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忆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

曹圣洁

2010年08月24日14:50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忆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
  



  1953年,我从金陵协和神学院毕业后,在上海任教职人员。1954年夏,我作为记录员被派到北京参加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当时我只为能去北京而兴奋,后来才意识到这是一次多么重要的会议!今天尚在世的代表和工作人员中,我可能是80岁以下的仅存者。

  中国基督教过去只是“外国在中国设立的基督教会”

  中国基督教过去被称为“洋教”,不仅因为它近代从欧美传来,而且基于这样的事实:中国教会在组织、人事、经济上都受外国教会控制。从严格意义上说,它只是“外国在中国设立的基督教会”,而不是“中国的基督教会”。1913年以后,外国教会曾经集中资源在我国基督教内进行大规模调查研究,反映其成果的出版物,名为《中华归主》,英文原名是《基督教占领中国》。

  基督教在欧美国家中分成不同的教派,自成体系。各国的各教派又组成不同的差会团体向外传教。传入我国的基督教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分属于不同的教派,彼此之间互不往来,甚至相互攻击,而外国教会则按照各自的势力范围分而治之。至1949年,我国基督教约有70多个宗派,分属130多个传教差会。

  新中国成立前夕,基督教界的民主人士吴耀宗、邓裕志、赵紫宸、张雪岩、刘良模五人被邀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会后,吴耀宗率领基督教访问团去华东、华北各地宣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并了解各地教会情况,向中央人民政府反映。经与周恩来总理3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后,吴耀宗明确了中国基督教应当自动地摆脱帝国主义对它的控制和影响。他连同40位基督教领袖共同发起了以拥护新中国、实行基督教独立自办为主旨的《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宣言(简称三自宣言,三自指教会实现自治、自养、自传),向全国信徒征求签名。这个行动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欢迎。1950年9月23日,《人民日报》全文登出了该宣言及首批签名者1527人的名单,这标志着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当时名三自革新运动,以下简称三自运动)的起始。在1951年4月举行的“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基督教团体会议”上,出席会议的中国基督教人士组成了中国基督教抗美援朝三自革新运动委员会筹备委员会(以下简称三自筹委会),推进三自运动。至1954年,在三自宣言上签名的基督徒达417389人,约占当时全国基督徒人数的2/3,说明这个运动得到了教内外广泛的支持,召开全国性的基督教会议的条件日趋成熟。

  第一届全国性的基督教会议是一个里程碑

  中国基督教第一届全国会议于1954年7月22日至8月6日在北京灯市口公理会教堂举行。与新中国成立以前基督教举行的会议相比,这次会议是史无前例的、里程碑式的大会。

  首先,这次会议是在反帝、爱国、爱教的大前提下进行的。中国基督教人士过去与外国教会联系多,与本国社会接触少,且深受外国基督教内反共的思想影响,对新中国心存疑虑。当时,国家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正顺利进行;周总理率领中国代表团在日内瓦会议上取得了重大胜利;新中国第一个宪法即将颁布,宗教信仰自由将更有明文保证。为了帮助代表们开阔眼界,大会邀请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钱俊瑞秘书长以及全国政协常委章伯钧先生,分别作了关于当时国家形势及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报告,使许多代表首次与中央领导近距离见面。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宗教事务处何成湘处长是一位诚恳的老革命干部,他的讲话切合中国基督教的实际,又进一步说明政府鼓励和支持三自运动的目的,是使中国基督教完全变为中国基督徒自办的宗教事业,这些消除了不少代表的顾虑。

  其次,这次会议完全由中国基督徒及教职人员主持并参加,不受任何外国教会团体或传教士的控制。1877年、1890年、1907年,在华的外国传教士曾经在我国举行过3次传教士大会,其中前两次全部是外国人参加,所讨论的问题也完全是从西方对华传教的角度,考虑如何联合力量,改进传教手段,更有效地传播西方文化。1922年5月在上海曾经举行基督教全国大会,实际上也是由各大教派背后的传教差会联合主办,大会的一切报告、演讲、宣言全用英文传译,而中国代表中仅有2/5的人懂英文,其参与程度可见一斑!那次会上成立了中国基督教协进会,实际上是外国差会的协调机构,虽然会长、总干事是中国人,负责实际工作的还是外国传教士。

  1954年的基督教全国会议是中国基督徒有史以来第一次当家做主行使主权的会议。会议总结了三自运动发起4年以来的工作成就,全体代表在14个小组内各抒己见,共同讨论中国基督教前进的方向和三自运动的方针、任务。

  第三,我认为最主要的,是这次会议使基督教内部达到了空前的大团结。过去基督教所谓的全国性会议,大多是单一教派召开,或者几个大教派联合召开。出席这次会议的代表232人,来自全国各地,代表了62个教会及团体,包括自称不属任何教派的“独立性教会”人士,其覆盖面之广,是过去无法设想的。

  只有走爱国爱教的道路才有光明前途

  虽然当时三自运动已有一定基础,但在基督教内部要达成真正的团结,尚非易事。中国基督教界过去受西方“有神无神势不两立”的思想影响,使人以为基督徒接受无神论者共产党的领导就是“信仰不纯”。同时,教内又长期存在教派、神学观点上的分歧,难以调和。对于爱国,虽然任何人难以公开反对,但有人借“信仰问题”挑起争端,形成一股反对参加三自运动的暗流,在广大信徒中施展负面影响。

  然而绝大多数代表在看清了祖国繁荣进步的形势和国家明确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举措后,认识到基督教只有走爱国爱教的道路才有光明前途。三自筹委会的人员也在会中做了大量团结工作:吴耀宗明确要求已经参加三自运动者不能把没有参加的同道看做落后的“宗派”倾向;丁光训在会上详细介绍了华东11个神学院校合并成金陵协和神学院的成功经验,即对不同的信仰(实际是神学观点)实行切实的“彼此尊重”,各人可保持原来的观点和习惯,不加争辩,和睦相处,使代表们亲身体会到三自运动负责人寻求大团结的真诚愿望与已经开辟的可行途径。小组内逐渐形成坦诚相见、民主协商的热烈气氛。正气上升后,团结的局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会议最后一致通过关于促成在反帝、爱国、爱教基础上的大团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等4项决议,而且在组织上正式建立了团结全国基督徒爱国爱教的新机构——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吴耀宗被选为主席,陈见真、吴贻芳、陈崇桂、江长川、崔宪祥、丁玉璋六人为副主席,139位代表担任第一届委员。委员会还保留空额11名,为继续扩大团结范围时增补。这个组织和以后成立的中国基督教协会合称中国基督教“两会”,一直活动至今。

  大会结束时,恰逢百年罕见的淮河、长江水灾,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惊人的速度抢修路轨,使北京至上海的铁路交通不致完全中断。在回沪途中,火车在有些路段的水面上蠕行,时行时止。因车票紧张,除年迈者外,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刘良模、罗冠宗等人都和代表们一起乘坐硬座,大家互相照顾。记得罗冠宗因实在太累,便横躺在车厢内的走道上。这次旅途共花了3天3夜,到达上海时,我们的腿都肿了,然而大家的情绪却是无比高涨,因为中国基督教已经以大团结的崭新姿态加入全国人民建设新中国的伟大行列。

  (作者为中国基督教“两会”咨询委员会主任)

(责编:汪东亚)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