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昔为兄弟,今为子婿——唐朝与回纥的和亲及民族融合

王淑宁

2009年12月21日17:52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甘肃安西榆林窟壁画中描绘的梳回纥髻、穿回纥装的晚唐贵妇。 资料图片
甘肃安西榆林窟壁画中描绘的梳回纥髻、穿回纥装的晚唐贵妇。 资料图片
  自唐肃宗至德元年开始的70年时间里, 唐朝与回纥共和亲8次。回纥与唐朝的和亲活动是双向的,不仅有皇帝之女、宗室之女或大臣之女下嫁回纥,也有回纥上层贵族嫁入中原。不管和亲的初衷如何,和亲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其效果远远超出了政治的界限,有其积极的影响和进步的作用,客观上有利于民族之间的团结,也有利于社会的进步。

  70年间与回纥和亲8次,凸现唐朝民族关系的融洽

  和亲是指两个不同民族政权或同一种族的两个不同政权的首领之间,出于“为我所用”的目的进行的联姻。美国社会学家戈登曾提出研究和度量民族融合的7个方面或7个变量:文化融合、社会组织网络的相互进入、通婚、民族意识的淡化、民族偏见的减弱、民族歧视行为的消除、价值观和权利冲突的消除。他指出,只有当其他6个方面的民族关系都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时,大规模的族际通婚才有可能出现。民族和亲作为通婚的一种表现,不仅是民族融合的重要途径,也是衡量民族融合的一个有力指标,同时也体现出一个时代的各个民族之间民族意识、民族偏见和民族歧视的强弱。

  中国最早的和亲发生在东周,据《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记载,周襄王叫狄人去攻打郑国,为了表示对狄人的好感和谢意,娶了狄女隗氏为后。在中原的王朝中,和亲之风以唐朝为最盛。据统计,唐朝同少数民族政权和亲共有33起,且远嫁外国的公主人数众多,对历史影响十分深远。其中唐与回纥共和亲8次,是唐与少数民族和亲中次数最多的,而且有好几个为皇帝之女,如肃宗次女宁国公主,德宗第8女咸安公主,宪宗第10女太和公主,还有许婚而未出塞的宪宗第15女永安公主,同其他少数民族和亲相比,这是不多见的。

  唐与回纥和亲始自毗伽公主。唐中叶,唐朝由鼎盛走向下坡路,天宝十四年(公元775年)发生的“安史之乱”,成为唐与回纥和亲的直接原因。安史之乱爆发后,盛唐的繁华在战火中灰飞烟灭。叛军在半年之内,连克两京。至德元年,唐肃宗在灵武仓促称帝,面对唐军日益溃败的局面,肃宗认为只有“借兵于外夷以张军势”才能击退叛军,于是“遣故汾王男承寀使于回纥,以修好派兵”。唐朝派李承寀到了回纥后,回纥可汗葛勒“……喜,以可敦妹为女,妻承寀”,也就是将可汗夫人的妹妹嫁给李承寀。由此,这位嫁到中原的回纥公主成就了唐朝与回纥的首次和亲,唐肃宗封她为毗伽公主。

  李承寀出使回纥,不仅达到了借兵的目的,也开了唐与回纥和亲的先河。为了酬谢回纥出兵帮助平叛之功,乾元元年秋,肃宗把自己的幼女封为宁国公主嫁给英武威远毗伽可汗。从此时起直到大中二年(公元848年)黠戛斯灭回纥止,唐朝先后以宁国公主、小宁国公主、咸安公主、太和公主等嫁与回纥。

  唐朝与回纥和亲,自唐肃宗至德元年开始,历经六朝共70年时间里,和亲共8次。其间,不仅有皇帝之女、宗室之女或大臣之女下嫁回纥,也有回纥上层贵族嫁入中原。当然,不论是嫁入回纥或者嫁入中原,这些贵族女子始终摆脱不了自己的政治宿命,成为国家利益的牺牲品。

  和亲带来的积极影响和进步作用,远远超出政治范畴

  唐与回纥和亲次数如此之多,首先在于唐朝的统治者有好几位都有少数民族血统,如唐太宗李世民说过:“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统治者这种相对平等的民族观念,在治理国家、颁布政策的时候会有所体现,这也使得唐朝的风气较为开放,这些民族意识的淡化、民族偏见的减弱,为双方和亲的实现提供了主观可能性。其次是唐朝为求得边境安宁。纵观我国历代的和亲,没有一次不是统治阶级为扩大自己的势力、稳固自己的统治而进行的政治活动。因此,其本质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是一种政治工具。他们借助婚姻这一社会现象,调和统治阶级间的政治关系,缓和民族关系,平息敌对和战争,达到阶级统治的目的。唐代的和亲政策当然也离不开这一政治目的,要想边境安宁,搞好民族关系,就必须采用一系列政策措施,而和亲政策则是上策。

  对回纥而言,在唐初年只是漠北草原一个受突厥控制的弱小部落。仅靠自己的力量无法摆脱突厥的控制与压迫,必须寻求唐朝的支持。回纥汗国建立后与唐和亲,政治上,一方面可缓和相互敌对关系,另一方面,可借助唐的力量巩固自己的统治,震慑其他周边民族政权。在经济上,可以得到唐赐予的大批财物,可与唐互市,获取经济利益。

  和亲既是民族交往的一种重要方式,又是民族融合的一个重要途径,客观上有利于民族之间的团结,也有利于社会的进步。不管和亲的初衷如何,和亲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其效果远远超出了政治的范畴,有其积极的影响和进步的作用。

  民族和亲的发生往往伴随着民族间政治、经济、文化和血缘上的交融,为民族融合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对民族融合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对于唐与回纥和亲的历史作用,历史学家刘义棠先生曾有过精彩而详当的论述,他认为,“文化是渐次演进的,吸收外来文化,亦决非突然而至。唐朝由于时势之所趋,联合回纥,平安史之乱,助讨吐蕃,以致不惜倾唐国库甚至负债市易回纥马。更破史例以皇帝亲生女儿出降回纥。唐朝所求者,无非促进民族感情,得以宁边,并联军以平息内忧外患;回纥则因此生产得以畅销,民生得以改善,增进与唐交通,以致吸收了汉文化,促使血胤混化,但后者绝非彼此始料所及者”。

  从政治角度来看,不论双方和亲的目的何在,一旦双方和亲后,或多或少都调整了和亲双方的关系,缓和了紧张局势,促进了民族团结和融合。咸安公主下嫁时,回纥可汗曾上书唐德宗说:“昔为兄弟,今为子婿,半子也。若吐蕃为患,子当为父除之。”唐与回纥之间通过和亲所确立的“甥舅”关系,影响波及后世。“回纥世称中朝为舅,中朝每赐答诏亦日外甥。五代之后皆因之”。这种亲属关系实际上是一种政治关系,通过甥舅关系及其影响,促进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与发展。

  “和亲”除给双方带来政治效用之外,还有助于双方的经济交流。唐和亲公主所用嫁妆,实际上也是唐对少数民族的一种经济援助。大历四年代宗把崇徽公主许配给回纥英义可汗,仅陪送的纺织品就达两万匹。唐朝公主与回纥和亲,带去了大量的丝织品、金银器皿和各种工匠,中原的文化、技艺也随着传入回纥。这促进了回纥社会经济的发展。除了直接的给予外,实行和亲一般都有互市协议。唐回和亲后,双方的马绢交易较为繁荣,回纥“岁以数万(匹马)求售”,而且往往以“马一匹易绢四十匹”。在持续80年的马绢贸易中,回纥从唐朝取得了所需要的绢帛,增加了财富,从而引起自身经济的变化,即商业在社会经济中的比重显著增加。而唐朝则达到了维护边防安全和内部稳定的目的。

  回纥与唐朝由于长期接触,政治、经济上往来频繁,必然也加强了文化交往与融合。《资治通鉴》有一段记载说:“初回纥风俗朴厚,君臣之等不甚异。……及有功于唐,唐赐遗甚厚,登里可汗始自尊大,筑宫殿以居,妇人有粉黛文绣之饰。”这段话可以体现出汉文化对回纥生活习俗所产生的强烈影响。回纥人大量进入中原,由于和汉族长期杂居,风俗习惯也逐渐汉化。在和亲时,回纥往往派遣大批使者来迎亲,他们耳濡目染唐朝的风俗,受到了影响。如贞元四年,回纥迎娶咸安公主时,可汗“遣其妹骨录毗伽公主率大酋之妻五十人,逆主”。这些人在长安时和皇族及大臣妻女广泛接触,是一次妇女间的文化交流。各族之间的文化影响是相互的,唐朝受到回纥风俗习惯的影响也很强烈,如唐诗中描述:“回鹘衣装回鹘马,就中偏称小腰身”。

  通婚联姻无疑会加速民族融合的进程,唐与回纥在频繁的和亲联姻中,既有许多回纥人融入到汉族之中,也有许多汉族融入到回纥人之中。唐代嫁与回纥的公主及宗女等,除宁国公主、太和公主后来因故返回中原外,其他几位连同陪送的众多男女,基本上都与回纥融合。毗伽公主嫁与李承寀,回纥酋长成宗之孙与李靖曾孙成婚后,也逐渐融入汉族当中。会昌二年(公元842年),以回纥4位王子为首的部众降唐,唐武宗赐名温没斯为李思忠,阿历支为李思贞,乌罗斯为李思礼,又赐名回纥宰相爱耶勿为李弘顺。这些人连同他们所率部众,此后与汉族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进而说汉话,着汉服,与汉族人通婚,久而久之也就融入到汉族之中。这些人繁衍的后代,既有回纥血统,又有汉族血统,成为回纥与唐朝民族融合的最好例证。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