”遗址群,这在我国尚属首次,填补了全国文物部门多年来没有找到辽代“捺钵”详细地址的空白。

  辽是以契丹族为主体建立、统治中国北方的封建王朝,为中国北方的社会发展和民族融合作出了贡献。辽代虽有首都“上京临潢府”(位于今天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但其政治中心不在首都,而在“捺钵”。

  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吉林省白城、松原地区专家组组长、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傅佳欣介绍,“捺钵”是契丹语,相当于汉语的“行在所”、“行宫”。契丹族作为一个游牧民族,其转徙不定、车马为家的游牧生活决定了辽代皇帝的巡狩制,即皇帝不常住京城,而是随季节气候和水草的变化,四时迁徙。“捺钵”是辽代富有民族特色的政治制度,也是处理政务的行政中心。

  傅佳欣介绍说,此次新发现的4处辽代“春捺钵”遗址分别位于吉林省乾安县赞字乡洁字村科铁公路线北的“花敖泡”南侧、让字镇藏字村北侧和正东位置,以及地字村(查干湖西南)附近。今年11月,乾安县文物管理所在遗址群发现了上千个土台基,最多一处发现土台基500余个,延续范围近4公里之长。土台基中有圆形、长方形,其中最大的圆形土台基直径长达30米、高约1.5米。“这些台基是人工推成的台基,有固定的几何形状,绝不是因为自然环境而形成的台基。这些台基很多是出于当年湖泊水位线附近,正符合辽代契丹人近水而渔猎的习俗。”傅佳欣说。

  乾安县文物管理所还在遗址群附近采集到大量的古钱币和陶、瓷片等物品,均为辽代、北宋年间文物。

  据史书记载,辽代的“四时捺钵”(即“春水”、“夏凉”、“秋山”、“坐冬”)中的“春捺钵”,正位于现在的吉林省境内,其他三时“捺钵”均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地区。根据这些依据,考古学家初步认定在乾安县发现的这些遗址为辽代皇帝“春捺钵”遗址群。

  辽代“捺钵”与国家政事紧密相连,辽代一切国家政事基本都在“捺钵”中进行,据史料记载,辽代皇帝先后来过吉林“春捺钵”29次。辽代皇帝在正月上旬从首都“上京”出发,一路东行,最后来到查干湖西南处(现吉林省乾安县境内)设“春捺钵”,前后历时60余天,而每次“捺钵”都“兴师动众”。傅佳欣说:“遗址群发现了多处土台基,就是当时行宫扎帐用的。以每个台基设一处营帐,每个营帐住8人计算,这与史料记载的‘捺钵’时百官、嫔妃及4000名御林军与皇帝同行的情况相呼应。”他还推测,台基的大小、高低与当时的等级制度、官员职务有关,皇帝、大臣所用的台基大小都有所不同,而士兵可能没有资格在台基上扎营。

  “春捺钵”的活动以捕鱼猎雁为主,并借渔猎之机大宴群臣和使节,约见各族首领、接纳贡品,商议国事。“春捺钵”时会举办“头鱼宴”、“头雁宴”等。所谓“头鱼”就是破江抓到春天的第一条鱼,“头雁”则是等待大雁北归的时候,把头雁打下来。举办“头鱼宴”、“头雁宴”是契丹族古老的仪式,也是辽代皇帝笼络周边部族的重要方式。根据史料记载,“春捺钵”时,方圆千里的契丹首领都要前来朝贺。傅佳欣说,“春捺钵”在渔猎宴饮的时候,也兼顾着统一国家、安顿后方的重大政治任务。

  辽代其他三时“捺钵”的主要活动为:“夏捺钵”,以避暑、议政为主;“秋捺钵”,以射鹿、召见各部落首领为主;“冬捺钵”,以避寒、议政为主。

  辽代的“捺钵”制度,对后世影响深远,金代、元代都有这一制度。“甚至到清朝,还有‘春水’、‘秋山’仪式,实际上是‘捺钵’制度的延续。”傅佳欣说,此次发现的辽代“春捺钵”遗址群将有助于理清中国地理考证中有关辽代“捺钵”地点的种种猜测,有助于验证史书中辽代“捺钵”制度的记载。此外,研究这种独特的政治制度,还有助于对辽代另外的夏、秋、冬“捺钵”遗址的认定。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