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十八军老战士彭仲权:进驻西藏 雄关漫道(下)

2009年09月22日16:23  来源:《西藏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我们继续前进,本想下山要容易些,哪想,一夜的艰苦跋涉,每个人的双腿都似灌铅般沉重,由于作用力不同,下山时双腿更是发软不听使唤,加上身上负重,每走一步稍不小心,就容易摔倒。我的脸颊因长时间用劲而憋得通红。宣传队一路上为我们打快板、唱歌。快板内容都是他们根据一些英雄故事改编的。

  刘伯承元帅曾经说过:进军西藏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次长征。翻阅二郎山无疑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进军任重而道远,无数艰难险阻仍在前头,无数高山险川需要我们一步步征服。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坚持的勇气,是无法克服重重困难抵达胜利彼岸的。

  又是十几个小时的艰苦跋涉,在次日傍晚时,我们终于翻越了二郎山。当地政府热情接待了我们,并积极号召群众为我们找住房。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安顿下来。这时候的我已经筋疲力尽,双脚满是血泡,双肩肿胀得老高且磨破了很大一块皮,碰也不能碰。大家东倒西歪躺倒一片。这时,连部卫生员到各班看望病员,并传达连长指示:为了明天行军,今晚各班必须烧开水泡脚。看到周围同志们疲惫的倦容,我拿出针线包,用针将脚上所有血泡一一挑破,坚持主动担负扛机枪的任务。其实,我何尝不是周身疼痛、疲惫不堪呢?我一路上的表现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受到了大家一致赞扬,也受到了连部领导的肯定。这是我入伍以来,第一次受到表扬,这让我无比激动,大大激发鼓舞了我。后来我又无数次受到部队领导表扬,以至于到达江孜后,部队授予我三等总功臣的荣誉称号。

  那一夜我睡得很晚,枕着一身的酸痛和疲惫沉沉睡去。明天是什么我不知道,未来还要经历多少艰难我也不知道。但我毫不畏惧。我19岁的青春血液里流动着勃勃生机,我年轻健壮的躯干里激情在燃烧,它像一团熊熊火光,点燃我的生命,照亮我的人生,坚定我的信念,鼓舞我一直向前。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将踏上新的征程。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