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探访德格印经院

老刀

2009年11月24日13:18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光线暗淡的藏版库房。
光线暗淡的藏版库房。
  “十一”期间,笔者和几位好友,租一辆三菱越野车,从成都出发,一路上由既当司机又做向导和翻译的泽巴、彭措两位藏族亲兄弟轮流驾车,经雅安、康定、道孚、卢霍……,一直西行而去。在近千公里的山路上,穿行于高山、峡谷、森林、草原之中,看不够美景如画、藏地风情。

  德格县城坐落于金沙江的支流的峡谷中,县城依山而建。唐初随着“茶马互市”的兴起,德格成为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由于地处交通要冲,也使德格的文化进一步发展,成为藏族聚居区三大文化中心之一(西藏拉萨、甘肃拉卜楞、四川德格)。全国最大的藏文印经院——德格印经院就坐落在县城中央的山坡上。德格印经院是藏传佛教印经中心之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德格印经院全名为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清雍正七年(1729年),第十二代德格土司却杰·登巴泽仁为发展佛教,弘扬佛法,传承文化,在其家庙贡钦寺内另建佛殿,刻版印经。前后经过4代土司,历时30年,建成了3楼1底的印经院,原名为德格贡钦寺印经院。

  德格印经院以其收藏文献典籍最广博、门类最齐全以及考究的刻版工艺和精湛的印刷工艺而位居藏族聚居区三大印经院之首。德格印经院雕造、收藏了大量藏文化五明学各科著述和藏传佛教各派经典(如红教《宁玛举布》、花教《萨迦干布》、白教《当波文集》、黄教《宗喀巴文集》以及苯教《鲁布》),包括在印度早已失传的《印度佛教源流》和藏文、梵文、乌尔都文3种文字版本的《般若八千颂》等珍本、孤本。印经院所藏典籍文献830余部,涵盖了整个藏民族历史、政治、经济、宗教、医学、科技、文学、艺术等学科内容,包括了藏传佛教五大教派及整个藏民族文化的精髓。而德格印经院制版、印刷、装帧工艺精湛,堪称一流,工艺流程古老而完备,被称为“刻版印刷的活化石”。

  印经院的整个建筑呈正方形,占地3000平方米,坐北朝南,红墙平顶,庄严古朴,具有浓郁的康巴藏式古建筑特色。红墙平顶上的金刚时轮、镏金孔雀和金幢经幡,远远地就能看到。对于藏族同胞来说,这里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据说围着印经院绕满1111圈就可算修行圆满,因此不管是开馆还是闭馆,都有无数虔诚的民众在印经院的墙下转经。成群结队的藏民虔诚地口念经咒,有的持转经筒,步行按顺时针绕印经院转经祈福,有的则虔诚万分地五体投地跪拜。

  穿过印经院门厅,里边的院子并不宽大,举头看去,院内是一座3层的藏式碉楼建筑,色彩浓烈而显肃穆。向导带我们上了左侧的楼梯,让我们按顺时针方向参观,并告知有的地方是不能拍照的,特别是经版!到了二楼,再转向右侧的一个很陡的楼梯来到藏版库,版库如同图书馆的库房,版架很多,从地板直到屋顶放置的全是印版,多得难以计数。为了防止火灾,这里没有安装电灯,每个过道看到的两排版架间只有一扇不大的窗户,光线十分暗淡。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我们抽出了一块沉甸甸的印版,手柄光滑,木刻字迹清晰、乌黑。虽然看不懂内容,但笔者抚摸着承载藏文化这坚实的载体,心灵有着刹那的触动,这种感觉大概是来自于藏传佛教的博大精深和神秘。这些书版、画版多有200余年的历史,静静地躺在飘着酥油香的版架上,我们的心也莫名地感到沉重。

  源于对宗教的极端虔诚,德格印经院把每一道工序都处理得严格无比,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印刷用纸由藏地一种富纤维、带毒性的草根皮(汉文学名叫“瑞香狼毒”)特制,纸色微黄,吸水性强,柔韧性好,而且防虫蛀、鼠咬,久藏不坏;用墨方面,重要经典一律用朱砂印刷,其余一般经书选用上等松烟。而说到印版,德格印经院的每一块印版都来之不易,从选材到刻版都有一套复杂、严格的操作规程。当地藏族同胞秋后上山砍伐刚落叶的红叶枫木,精选顺直无疤的木材,顺木纹截为长110厘米、宽70厘米的画版和长宽分别为66至70厘米、11至18厘米的书版,厚3厘米,顶端留10厘米长的手柄以方便印刷。德格印经院既是印刷厂更是出版社,所有经书都要经名家精心整理,反复校刊。雕刻人员根据技艺精湛的书法家写在纸模上的文字进行雕刻。通常情况下,技艺娴熟的工匠每天只能完成一块印版的单面刻制工作,而10天左右才能完成一幅画版的单面雕刻。比如有213卷129024页的藏文大藏经之《丹珠尔》,印版达64512块,前后花了100余名书法家和500名雕刻巧匠5年时间,才算大功告成。

  印刷经文的地方在三楼,地方并不大,大约100多平方米,我们看到有十几个年轻的印刷工在飞快地工作。印经时两人一组,相对而坐,印版就放置在二人之间的斜板上。高坐者刷色,矮坐者拿印纸,高坐者接纸的另一端放在印版上,矮坐者手持卷布干滚筒,自下而上双手推过,高坐者迅速揭起已印好的书页放在一旁。刷色、上纸、压滚、取纸……周而复始,十分麻利,如同机器,可以想见劳动量非常之大。我们看到的是用墨色印刷,印经用的纸张一般切割成10厘米宽、60厘米左右长,印之前适当湿润以便容易上墨,印好的经文要晾干,然后整理、装帧。

  德格印经院从传统的藏式建筑到藏经架上重重叠叠摆放的木刻印版乃至精美的壁画、雕塑等,都是珍贵的文物。在当今世界上,完整保存27万余块印版,是绝无仅有的。至今仍保持着300年前的传统木刻印刷技术和工艺的德格印经院,在今日更加显得生气勃勃。它不仅具有藏族文化艺术的典型特征,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德格之旅,人文之旅,心灵之旅。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