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十八军老战士彭仲权:铁索桥寒

2009年09月22日16:23  来源:《西藏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大渡河发源于青海,全长1000多公里,在石棉县境内。大渡河两岸系横断山脉,崇山峭岭,高耸挺拔,河道陡峻,险滩密布,水流湍急,渡口极少。安顺场是这一带唯一的渡口,大部队通过极其困难。

  泸定桥因年久失修,早已停止使用。桥长103米,13根铁链固定在两岸桥台落井里,是进藏的必经之道。在中央发出进藏指示后,上级马上派工兵部队对泸定桥进行抢修,在原有的铁锁上又加铺了一层木板,加固了铁索。但面积很窄,只能单人行走,人走上去摇晃得很。连里针对过桥召开了紧急会议,号召大家积极讨论,对每一项工作作了认真分析,具体安排和部署了过桥细节,决定驮子弹的骡马由连里统一组织,由专人负责从大渡河水势较缓、较浅的地方趟水过岸。但后来听说,还是有许多骡马过河时经不住湍急的水流被无情冲走了。最浅最缓的河面尚且如此,便能想象出大渡河的威力。各班的马驮子由各班负责由人力扛过去。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不仅需要体力好、胆大心细的人,还要具备顽强的吃苦精神。我们班长主动承担了扛马驮子的重任。班长叫刘荣华,是一名老军人,是淮海战役后过来的解放战士,进军大西南时曾荣立二等功。他做事果敢,作风顽强,一向身先士卒,是一个硬汉子。我也踊跃报名承担重任。会议经过大家充分讨论,决定由我挑这个重担,班长接应,连、排长在桥头指挥。

  连里决定由我们二班率先过桥。我先将马驮子架在我的双肩上,前后由二人扶着慢慢前行。桥面晃动很大,如掌握不好平衡,极容易造成连人带物一起摔倒。桥下是咆哮汹涌的大渡河,涛声滚滚,像指挥千军万马的冲锋号角在吹响。为了不头晕,我双眼平视前方,尽量让自己保持心情平静。本来是我和班长轮流扛马驮子,可到了桥上才知道,桥面太窄,根本就容不下两人并排。汗水从我的额头流到我的眼睛里,我无法擦拭,只能眯着眼一步步朝前挪动。桥上风很大,桥身左右摇动,好几次我感到恶心想吐,但都极力控制着。我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不能给我们班抹黑。我的脖子和肩膀疼得几乎要断了似的。看见连长在前面向我挥手,我告诉自己:“坚持住,很快就要胜利了,一定要坚持住。”就这样大约过了40分钟,我们安全抵达桥对面,受到连领导的再次嘉奖。

  如果说二郎山是进藏的第一山,那么大渡河就是进藏的第一大河。过了大渡河,我们顺利进入甘孜,踏上了藏区的茫茫大地。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