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与人无爱亦无嗔——记奇僧苏曼殊

周迅

2010年07月13日10:41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苏曼殊,近代作家、诗人、翻译家,广东香山(今广东中山)人。原名戬,字子谷,学名元瑛(亦作玄瑛),法名博经,法号曼殊。苏曼殊1884年生于日本横滨,父亲是广东茶商,母亲是日本人。

  1903年,19岁的苏曼殊留学日本,并利用假期到泰国、斯里兰卡等国游历。学成后回国,任上海《国民日报》翻译,不久即于惠州蒲涧寺出家为僧。1907年,他赴日组织亚洲和亲会以反抗帝国主义,后与鲁迅等人合办杂志《新生》,但未成功,此后远赴爪哇。辛亥革命后归国。1918年,苏曼殊在上海病逝,年仅34岁。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笔者在湘北一家小书店买到一本马以君先生笺注的《燕子龛诗笺注》,当夜品读,以为别有慧性,隽永轻清。后来在杭州西子湖畔,拜谒曼殊墓,又为墓前两丈高的“曼殊大师之塔”感慨良多。再读“燕子龛”,滋味更为复杂。曼殊大师曾“寄调筝人”:“禅心一任蛾眉妒,佛说原来怨是亲。雨笠烟蓑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这也算是他莫测其高深的心迹之一斑吧。

  曼殊大师天生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他自幼失去生母,族人出于“正统”观念,把他视为异类,受尽了凌辱,以致他后来常叹:“思维身世,有难言之恫”,“每一念及,伤心无极”。这种身世,导致他暴饮暴食,狂吸雪茄,有病不治,“以求速死”。但他毕竟天生异禀,掩不住的才华终究要喷涌出来。

  曼殊大师妙诗众多,唯《七绝·本事诗》一首尤其受人追捧,也是他的自况之作:“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此篇于曼殊大师而言,正如《锦瑟》之于义山——都是压卷之作,都是身世之感,都给人以言有尽而意无穷之感。其时,他正流落在异国他乡。尺八是日本的箫,樱花是日本的国花,这两样都是对处境的点明。箫与笛,在中国诗歌里有着神奇的魔力,它们都是乡愁的催生剂。

  生活困窘、离家闯荡,特别是与陈独秀、陈少白、章太炎、蔡元培、宋教仁、鲁迅、周作人、马一浮等人的广泛交际,加之在民主革命、文艺创作中的磨砺,以及“东海飘零20年”的经历,使曼殊大师不仅成为我国近代史上最早觉醒的民主革命者,而且成为独有慧根的文学家。

  曼殊大师以僧名风闻他所处的时代。他的才情和胆识,时人少有能出其右者,然而他却袈裟披肩风雨一生。他16岁出家,多半是以一种无言的行为抗争其多桀的命运。15岁那年,曼殊大师随表兄去日本横滨求学,当他去养母的老家时,与日本姑娘菊子一见钟情。然而,他们的恋情却遭到了苏家的强烈反对。苏曼殊的本家叔叔知道此事后,斥责苏曼殊败坏了苏家名声,并迁怒于菊子父母。菊子父母当众痛打了菊子,结果当天夜里菊子投海而死。这一打击让曼殊大师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回到广东后,他便去蒲涧寺出了家。

  曼殊大师是情僧。面对故国的乱世惨象,他痛不欲生。渡湘水时,他作赋吊屈原,对着滔滔江水长歌嚎啕。他还以自己与菊子的初恋为题材创作了爱情小说《断鸿零雁记》,感慨幽冥永隔的爱恋之苦,也引得当时不少痴情男女泪湿襟衫。

  曼殊大师又是诗僧,在他仅仅34年的生命里,留下不少绝妙的诗作。25岁那一年,他在东京的一场小型音乐会上认识了弹筝女百助并一见如故。但此时他已了却尘缘,无以相投,便垂泪挥毫:“鸟舍凌波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即便今日读来,依然令人肝肠寸断。在日本从事反清活动时,他曾作诗:“海天龙战血玄黄,披发长歌览大荒。易水萧萧人去也,一天明月白如霜。”足见其豪气冲天。

  曼殊大师也是画僧,创作过许多让人过目难忘的画作。

  曼殊大师还是一个爱国的革命僧人。他在东京加入过兴中会、光复会等革命组织,还参加了反对沙俄侵占我国东北的“抗俄义勇队”,并在上海参加了由章士钊等人创办的《国民日报》,担任翻译,为声援章太炎、邹容反对清廷查封《苏报》做了大量工作。

  情僧、诗僧、画僧、革命僧,苏曼殊集才、情、胆识于一身,在经过了34年的红尘孤旅后,于1918年5月2日留下“一切有情,都无挂碍”8个字后离开人世,给后人留下无尽的感慨。

(责编:常雪梅)
访谈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长:用文化舞台带动经济发展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