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信箱|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感受汉地的藏传佛教 

2010年06月29日17:15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最近一个月来,笔者密集接触了几家汉地藏传佛教场所,对于其蓬勃发展的原因,有一些初步体会。一是北京的一家活佛精舍,位于望京。该活佛曾经参加过世界佛教论坛,自己的佛寺在青海藏族聚居区,但他经常到汉地弘法。在朋友的引介下,我们在精舍等待了两个多小时以后,见到了这位活佛。一屋子约50来人依次向活佛跪拜、敬献哈达与供养,有10位左右的善男信女当场皈依。二是浙江三门县的多宝讲寺,这是著名的浙江籍藏密高僧清定上师复建的佛寺,承续格鲁派法脉。目前该寺的住持智敏上师以讲经说法著称,全寺约有60位僧人,其中1/3受过高等教育,近年来智敏上师的众多讲记正由高足们陆续整理出版。多宝讲寺的发展微微呈现出连锁形式,绍兴也建了一座多宝讲寺,建筑格局与三门多宝讲寺完全一致。我们在绍兴多宝讲寺拜见了智敏上师,83岁的老人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回答问题不假思索。笔者最近参访的第3家汉地藏传佛教场所是黑龙江大庆市的富裕正洁寺,该寺的住持是四川理塘县人大副主任夏坝活佛,他以人才交流的方式被邀请到沈阳市主持恢复北塔寺,2006年又被邀请到大庆市主持恢复正洁寺。目前,正洁寺有常住僧人约40位,挂单的行脚僧约20位,参与听讲《现观庄严论》的各地居士有200多位。夏坝活佛的团队人才丰富多元,学富五车的教授、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巨贾富豪、贩夫走卒,常常云集一堂听夏坝活佛讲经论道。

  在与这些汉地藏传佛教团体的交流中,笔者发现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值得重视与研究。

  第一,这些佛寺都较少有商业气息,这是吸引很多精英人士参与的重要原因。一位辽宁的女企业家对我们说,她曾经怀着虔诚的心情去千山拜佛,结果回来的车上,哭了一路。她感觉佛寺总是在处心积虑地收钱,“佛寺都变成这样了,社会还有什么希望呢?”后来她遇到夏坝活佛,感觉大为不同,认为这才是理想中的佛教,而她近年来的供养,当在百万以上。我们在走访中发现,无论是浙江的多宝讲寺,还是黑龙江的正洁寺,都不收门票,寺内也没有任何买卖,信众拜访需要的香烛,佛寺免费提供。进入寺内,甚至连功德箱都很少见到,三门的多宝讲寺,似乎只有观音殿里有一个功德箱,其它大殿都没有。而夏坝活佛也明确地说,佛寺不能变成一手交钱,一手做法会的地方,只要信众提出来,没有钱也会给念经。

  第二,这些团体的领导者都有较深的佛教学术功底与丰富的修证体验,进而具备很强的领袖魅力,信众对师父、佛寺有很高的认同度和归属感。多宝讲寺的智敏上师年轻时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后在四川、山西等地修学多年,是禅定与智慧都很高深的僧人。正洁寺的夏坝活佛8岁就出家了,曾在印度修学6年,对于格鲁派的修学系统,既有认知,又有修证。他的母语是藏语,学习汉语10年后就达到了辩才无碍的程度,还懂得梵语,讲法如悬河泄水,滔滔不绝。笔者接触到的夏坝活佛的信徒,以青年知识分子和商人居多,这些在社会上很有成就的人士,无不对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说起师父来赞叹有加。

  第三,藏传佛教的义理体系,大都比较重视修行的次第,似乎比较适应现代化语境下人们的思维习惯。很多藏传佛寺都很重视“菩提道次第”,并以此作为修学的纲要。这种逻辑清晰、阶梯严密的修证方式,受到很多人的欢迎。

  最后,我们也看到,藏传佛教场所在汉地也都有所调适,以适应汉地信众的信仰期待。一个重要的表现是,这些佛寺都只提供素食,与藏族聚居区的佛寺有很大不同。笔者曾就此请教夏坝活佛,他说他不禁止藏传佛教僧人在寺外食肉,但佛寺内只能食素。这份尊重与灵活,也是藏传佛教在汉地发展的原因之一吧。

(责任编辑:汪东亚)
我要发表留言
匿名发表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访谈
访谈:“高空王子”阿迪力披露新挑战计划
访谈:陈广元全面“揭秘”全国政协民宗委
访谈:白音门德、朝鲁孟谈内蒙古“三农三牧”
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阿称谈藏区跨越式发展机遇
访谈:艾克拜尔·米吉提谈哈萨克文媒体发展
精品推荐