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十八军老战士彭仲权:进驻西藏 雄关漫道(上)

2009年09月22日16:23  来源:西藏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从雅安出发行军大约十多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二郎山脚下。有一首歌曾这样描述二郎山:“二呀嘛二郎山,高呀嘛高万丈,古树荒草满山野,巨石满山冈,羊肠小道难行走,康藏交通被它挡……”上世纪50年代这首广为传诵的歌曲,歌颂了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公路建设者在艰难的情况下打通二郎山修筑川藏公路的业绩。二郎山海拔3400多米,是川藏线上的第一山,距雅安39公里,是藏汉民族南路边茶交易和茶马互市的重要通道。这里山势雄伟,峰峦叠嶂,悬崖陡峭,山溪淙淙穿峡入谷,百转千回。然而,艰苦的行军,沉重的负载,超负荷的体力透支,让我们无暇顾及这壮美风景。当时虽然已是阳春三月,这里的气候却一日三变,气象万千。西南军区早在二月调工兵部队对原有的羊肠小道进行加宽修筑,建成了一条粗通的马车道,但山道仍然坎坷崎岖。我们在翻越二郎山前,先在山脚下休整,从思想上、物质上做了充分准备。为了应对路途中的突发情况,部队领导也作了周密安排,一路上设有饮水小组、卫生小组、宣传小组,以及收容小组,这是为了掉队的同志而设的。

  为了抢时间,吃完晚饭我们就开始向二郎山进发。天已黑了,一路上我们遭遇到了许多无法想象的困难。这条道就是白天走尚且不易,何况夜路爬行。我们每人身上负重达35公斤左右,山路崎岖狭窄,弯道陡急,不时有人被石头绊倒,加上海拔越来越高,呼吸便越加困难。我的衣服里外都被汗水完全湿透,山风吹来,我打了个寒噤,不时闻到自己的汗味从领口里散发出来。我当时年仅19岁,在机炮连一排二班当战士,是一名预备射手。入伍前刚从家乡一所学校初中毕业。在当时,部队里的大部分同志基本上处于文盲或者半文盲,所以凡遇到需要动笔写东西,领导总会想到我。同志们都称呼我小知识分子。

  山越爬越陡,脚步越来越沉,汗水随着我的脸颊往下淌。我又累又饥,口干舌燥。我肩膀上扛着的那挺机关枪犹如一座大山压得我口喘粗气。

  我们班配备了一挺从国民党军队缴获的美式重机枪,枪身重20公斤,由3人轮流扛,我便是其中一名。脚架重10公斤左右,由另外两人轮流扛。其余战士为弹药手,正副班长各配备了一支苏式冲锋枪。这时距上山已经过去好几小时了,大家体力明显不支,掉队现象非常严重。和我轮流扛枪的那两位同志早已落到后面,我一人扛着这挺重机关枪已不知走了多久,我的双肩被压得疼痛难忍。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体力的确不错,也许年轻吧,正是身强力壮阶段。排长来回巡查,几次看到都是我一人扛枪,便主动上前要和我替换,都被我拒绝了。我硬是咬着牙一直挺了下来。天快亮时,我们终于爬到山顶,距我们出发已是十几个小时。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